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一番言语下来,看似都是亲qi ng,其实处处都是生意,

李清霖从始至终都冷眼旁观。

直到所有人都说完了,这才从怀里取出自己的命契,叹了口气,故作哀愁状,

“诸位叔伯族老,却是有所不知。李某成了武师不假,但却不愿再寄人篱下,而是决定离开王府。这是我加盖王府印章的命契。”

此言一出,满场皆寂。

不大的堂屋能清晰的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几个族老接过命契,看到上面的王府印章,更是眼前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不愿寄人篱下?

好狂的口气!

此子居然如此自大,放着权势滔天的王府不去攀附,还想当个散人?

也不怕被王府报复?

果然,便听得李清霖一副愁云惨貌的继续说道,

“王老爷似乎因此对我生出间隙,甚至让我倍取赎值,掏空了我全部家当,给了足足七十两银子,才勉强同意归还命契。”

说到这,李清霖有些期盼的向李广富问道,

“不知大伯有没有路子,认识什么大人物,让我去当个看家护院的也行,免得他日被王府下了绊子!”

李广富闻言,酒意顿时就醒了,脸皮抽搐,神色有些呆滞。

“二姨,大家都知道我父亲生前最亲你,还借了你五贯钱,日后可得锁紧门窗,注意生面孔,王府盘根错节的,说不定就要迁怒于你。”

二姨愣了下,脑筋还有些没转过弯来,下意识的说道,

“不,不至于吧?”

李清霖叹了口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些大家族,下起Y手来,是往灭尽满门走的!”

灭尽满门?!

二姨闻言,吓了一跳,脸色顿时就白了。

“诸位叔舅叔爷的,也要万加小心!我李清霖虽然力轻势微,但一定会护大家周全!要死,也是我先死在大家前面!”

李清霖的语气铿锵有力,却如一柄柄利刃,插入在场众人的心里。

所有人都虚了。

二姨颤抖着手,哆哆嗦嗦的从怀里取出褡裢,迅速数了五贯钱,放在桌子上,转身就拉着自家儿子出门。

“霖哥儿啊,一辈人一辈亲的,你爹跟我亲,但我们之间可不大熟哩!莫要害你二姨!”

急促的声音传来,二姨一家子人影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额,那啥,我家那口子刚下值回来,我得回去给他热饭。”

“呵呵,我炉子的火还没退呢……”

于是,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亲戚都跑了个干净。

李广富吃了个闷亏,白掏酒宴的钱,脸色难看的吓人,却不敢有半点耽搁,也是连忙离去。

顿时,拥挤的堂屋顿时变得宽敞起来。

李清霖长舒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刺痛的太阳穴。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应付这群亲戚,简直比跟王松这位炼髓武者生死搏杀都累人!

……

群亲走后,李清霖几人收拾了许久的残羹冷炙,归返借来的饭桌。

苟嫂嫂看见了,主动走出门来搭把手,手脚伶俐分外上心,之后更只是跟李清霖寒暄几句便回家了。

夜半时分。

李家依旧灯火通明。

李贤氏反复打量了一番李清霖,见其没有半点伤势后,走进屋里,*找出一個鼓鼓的钱袋子。

“霖哥儿,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娘都支持你。

娘没用,帮不了你什么大忙,你上次托人带回来的银两,我给你省着咧,没用一分!都在里面,你都拿去用!”

李清清也把这段时间‘赚取’的银两拿了出来,

“喏,大哥!我也有钱,你别怕姓王的他们!伱多吃点肉、多吃点大药,定能把他们打跑!”

李清镜深知王府这等大家族手段的厉害,此刻眉头紧皱,语气凝重的出着主意,

“大哥刚才说的对,你武师的身份,就算去了内城,也能谋划到一份差事,大可借助他人羽翼庇护,让王府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这样,大哥你连夜进城,专找跟王府有仇怨的对头,说明来意,虽然危险了点,容易被他人当做打手,但未尝不是借势的机会!”

李清霖闻言,诧异的看了李清镜一眼。

万万想不到这等计谋,居然是出自一个从未见过大世面,终日苦读书的少年郎口中。

吾弟,似乎有文状元之姿?

见三人这幅反应,李清霖又是解释劝慰一番,说莫要担心,自己有所打算。

三人将信将疑,但终究拗不过已经成为武师的李清霖,便带着浑身的疲惫各自回屋。

“清镜,我半年未回家,家里可出了什么事?”

李清霖的目光看过堆满堂屋角落的粗布,走进李清镜的房间。

李清镜正在收拾书本,此刻闻言,犹豫了下,最终咬牙。

将集长没收卖布的摊位、自己替人写文贴补家用,得罪了张小锤几人乃至私塾夫子的漠视,一五一十的道出。

李清霖沉默的听完,目光渐冷。

他起身,拍了拍李清镜的肩膀,

“早点睡吧。”

……

翌日,天蒙蒙亮李清霖便出了门。

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往外城,左右打听,转了几条街,终于到了提刑司面前。

提刑司,主掌提点刑狱公事。

所以建筑风格以青砖黑瓦为主,沉稳而庄重,飞檐翘角,层层叠叠,犹如展翅欲飞的大鹏,给人一种压抑而肃杀的感觉。

而在提刑司背后,便是大狱。

李清霖走到门口,朝门口的力士拱手示意后,取出侯浣花交予自己的剑形象牙牌。

力士见到象牙牌,脸色微变,立刻推开大门,给李清霖引路。

一路上都有手捧文书的官吏匆匆走过。

几名身材高大,双眼如炬,带着火签、传票,腰间挂着龙纹宝剑的提刑在公房外等候着,用审视的目光看过李清霖。

力士将李清霖引到一间兵房,此时屋内聚集着不少人,皆有武艺在身,都是前来参加提刑选拔的,在老老实实排队。

“听说萧远山武师也是本次的考核官,他快炼髓了吧?”

“对啊,我可千万别抽到他,不然万事休矣!”

“嘿嘿,白景武师也来了,他可是上乘武馆龙虎抱丹门的弟子,方过二十岁,便劲道入骨,气血炼髓了!”

“白景武师来了,你笑这么开心干嘛?”

“实不相瞒,我是白景武师的邻居,小时候一起玩泥巴长大的……”

屋内众人小声的议论着,有的人更是眉飞色舞的吹嘘着。

“这边请。”

力士带着李清霖走过一个单独的通道,直接走进了兵房后面的演武场。

众人见状面露惊异,但大家都不是傻子,能跳过排队环节特招的,要么是官二代富二代,要么则是有过人本领在身的,此刻自然无人开口质疑,免得平白无故得罪了旁人。

“再等等吧,下一个就到我们了。”

几人交谈着。

“你们说,刚才那人会接受萧远山、白景两位武师的考核吗?”

“说不准,这两位武官本就是心血来潮前来镇场子的,一般考核者哪里需要他们俩动手?”

众人议论纷纷。

而在演武场中,

坐着一排官吏和武官,还有几位武师在场下捉对厮杀。

力士走到一名官吏耳边轻语几句,然后将剑形象牙牌递出。

见到剑形象牙牌,这人脸色变得肃然几分,核实令牌后,吩咐了几句,取来纸笔,询问李清霖底细、年龄、修为境界、所修功法……

之后便朝李清霖介绍道,

“提刑按照实力及功绩,分为小旗、掌旗、总旗、百户、千户,待遇及地位各不相同。

小旗月例一两,功勋两点,可按市场九折价格购买各种丹药、武器,但不入编制,相当于白役;

掌旗月例三两,功勋五点,可按市场价八折购买,还有其他优待,比如省去租房买房的契税、子女或直属亲属有补贴……

还能见官不拜,八品及以下的官员,皆可提刑入狱,先斩后奏!入编,从九品。”

李清霖眉头一震,暗忖果然世界的尽头是公务人员。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