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修仙:我的分身是洪荒巨兽正文卷第六十五章雷音诀!天蜈城。

一座坐落于长青域最北面盆地之中的古老大城,这座城的历史甚至比青山城都要久。

天蜈城的城*,下宽上窄,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被倒扣在盆地中但没了碗底的巨碗。

云禾也不是第一次来天蜈城了,入城之后便前往了长青宗在天蜈城的驿所。

说是驿所,其实是一栋很大的宅子。

且甫一进入宅邸,就能感受到灵气的变化。

天蜈城下的灵脉同样属于不入流的灵脉,但驿所之中似乎设有专门的阵法聚灵,截取了灵脉之中的部分灵气,让驿所内的灵气勉强可以达到接近一阶灵脉的程度。

进入到了驿所大堂后,云禾便发现这里已然聚集着不少的长青宗弟子。

“这位师弟是庶务弟子?”

这时,他身旁传来了一道声音。

循着声音望去。

看到了一个面容苍老,但脸上笑容和善,声音温吞颇有几分亲善之意的老者,对方穿着一身长青宗正式弟子的服装。

其实不用奇怪,长青宗的弟子中,有模样很年轻的后起之秀,自然也有那些在弟子之位驻留许久却未能突破筑基的老人。

不过,一般弟子或多或少都会让自己看上去更年轻一些,像这般都快白头的弟子,云禾也确实是第一次见。

但既然对方都主动打招呼了,云禾也不是那种只知修炼而不通人qi ng世故之人,遂拱了拱手,说道:

“庶务弟子云禾,见过师兄。”

老者同样拱起双手。

“云师弟,在下龚有旺。师弟不妨坐下等?钱师叔正在内堂接待吴家老祖。”

吴家,是天蜈城三大修仙家族之首,其老祖乃是一名筑基期修士。

而钱师叔,则是此次宗门外派至天蜈城的负责人。

云禾略微迟疑后,点头道:

“那师弟便叨唠师兄了。”

说着,坐到了龚有旺的对面。

虽然不敢用神识,但随着靠近云禾还是明显能感觉到,这位年迈的师兄,有着炼气九层的修为!

但仔细一想便释然了。

估计正是因为其有着炼气九层修为,有那么一丝极小的几率可以展望筑基,才能一直待在长青宗内吧。

否则一般弟子到了这等年纪。

要么便会申请自行离开,借着宗门的名头在外开枝散叶,建立修仙家族。

要么则会被宗门安排到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位置,比如说到红叶城、天蜈城这等城市,当一当驿所执事。

又或者,回到自己原本的家族,操持家族事务的同时,充当家族与宗门之间沟通的桥梁。

“师弟虽为庶务弟子,修为却能达到炼气后期,师兄甚是钦佩啊。”

“哪里哪里,师兄灵力饱满,玉珏缺角,想来距离炼气圆满不远矣,当是师弟佩服才是。”

两人互相恭维了句后,却又各自都愣了下。

似乎都没想到对方这般好说话。

对视了眼后,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一个“边缘人”庶务弟子,一个“年迈”正式弟子,似乎身份还颇为匹配。

寒暄过后,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很快,云禾便从这位龚有旺师兄的口中了解到,并非只有他一人发现了鼠患背后有修士操控的迹象。

甚至此刻堂内的弟子中,至少有一半都是因此而来。

这顿时让云禾心安了不少。

如此多的弟子能发现,说明宗门必然早就知道此事,但仍发布此任务,也就代表着宗门已经落子,只不过以他一名庶务弟子的角度,还看不到宗门眼前的那盘棋。

不过他也在心里决定,之后就不要离天蜈城那么远去狩猎鼠妖了,就在天蜈城附近活动就好。

宗门落子归落子,他可不想成为一颗弃子。

“哈哈哈,钱兄就莫要相送了,吴某自去便可。”

很快,爽朗的笑声传来。

“唉,既如此,钱某确有事务傍身,吴兄莫怪。”

“哪里哪里。”

就见一名中年人引着一位老者从内堂走出。

“钱师叔!”

“吴前辈!”

堂内一众弟子纷纷起身恭敬行礼,云禾与那龚有旺亦是如此。

钱师叔站在大堂门口,看着远去的吴家老祖,脸上的笑容迅速褪去。

看样子,似乎和吴家老祖聊得并不是很开心。

他视线扫过所有弟子,坐到大堂上座。

端起灵茶抿了一口后,才对站着的众弟子道:

“尔等想说之事,宗门皆已知晓。”

他放下茶盏,忽地冷哼一声。

“哼!宗门的意思很简单,尽管去杀便是,我长青宗倒是想看看,何人敢跳将出来!”

闻言,所有弟子心中一凛。

‘这是要以不变,应万变?还是说.宗门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云禾心中暗道。

但还是跟着一众弟子沉声应道:

“是!”

钱师叔满意地点点头,再次开口:“宗门有令,凡斩杀被控之鼠妖,得双倍贡献!”

这话一出,堂下不少弟子面露喜色。

当然也有一些弟子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头。

其中就包括云禾,以及那位年迈的师兄龚有旺。

“各自去吧。”

钱师叔摆了摆手,再次端起了茶盏,老神在在一般地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

天蜈城西五十里外,寥无人烟的山坳之中。

一个明显被剑器所挖掘的山洞内。

“看来被韦家和宗门追杀,雷二的日子也不好过,难怪要在抵达灵兽域前埋伏劫道。”

整理完了雷二储物袋的云禾暗自摇头。

半年多前就听说有伙劫修劫了韦家的商队,大半年的逃亡、躲藏、斗法,雷二的储物袋内不说空空如也,但灵石确实所剩不多。

反倒是他截杀的那名长青宗弟子的储物袋内,灵石还算过得去。

“《丹道入门》,价值五十块下品灵石。”

云禾放下玉简,笑了笑。

不由回想起当初在河涧坊市,去黑市购买丹药时,那炼丹师“高傲”的嘴脸。

他虽然常听钱大江碎碎念,记住了不少药材和药理,甚至还试着自己炼了几炉下品的杂丹,但正儿八经的“丹道”之书,确实是第一次入手。

这《丹道入门》是从长青宗弟子的储物袋中找到的。

“最有价值的应该还是雷二的这件法器——乘风舟。”

属于上品法器之列的飞舟,飞行法器的价格普遍偏高。

这一件“乘风舟”,应该是雷二劫道、逃跑的最大依仗。

因为它没别的特点和优势,唯有一个字,快!

“虽然也是见不得人的法器,但暂时替换掉墨云舟是够了,等有机会打包卖了,直接买一件顶尖上品法器。”

云禾其实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意动。

如果他使用“乘风舟”,然后被雷一找上门,有没有机会.

毕竟,他没在雷二的储物袋中发现韦家货物的影子,那么极大概率就在雷一身上。

而能让长青宗和韦家都那么上心的货物,或许有好东西也说不定。

但很快便被他给否了。

‘别给自己找麻烦,除非雷一身上有‘筑基丹’,否则一切的冒险都是不值得的。’

他看向雷二的另一件法器。

“黑鳞梭。”

同属上品法器之列,特点是能隐匿法力流动,且速度极快,杀伤力不俗,是偷袭的利器。

再配合震慑心魄的“雷音”,确实能在出其不意的qi ng况下瞬杀敌人。

哪怕是修为比雷二高一些的炼气修士,都未必能招架得住。

“可惜,这三面结环的圆盾应该也是上品法器,但被赤鞘扇打碎了。”

一名炼气后期修士竟拥有三件上品法器,而且还攻、守、行具备,可见雷氏兄弟能在长青域中以劫修的身份闯出名堂,不是没有原因的。

再加上他们兄弟的默契,也难怪说就算炼气圆满也得暂避锋芒。

‘能活下来的劫修都有钱啊’云禾暗叹。

越是有名的劫修必然越厉害。

因为都是实打实打出来的。

单凭实战经验,就不是一些宗门弟子能比的。

“还有这门一阶上品法术——雷音诀!”

这应该是他从两个储物袋得到的,最感兴趣的了。

此法乃是极为少见的,以声波配合灵识所发动的法术。

要知道,炼气期的修士灵识不能离体,且作用十分单一,除了内视自身外,就只有查看玉简、调用储物袋等作用。

但此法居然巧妙能将灵识汇聚于嘴,借着声波之力一定程度上做到暂时离体。

以声波作为身体延伸,创出此法的修士,脑瓜子云禾绝对佩服。

当然,此法施展起来也不容易,并不是简单一吼就能做到。

而且,攻击距离也有很大的限制。

三米以内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三米开外,越远威力也就越弱,直至八米外将只剩下声波的作用。

剩下一些下品、中品法器,特别是属于那名长青宗修士的法器,云禾就不准备拿出来,找机会一齐卖了。

嘭!!

山洞内升起一团白烟,伴着阵阵药香。

不过这药香很快便被一股风吹散,悄然消失在了山坳之中。

“下品丹药,凝血丹!”

打开丹炉,从中取出了矫揉着些许血色的三颗药丸,云禾喜不自收。

这是他钻进山坳中的第三个月。

也是他成功炼制的第三种下品丹药。

自从得知宗门令斩杀被控鼠妖可获得双倍贡献后,他就彻底绝了争夺前三甲的念头。

不是他不想,而是做不到。

他发现,有些弟子因为拜于同一名师父,彼此之间关系不俗,所以互相合作通力斩妖。

他一个人就算杀得再多,又如何比得上别人数人乃至数十人合作?

况且,他心中也有顾虑,不太想去刻意搜寻那些被控的鼠妖。

但该说不说,此番下来,长青域中的鼠患终于是渐渐被控制下来了。

既然绝了夺三甲的念头,云禾便将心思扑在了炼丹上,准备依靠“备用方案”。

但炼着炼着,云禾发现,自己似乎在丹道一途上,有那么一点点的天赋。

只是不确定,是他真的小有天赋,还是因为有神识的加成。

如今他炼制下品丹药的成功率,已经较为可观了。

当然,为了炼丹,不可避免地从天蜈城买了不少灵草、灵植,消耗了不少灵石。

好在他的家当还算富裕,支撑得起下品丹药的损耗。

同时,修炼“雷音诀”时,云禾发现,此法术虽然对修士作用不小,但对妖兽更有奇效!

低阶妖兽的灵智远不如修士,心智、意志更是如此,“雷音诀”这门针对灵识、心智的法术,在妖兽身上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特别是,雷二施展此法术仅能依靠灵识,但云禾施展此法时,却能调用自身神识,两者之间施展同一门法术的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发现这一点的云禾,也更加坚定了“备用方案”可行的信心。

“攒的贡献也差不多可以换一卷丹书了,该回去了。”

既然无法通过宗门途径获取“筑基丹”,那么他就只能靠自己。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