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废什么话!上啊!”柳大年怒喝一声,双脚骤然发力,在空中踩出阵阵爆音之声,随后一招仙鹤展翅,身子坠落早腾蛟身上,手中的长枪一阵抖擞,眼神凌厉的盯着蛇王,仰天怒吼道:“大枪术!朝天阙!”

“呼呼呼呼!”狂风呼啸而过,柳大年手中的长枪不断放大,身子足足有一二丈长,猛地向眼前的母蛇穿刺而去,威势宛若坠龙玉柱。

两条母蛇声音歇斯底里,直接向柳大年冲杀而去,蛇尾拍打着湖水掀起一抹有一抹的浪潮,黑压压的威势逼人。

柳大年黑色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后整个人哈哈大笑,眼中充斥着一抹狂热,半晌仰天怒喝道:“来的好!杀!”

“呜呜呜!”腾蛟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身子猛然和两条母蛇缠斗,彼此在水中你来我往,蛟爪蛇口,打的是难解难分,湖面上也是掀起了无数的浪花和雨水。

宁越双脚猛然剁地,两手结印,再其身前赫然凝聚出一道繁琐的阵纹,诡异的纹路肆意流转,渐渐化为一计虎王印迹,天地间的灵气都在像这枚虎印汇聚,一股莫大的威压在众人头顶席卷开来,湖面上的风雨也会因他而停歇。

“人类!你找死!”蛇王自然不可能让宁越如愿,身子猛然摆尾,顿时浪花朵朵滔天,蛇王口中更是凝聚出一道黑色的光影球。

就在蛇王准备一发入魂之迹,原本平静的水面上赫然浪花滚滚,整个湖面*江倒海,正欲施展招数的蛇王,只觉得周身危险,当下猛甩蛇尾,向着自己的神色喷吐出黑色的影子球。

“呼呼呼呼!”黑色光束破空虚妄,朝着湖面打去,而一直在藏匿的黑色夜虎也是浮现出身形。

黑色的光束擦边而过,夜虎一双瞳孔盯着蛇王,半响猛然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杀向蛇王的七寸之地。

“吼吼吼!”蛇王自然不是束手就擒的货色,当下猛地甩动蛇尾,庞大的尾巴抽打在夜虎的脸上,碰撞只见只听得:“轰!”

夜虎的半边脸颊都被抽的布满了裂纹,空中飘荡着残破的碎片,一招失势,夜虎当下身子闪现,在此化为虚无消散在影子中。

“咒虎印!”一只在酝酿招式的宁越仰天怒吼,双手猛然摊开,一道手掌般大小的金色秘文在宁越眼前浮动,宁越单手一推,金色的印迹化作金光,直线向着蛇王的方向飞去。

路途之上,金色的咒文不断放大,渐渐化作一只金色老虎,身长四五丈,原先的风雨天气开始骤停,平静的湖面无数的雨水开始肆意飘荡,无数的海眼露出湖面,一股威压席卷了这片天地。

“去死吧!人类!”蛇王绿油油的瞳孔不甘于此,张开巨大的蛇口,黑色的能量不断汇聚在他的嘴中,黑色的烟雾在他嘴中不断驱散飘荡,蛇王张口喷吐怒喝道:“本命妖术!天蛇牙!”

“嗡嗡!”一道灰黑色的獠牙化作光影,迎面便是和咒虎印碰撞。

“砰砰砰!”两者交锋之际,周边的湖水层层炸开,数十丈的水柱在对决的中心炸开,战船左右摇摆,飘洒的雨水滴滴答答的坠落在湖面,天地为之色变。

“人类!给我去死吧!”蛇王脸上的蛇鳞抖动凌厉,无数的妖气从空中喷吐,势必要将宁越碾杀在此。

“夜虎缩锁!”刚刚消失的夜虎突然出现在蛇王的脊背,嘴角两颗金属的牙齿异常的显眼,猛地咬杀向蛇王的脊背。

锋利的金色牙齿如刀切豆腐一样,直接刺入了蛇王的后背,顿时鲜血肆意飞散,蛇王更是痛苦不堪,不停的甩动着身子,脊背上的痛苦,令得他的攻击都为止一顿。

宁越眼见蛇王露出破绽,化掌为剑指,眼神冷戾,鬓角的头发肆意的散乱,宁越当即怒喝:“破!”

“不要毁坏他的尸体!我要他有用!”即墨工操控着两道傀儡,冲着宁越嚷嚷了一句。

“好!”宁越应喝一声,眼神变得愈发的凌厉。

“嗖!”咒虎印当下化作流光,正中蛇王蛇身,一击击中,没有任何爆炸的场面,蛇王眼神空洞,在其蛇胆的部位赫然炸开,无数绿色的汁液倾泄而出,引人作呕。

“碰碰……!”“哗啦啦!”蛇王被击中身子,当场瘫软如水面,连带夜虎都坠落水面

“嘶嘶嘶!”正在和腾蛟、柳大年交战的两条四品母蛇眼见蛇王重伤,顿时没了战斗的**,蛇尾摇摆,直接转入了湖水中,原本的蛇兵蛇将,见自家的王上主人死的死跑的跑了,也是没了战斗下去的念头,纷纷甩动尾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咕噜噜咕噜噜!”原先暗青色的湖面浮现出一团团绿油油的妖血,染红了大片的胡泽。

“他娘的!就让这些家伙跑了!真他娘的气人!啊呸!”柳大年气不过,张口朝着湖水里吐出一口老痰,踹了一脚船栏,气愤骂道:“该死的玩意!就这样让他跑了!”

“行了!”宁越开口提醒柳大年不要再这里抱怨了,看向掌船的丁宁道:“还要多久才能抵达目的地!”

“这艘战船时速较快,如若没有妖兽阻拦的话,大约两三天就能抵达目的地了!”丁宁掌着船舵,对这艘战船做了预估。

“路上的妖兽有多少!实力如何!”宁越有些头皮发麻,如若一路上老是遇到妖兽,怕是根本没办法早指定的目的地抵达目标。

“这说不好!还要看你们的解决能力啊!”丁宁摊开手,一副我也说不清的姿态。

宁越双手按在膝盖上,而此时的即墨工却是操控夜虎和腾蛟,将那枚蛇王的尸体打捞上来,破腹取出后,即墨工直接将妖兽的尸体收入了储物袋中。

“你要这玩意干啥!”宁越眉头一挑,不知道这家伙要这玩意干啥。

“制作傀儡靠的不一定是其他的材料,有时候妖兽的骨骼比一般的材料更为坚固和耐用,比如说这只蛇王的骨骼和毒牙,便是亮点,我可以制造一个放毒的妖兽,和腾蛟夜虎打配合,战斗力很强,效果也会更好!”即墨工没有隐瞒的打算,而是如实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宁越听得一愣,他不由得想起了淼焱赑屃的乌龟壳,那玩意的防御力也是极其的彪悍,若是用来制作傀儡,定然能够制造出一个防御力彪悍的傀儡,日后有不用被动的挨打。

宁越沉吟半晌回过神看向即墨工,指着航行的战船道:“眼下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的战船时不时会碰到一些妖兽,这对于我们的行驶时间是个威胁!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这个!”即墨工伸手挠了挠自己的鬓角,从怀中取出一套大罐子,递给宁越道:“这是摒气粉末,一挥我会装入腾蛟中,让他在前面开路,这些东西撒入水中,能够屏蔽一些妖兽的感知,但效果不一定好,我个人建议,还是派遣几个实力强悍的兄弟,坐着小船在前面开路,这样既可以减少战船的损伤,还可以提前预警!让士兵做好战斗准备!“

宁越沉吟半晌,觉得即墨工这个点子不错,看向众人道:“哪位兄弟愿为大军开路先锋!”

众人迟疑了一下,白子夜率先开口道:“而来吧!”

“俺给他做副将!”高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哥罩着你的表qi ng。

宁越见罢,点点头道:“就你们两个了,记住不要逞强,打不过就撤回来,没什么好丢人的,命最重要!”

“是!”

白子夜和高牛两人得令,拱手一拜后,便是驾驶着小船为大船开路,沿路上白子夜倒也是碰到了几只四品妖怪,但皆非白子夜一剑之敌,白子夜一身白衣,手持一柄白月寒光剑,傲立在船头。

后面的高牛和白子夜相比,整个人就像是划船的船夫,为这翩翩公子掌舵。

一路上几只不开眼的妖兽,连白子夜一剑都接不住,宁越在船后面仔细的观摩过,这小子每次用剑的时候就会有万千剑气,最为关键的是他背后有九道神龙之气在游窜,给宁越一种极强的威压感。

“这小子倒是个好苗子啊!”常帝的声音传入脑海中,宁越依靠着栏杆,心中回答道:“怎么了!”

“九龙武皇体!这小子天生根骨超群,虽然掩盖的不错,但在老夫面前,在怎么遮掩都是没用的!”

“武皇体!这就是以往人族的绝世血脉,天生的强者吗?”宁越表面上不动神色,但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拍浪,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一位绝世体魄。

“这小子应该是轩辕王氏的血脉,这种血脉本身就是赤帝所有,寻常的人家根本没有这种天赋,说起来现在的武明虽然占据大量疆土,但却灭不了燕岚这种小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常帝嘴中带着嘲讽的意味,但很多是惋惜。

“什么意思!”

“赤帝一统天下,为了巩固王族的血脉,赤帝推行了绝种令,顾名思义就是将那些绝世体魄,天赋异像之人全部赶尽杀绝,一个不留。这就让原本就十分稀少的绝世体魄到了现代更是少了可怜,这也是为什么,武明占据大量疆土,却迟迟灭不掉燕岚的原因,甚至于有时候还要被燕岚欺负的无力反抗!”常帝说到这里,眼中多少充斥着鄙夷的神色。

“这……!”宁越瞳孔猛地收缩,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拍浪,一时间久久无语。

“赤帝的杀鸡取卵也是给了燕岚可乘之机,燕岚为了稳固局面开始不停的接纳这些绝世体魄和天赋异像的人才,这无形中便是缩小了两者之间的距离,而燕岚更是借助了赤帝白帝之间的间隙掌控了这股力量,当时的绝世体魄和天赋异像之人都是如同丧家之犬,第二任蚩王在他们身上种下了子母印迹,彻底掌控了这股不确定因素,自此两国局面*转!”常帝像是亲眼目睹了这场战争,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

宁越听得悬乎,但心中也是颇为震撼,不曾想这其中还有这么一层隐匿的历史。同时对于轩辕家的这些破事,宁越更加鄙夷了。

宁越收回目光,看着在小舟上独立鳌头的白子夜,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看着这个小子的目光也是有些苦涩。

“小子!你也被回信,这些天赋异像、绝世体魄也不是无懈可击,历史上的屠天者也有不少”常帝以为宁越被打击了,便是开口说了几句鼓舞的话。

“屠天者!什么意思!”

“所谓的屠天者就是个名词,大致意思就是以凡人之躯干死了天生异像的家伙,这些家伙得天独厚,身上的天赋是上天的恩赐,所以杀了他们就是所谓的屠天”

宁越听得仔细,也觉得入迷,伸手太掏了掏耳朵,看着白子夜在前面大放异彩,宁越也是稍稍放下心思,打算去船舱内好好的睡一觉。

就在此时,人群中传来一声呼喝,一员百夫长指着前面道:“那是什么”

“岛屿!是岛屿啊!”众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宁越也是顺目望了过去,这玩意从外表上看就像是一座仰头的鱼骨头,Y森森的,在加上迷雾遮掩,让人看不起他真实的面容。

宁越来到船边,按着船栏,眺望着小岛,转头冲着丁宁呼喊道:“这是什么玩意!你去看过没有!”

“当时任务紧,没有时间去一探究竟,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靠近这玩意的时候,周边的妖兽都少了许多,甚至于没有,周边一切寂寥,像是坟地一样,甚是压抑!”丁宁回想起来,身子还不经意间打个寒颤,对于此地极其的方案和讨厌。

宁越盯着这座岛屿好半晌,最终还是放弃了一探究竟的打算,这个世界的洞天福地实在是太多了,要是一个个看过来,那这辈子的寿命加起来都不够用。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