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演武场,

场外白景、萧远山两人脚步轻点,出现在Y柔武师两人被震飞的路上,将其拦下。

察觉到从手掌心传来的巨大力道,白景两人纷纷面色一变。

“这等怪力,你跟我说只是紧皮膜的武者?”

然而不待两人反应,一个肌肉高高耸动,双臂双腿之间粗大青筋如同蚯蚓般蠕动的身影已经大步越来。

李清霖只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畅快,他的每一寸肌肉、每一滴血液都欢呼雀跃着。

汹涌的气血冲击在四肢百骸之中,他的双眼亮得吓人。

他看着面前两位近乎炼髓的武师,犹如看到了什么难得一见的珍品,目中流露出些许的急不可待。

“居然拿我们当做试金石?”

白景、萧远山两人勃然大怒,手中刀剑一震,便掀起大片森寒冷光。

此时此景,他们可没有半点谦让李清霖手无寸铁的念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哪有让人把自己老巢都给端了的道理!

铛!

李清霖手中木弓的弓臂几乎完全贴合过锋利的剑刃,划过寒芒,击打在剑格之上,随着一道脆响,李清霖*身高高跃起,

然后……

拉弓如满月,箭矢如流星!

嗖嗖嗖!!

接二连三的箭矢飞出,在李清霖的怪力、气血加持下,箭矢宛若炮弹一般,拉起长长的暴鸣,在箭尾一路形成白烟。

白景、萧远山两人脸色猛地一变。

在他们的感知中,这些飞来的箭矢如同长了眼睛,锁定了他们的咽喉、双眼、心脏、下Y等部位。

身形闪烁,一根根箭矢轰的一声撞入地面,木屑横飞。

越是闪避,白景、萧远山两人的脸色就越是难看,两侧鬓角隐隐被冷汗打湿。

即便他们出现在李清霖视野之外,乃至身后。

但李清霖似乎后脑勺也长了眼睛一般,往往比他们先预判一步,似乎‘看到了’他们的动作。

就算他在娘肚子里开始练习步射之法,也不至于如此精湛吧?

这等射艺,放在战场上简直一人成军了!

白景心中暗骂了句。

李清霖手中木弓霹雳惊弦,一箭又一箭!

直到……

李清霖一摸箭囊,空落落的,箭矢已尽!

“轮到我们了!”

白景、萧远山两人目露精光,嘴角泛起冷意。

白景怒喝一声,骨髓都隐隐燃烧起来,双手之中有龙吟虎啸之声,手中兵刃嗡嗡作响,火光一闪,以万钧之势奔驰,朝李清霖而去。

李清霖闷哼一声,节节败退。

一身钢筋铁骨的躯体隐隐有不支之象,

“他不行了!”

场下默默疗伤的窜脸胡几人脸色一喜。

而白景见状,目中同样掠过一丝得意。

咚,

咚,

咚,

李清霖疯狂后退,

但不知何时,一座兵器架出现在李清霖身边。

拔刀!

这一刀,快,怪,急!

手中木刀直接脱把而出,发出咻咻唳声,以山呼海啸般的力量,撞碎了得势不饶人的火光,带着微焦的刀身,环绕着白景、萧远山两人的脖部飞了一圈。

继而随着砰的一声,再度落入李清霖的手中。

李清霖抬头,目光如虎,瞳孔底部闪烁着独特的光辉。

五方天意刀,第三刀,环首飞鹤斩!

却见一条清晰可见的白印,赫然出现在白景、萧远山的脖子上,隐隐划开了皮膜。

白景愣愣的伸出手,摸到自己脖间的伤口,刺痛感传来。

他陡然垂下手,颓废的说道,

“我输了。”

萧远山目光颤抖,隐隐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自己还未出几次手,怎么就结束了?

他失神的看着李清霖,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李清霖似乎并未听到萧远山的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场外,迟迟未出手的最后一名武师。

这人下意识后退一步,咽了口唾沫,嘴唇微干,

“我,我也认输。”

李清霖收回目光,将木刀放回兵器架上,淡淡斜阳照亮了空气中飞扬的木屑,落在他的脸上。

李清霖微微侧头,

“李清霖,棚户区卖布妪之子。”

“李清霖……”

在场众人嘴里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他们知道,今日发生的场景,恐怕会在他们的记忆中沉淀许久。

一介棚户区卖布妪之子,年仅十六,单枪匹马,端了他们这群提刑的考官……

他们似乎看到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武道妖孽。

“大人,我通过提刑考核了吧?”

李清霖走到那位官吏面前,拱手道。

官吏脸色还有些呆滞,此刻闻言,一个哆嗦反应了过来。

立刻将李清霖的名字登记入册,开具信书,并唤人取来一件蟒纹圆领袍、刺绣皂靴和一块写着‘提刑-掌旗’四個字的令牌。

官吏解释道:“以你的实力,足以当掌旗了。更上面的,除了实力外,还需要对应的功勋才行。”

当然,官吏没说的是,若是没有那位候百户的引荐,也不可能刚加入提刑,就给予李清霖掌旗的地位。

李清霖点头,朝在场几位武官躬身行礼,

“恕在下鲁莽了,确实有难言之隐,不得已而为之,不敢耽搁时间。”

见到李清霖这幅模样,白景几人脸色微霁,却也知道是自己等人自作自受。

若是一开始就爽快的出手考核……

至多也就丢一个人的脸。

李清霖接过衣物和令牌,无视路边,前面两位同样参加提刑考核的考核者,那满脸呆滞如同看到幻觉的表qi ng,径直走出练武场,穿过兵部。

官吏看了眼这群被打击的够呛的武官,无奈摇头,走到外面,语气有些奇怪的喊了句,

“今日的提刑选拔暂时结束,诸位请回吧,下次选拔时间……待定。”

兵部房间内,正排队的的众人闻言,顿时喧嚣哗然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有胆子大的,干脆凑到演武场外的通道上,朝里一看。

顿时看见演武场一片狼藉,地面宛若被野兽冲撞过,突兀的爬满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痕迹,石板土壤都*动出来。

破碎的武器、只余箭镞的箭矢……

几名武官脸庞浮肿、浑身淤青。

而他们口中的那位上乘武馆龙虎抱丹门的弟子,白景武师,气血*滚,满脸的疲惫,呆呆的站在原地。

一丝丝血迹,从脖间流出。

似乎刚被人蹂躏了一般。

见此,这人的脑袋犹如被铁锤击中了,整个人狠狠震了一下,呆立原地。

气氛,似乎会传染一般。

本还喧闹的兵部,顿时陷入死寂之中。

吱呀!

演武场内的萧远山脸上露出悻悻的神qi ng,一挥衣袖,演武场的门被猛地合上。

所有人的目光却看向了远处,那道捧着衣物,大步离去的背影。

“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可能哈,是考核的武官们心血来潮,互相切磋,意外受伤?”

“然后刚好被那人捡了便宜,然后几位武官大仁大义,不与他计较,让他通过考核?”

没有人回答。

所有人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有些发懵。

“不过,刚才那人抱着的,是掌旗才能穿戴的蟒纹圆领袍吧?”

“初次考核就颁发掌旗之位,必须有逆斩上位,以一敌十的本领,上一个还是候百户吧?”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剧变。

远方,初升的晨曦带着早春的寒气,穿过树叶,却被李清霖的身影撞得粉碎,只洒下一道拉长的Y影。

在众人眼中,这道Y影似乎在蠕动、扭曲,无qi ng的吞噬掉所有人的目光……

如见,深渊。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