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几名典吏司后,还跟着王宅内外两位管事。

外务管事王管事,大腹便便的,满脸泛着油光,一副市侩的模样,一边走一边跟几位典吏司套着近乎。

反倒是那位很少露面的内务管事余鸢,神色沉稳,目光有神,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有不俗的功夫在身。

王宅这两位管事,王管事是三代家奴,本也是外院的佃佣,一步步得到主家看重,如今负责王宅采办、出纳、人员增减等事宜。

而余鸢则是王宅大少夫人的娘家亲眷,跟着少夫人陪嫁过来的,府里事务过问的少。

大多时候都贴身保护少夫人及王家几位年幼嫡亲,也兼王宅护院的教头。

“几位大人,这几个便是今日离府的,你们看看。”

“大人们放心!我王宅守卫森严,水滴不进,怎么会让那歹人潜入府中?”

“再说了!若是那歹人真潜进了府,害人xi NG命,早就被发现了尸体,哪里等得到今日?”

王管家一直打着哈哈。

几名典吏司神色不变,目光却看向了身后的余鸢。

“余大家的意思呢?”

一名模样方正,正气凛然的男子问道。

其他几位典吏司也提起几分精神。

见到典吏司的反应,王管事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恨恨的看了余鸢一眼,却也不再多言。

余鸢沉吟了下,道:“鹿杖客那厮,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那本魔功,修为暴涨,怕是快踏入正觉灵感,内观入微之境了。

他若离我百丈之内,我必有察觉,一旦超出这个距离,怕就难了。

不过鹿杖客不出手就罢了,一旦出手必夺人xi NG命,魔功有染,多多少少会残留他的Y魔气,是与不是,一看便知。”

几名典吏司有些赞同的点头。

“那就得罪了。”方才那正气凛然的男子说道。

“侯贤侄但请施为。”余鸢平静点头。

典吏司和余鸢等人自顾自的交谈,将李清霖等佃佣晾在一旁。

但众人却习以为常。

强者何需在意弱者的尊严?

难得的善意,也仅是出自内心肆意的约束。

“诸位,得罪了。”

侯姓典吏司走到李清霖几人面前,稍稍拱手。

还不待李清霖反应过来,此人的气质……陡然发生了*天覆地的变化!

眼神深邃而凌厉,瞳孔之间,有炬火般的神意掠过。

不过八尺的躯体,此刻却如拔地而起的万丈孤仞!

巨大的压迫感让众人如坠深渊,浑身瞬间被冷汗打湿。

筋骨发出哀嚎,血液都被冻僵,视野一片苍白……

李清霖心中骇然。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武者?

掌握如此超凡脱俗之力!

光凭一个眼神,便可将凡俗置于死地!

而这还只是武者,传说中的修仙者呢?

“呱!!”

无声蟾鸣突兀的响起。

李清霖的心蟾猛地剧烈跳动,隐隐挣脱了这恐怖的精神威压。

几个呼吸后,

“噫!”

“刚刚,刚刚我怎么了?”

“好,好可怕……我好像看到我太奶了……”

眨眼间,刚才的巨大压迫消失不见,犹如幻觉。

林荫道间飘来的寒气,将众人拉回了现实。

一個个如同烂泥般瘫软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一旁的护卫也是噤若寒蝉,眼观鼻尖。

侯姓典吏司深深看过李清霖一眼,转身就走,

“不在这里。还请余大家带路,听闻王府有十榭九庭之称,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在府内看看。”

“哈哈,请吧。”余鸢轻笑一声。

“头儿,你有发现?”

一个目光狭长,神色有些Y冷的男子,留意到侯姓典吏司方才的异样。

侯姓典吏司目光不变,摇头道:“无事,只是似乎发现了点有趣的东西。但跟缉拿之事无关,不要节外生枝。”

此人默默点头,回头扫过李清霖等人,目光变幻,不知想到了什么,立刻跟上。

……

往丰县面积辽阔,整体呈‘回’字形。

分为内城、外城及依靠外城而修建的棚户区。

单靠脚程,要想从内城回到棚户区,常人要步行数日。

离开外城的马车上,驴脸有些坐立不安,满脑子都是刚才典吏司的飒爽英姿。

也是他心大,初时的惊恐之后,便陷入了兴奋和羡艳中。

“那就是武者啊,好神气……霖哥,我决定了,我也要练武!”

“练武要吃苦,还要钱。”

李清霖还在思索方才心蟾的异状,此刻顺口回道。

“钱……我回去就把房子卖了!吃苦?我们这种人,还怕吃苦?!”

驴脸满脸狠色。

李清霖有些意外的抬头,没想到驴脸还有这觉悟。

驴脸是个孤儿,母亲难产而死,父亲是个酒鬼。

四年前他父亲将他卖给王宅为奴,所得钱财统统又拿去买酒,结果被棚户区的地下帮派给盯上了,最终人财两空。

但也还好,给驴脸留下了一间陋室和地契。

“翠翠年纪不小了,若是真等到人老珠黄,王宅便会强行辞退她!”

“我必须练武,成为武者,才能庇护她!”

驴脸语气坚定的说道。

时间流逝,车马滚滚。

数个时辰后,马车驶出内城。

哗啦啦,犹如水墨画陡然掉进了油锅。

繁华热闹,喧如鼎沸。

街道两畔酒肆横立,人头攒动,各种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诚惠,一钱。”马夫一勒缰绳。

居大不易,一出王宅,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

支付车资后,李清霖和驴脸等佃佣告别。

李清霖虽然和驴脸顺路,但驴脸下定了决心卖房,则需要抓紧时间了。

按照大姜法律,买卖房产是需要找寻保人确保交易的公正,还要缴纳契税、过户等等过程。

所以驴脸先行一步。

李清霖摸了摸贴身放好的钱袋,在糕点铺买了些糖果糕点、又在街边摊贩处,买了一大一小一对空竹。

又想了想,他走进商铺,仔细挑选了一双外面防水,里面却有浅浅毛绒的靴子。

黑色的,耐脏。

如此这般,三个月的例钱,几乎花出去了一半。

李清霖的神色,似乎随着钱包一起干瘪下去了。

脚步匆匆,朝棚户区走去。

……

本宽阔干净的街道,逐渐变得狭长拥挤起来。

巡街的衙役用力鞭打着乱排泄的畜生,不少老农抽着大烟,聚集在街头等着活干。

Y暗的巷子里,泥泞而杂乱,似乎有野狗在吃着什么东西,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

隐隐察觉有些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李清霖将给家人买的礼物,紧紧抱在胸前。

穿过条条街道。

面前这条街道,要干净热闹许多。

左右摊贩兜售着花花绿绿,各种颜色的布料。

不少女子穿梭其中。

空气中弥漫着染料的味道。

这里是棚户区颇有名头的‘花布街’,素来以出产缎、麻布、粗布为名。

当然,需要更加珍稀材料及工艺制作的锦、绫、绸,花布街是没有产出的。

就算敢产,也没人敢收。

“集长,刘巧莲家制染的缎丝,少了几道工序,成色差了点。”

“嗯……那就半价收购,分散装入麻袋,给‘碌碡帮’送去吧。”

“今儿人流量还行,摊位都租出去了,托集长的福,旺市啊!”

“哈哈,阿细啊阿细,这十里八乡的,就你小子嘴最甜!待会去领一匹缎,给你的相好们做些新衣裳吧。”

“多谢集长!多谢集长!对了,集长,那李寡妇长得忒晦气了,我担心他恶了客人的心qi ng,将她赶到拐角的角落去了。

这李寡妇,我说了好多次,不如把布匹托售给我们,偏偏不肯,非要多挣那几个大钱!真是掉进钱眼里了!”

“李寡妇……哦,你是说那死了丈夫,大儿子还委身为奴的李寡妇?

呵呵,行了,做就做了,赶到角落去卖布即可,免得被人戳我后脊梁,说我欺负一个寡妇!”

茶水正热,汩汩的热气升腾。

花布街的集长正和他的手下阿细,慵懒的坐在一张八仙桌前,边喝茶边指点江山着。

棚户区大大小小的街道,阡陌交通,无比复杂。

但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官府每坊巷三百步便设一军巡铺,而军巡铺之外,还会任用当地有名望的、有口碑的老者,当做‘集长’。

小到具体家庭几口人,大到整个街坊的营生、生计,具备相当的权利。

而此刻,他们没有注意到,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大包小包的,从他们身旁经过。

少年听到‘李寡妇’三字,步伐稍稍缓慢了些,继而融入了人群。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