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武侯景身影闪烁,在原地消失,整个人犹如大鹰扑来,从空中下压,银剪戟蕴含着充沛劲力,带起猎猎狂风,直击李清霖面门。

面对这又凶又快的打法,李清霖似乎有些招架不住,飞速退后几步,衣服下的肌肉呈现一种古怪扭曲,却又压抑的状态。

似乎在积攒着什么。

“结束了。”

面对李清霖的节节败退,武侯景目露索然之色。

这一幕,他曾看到过无数相似的场景。

接下来横尸当场的血腥,他更是无比熟悉。

砰!

银剪戟与衔虎斩首刀相撞,李清霖单膝直接陷进地面,整个人似乎都被压趴了。

见此,武侯景嘴角抽动,露出狞笑,低吼一声,就要把李清霖活生生砸死。

但在这时,

戟下那几欲被压趴的身影,陡然间膨胀暴涨,体内发出噼里啪啦如炒豆子的声音。

熊熊燃烧的气血犹如烘炉,几乎将他的皮肤烤焦。

武侯景愣愣的看着面前,足足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李清霖,投下的Y影犹如猛兽,将自己完全笼罩包裹其中。

“这是,什么玩意?”

轰……砰!!

空气被撕开,李清霖撞入武侯景怀中,探出巨大的手掌,犹如擒龙一般,抓住武侯景背后脊柱。

剧烈高温将附近空气中的水雾蒸腾,随着手掌化作白气。

然后,猛地一提、一拍!

擒龙技,把云拭裂手!

咔嚓咔嚓……

随着一连串筋骨被扯断的刺耳声,武侯景的一条脊骨几乎被完全抽离出来,清晰的印在皮膜之上,还能看到脊椎的间隙。

霸道无匹的力道顺着脊椎朝四肢百骸而去。

直接将他浑身骨骼,一寸寸,完全撕裂!

武侯景猛地睁大了眼睛,脸上还残留着不可思议的表qi ng。

啪嗒一声。

他软绵绵的跪倒在地,目光,偶然看到了李清霖挂在腰边的那块玉葫印章。

力宗,伏波本印

武侯景猛地反应了过来,嘴里发出一声悲鸣,委屈、悲愤、不甘,似乎在感慨自己潦倒收场的结局。

“我是炼髓啊,我的骨髓玄妙,还未施展出来,怎么就……”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说,不早点拿出来……”

“早点拿出来,我就可以向你……求饶了。”

意识逐渐模糊,视野渐渐变灰。

武侯景心中最后的念头也被黑暗吞噬。

李清霖膨胀的体型缓缓恢复常貌,澎湃的气血也平息下去。

李清霖出了一身毛毛汗,长吐了一口浊气,有些无奈的看着脚下这具无名尸体。

这人究竟是谁啊?

何必呢?

不就是问路吗?

怎么还把自己给搭上了?

李清霖上前,把此人头颅割下,避免发生一些离去后,尸体的手指突然又动了动的离奇事件。

他迅速将这人给搜刮了个干净,除了十多两碎银外,还有些李清霖分辨不出的药草、丹瓶。

武功秘籍和什么藏宝图倒是影子都没看到。

反而倒有个莫名其妙写着许多名字的手册。

手册上,从后到前,有不少名字被划掉了。

前面还有十多個未划掉的名字,居然还有跟伏波同名同姓的。

李清霖没有细看,将所有东西塞进越发臃肿的包裹中。

他看了看被两人交战几乎*新的地面,借着松散的土壤,就用此人的那把银剪戟,刨开一个坑。

人死归于青山黄土,李清霖于qi ng于理都得将其掩埋才对。

簌簌泥土被推下,逐渐遮盖住尸体那张还残留震惊的脸庞。

李清霖心满意足将银剪戟从土里拔出,一抬头。

猛地看见不远处,一颗参天古木下,正站着一个人影。

此人身穿藏青蟒服,腰挎雁翎刀,一只手轻按刀柄,挺立无言。

正是典吏司的养神高手,侯浣花。

他不知来了多久了,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清霖。

“不错,杀人技艺娴熟也就罢了,连毁尸灭迹的功夫都不差了,是个天生的杀种。”

侯浣花一步步走来,如闲庭散步,分外写意。

看得李清霖汗下如流,有种杀人凶手被当场缉拿的感觉。

怎么就这么巧,刚好埋尸的时候被发现?

不会是……

李清霖心中冒出个念头。

“王忠也是你杀的吧?”

果然,侯浣花下句话印证了李清霖心中的猜测。

“第一次见你,是半年前,你们归家省亲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些特别。”

侯浣花深深看了李清霖一眼,

“想来,你也是个天赋异禀的,看你躯体强健远超同境武者,居然还可以透支气血,短时间内换来超常的武力,是……心宫?”

李清霖沉默不语。

他从来没有轻视过这方世界的武师,尤其是代表着绝对武力,镇压当世的暴力机构——官府。

所以斩杀王忠之事败露,也并不意外。

只是李清霖没想到,前来处理缉拿他这个小卡拉米的,居然是侯浣花?

似乎是看出了李清霖心中的凝重,侯浣花轻轻一笑,取出怀中一个东西,抛了过去。

李清霖接过,便见这是一枚剑形的象牙牌,牌面光滑皎白,上写两个大字-提刑

“这是?”李清霖有些诧异。

便见侯浣花衣带飘飘,近乎凌空般,在树梢上轻点,便滑翔至数十丈之外,朝水衡柳劫域的方向而去。

他的声音遥遥传来。

“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去提刑司走一趟吧,成了提刑我带你去杀人,若是你不愿……我亲手送你下狱。”

跟典吏司这等近乎全能的机构不同。

典吏司负责全县境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衙门文书的审阅、下至江洋大盗的缉拿,都有极大权力过问。

而提刑司,倒是颇为简单了,就是单纯的暴力机构,是典吏司手下的一把尖刀。

哪里需要,往哪里捅。

而能成为提刑的,也是锁精关里的好手。

最低都是壮肉境武师。

侯浣花不缉拿李清霖,反而荐举他去提刑司,怕是想让李清霖冲锋陷阵,当黑手套!

毕竟能以壮肉境界,逆伐炼髓的,并不多见呐……

见侯浣花离去,李清霖看着手中象牙牌,沉吟片刻后,这才重新拿好包裹,背上蛇尸。

将那柄银剪戟用泥土弄脏后,取来麻布将其裹着,也挂在自己身后。

杀人者人恒杀之。

李清霖不愿意麻烦自己,还将这银剪戟埋葬在荒野哪块地里,等日后回来挖掘。

蛰伏为奴半年,足够了。

他李清霖,今后只愿当只出渊蛟龙!

……

在李清霖和侯浣花离去后。

不知过了多久,

这还残留打斗痕迹的密林中。

枝条上的露珠滴落,化作银线从空中掠过,最终滴答一声拍打在泥土中。

一个相貌老实,满脸风吹日晒痕迹的老农,一步步走来。

他有些驼背,身穿一件破旧的粗布衣裳,步履沉稳有力,每一步,都似乎在地面扎了根,给人一种山岳移动的魁梧感。

他慢慢走到埋葬武侯景的土堆前。

脸上无怒无喜。

“又死了一个。但……”

老农抬头,感知着空气中残留的淡淡劲力和血气。

看着李清霖离去的方向,目光中却流露出淡淡的喜色,

“这股感觉,不会错。”

“五藏神之一,心神丹元内景宫,是心中宫!”

“好,很好!”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