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甲车泥龙在官道上飞驰而过,通体深沉的光泽,无qi ng将荒野中新春的凛冽撞碎。

有节奏的阵法激活运转声,犹如车轴轱辘,远远的传来。

官道上,一位身材高瘦,五官深邃的男子,背负一杆银剪戟,大步如龙朝缓缓停下的甲车泥龙走去。

哒哒哒……

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继而从马背上,跳下三人,有男有女,皆是武师打扮,身着劲装手持利刃。

“武侯景,你杀我师兄,今日便是你血债血偿的时候!”

“姓武的,亏你还算我五老清心斋的门人,居然私做阎罗帖,把所有同门师兄弟,甚至师伯们的名字记录其中!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今日黄沙漫漫,正是你武侯景折戟沉沙之时!”

三人怨恨愤怒的大喊声传来。

武侯景面无表qi ng的转身,略显棕色的眸子里充满了冰冷和……无奈。

他最开始的目标很明确,根据人员名单,只对声名鹊起,武艺精湛的师兄师姐下手。

但为什么?

为什么击杀了一个,便有他的朋友伙伴妻侣前来报仇,就杀的越来越多。

但最后不知怎的,落了个嗜血滥杀,牧战于野,还伤及无辜的骂名。

连自己随手写的名单,都被冠以阎罗帖的绰号。

或许,是杀的不够多吧……

武侯景*手取下银剪戟,戟身细长而尖锐,仿佛一条银色的流水。

戟身一抖,发出嗡嗡清脆的声音。

“一起上吧,我的时间宝贵。”

此刻,在三人眼中,武侯景的身影犹如逐渐升腾涨起的巨浪快速朝他们压来。

四周景物都扭曲起来,天光黯淡。

那股凶神恶煞的压迫感,宛若掐住了他们的喉咙,让他们脸色惨白,呼吸急促,心脏都似乎停止跳动了。

见到三人反应,武侯景目露遗憾之色。

真是,无趣啊……

他紧了紧手中银剪戟,正要向前一步,耳根微微颤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

他眺望官道外的那片荒野,漆黑的眼底有一缕清晰的火光掠过。

“吾乃漓泉真人,在下师门水衡柳百年方大开山门,以授成仙之法。

诸位若是有缘,不妨入观登山……”

飘摇如梦呓的声音传来,字字玄机蕴含一股超脱之意。

一方拔地而起,隐没于半空的仙家洞府,即便隔着数十里的距离,武侯景也清晰可见,如洞中观火。

“劫域……火中捉刀?!”

武侯景瞳孔骤然收缩,脸色一正。

他收回目光,扫视了面前三人一眼,讥讽一笑,收回银剪戟,身形如猿猱,迅速消失在无路的荒野之中。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

原地这窒息晦涩的压抑气氛才逐渐消失。

三人顿时如抽离脊椎般,纷纷无力的瘫软在地,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

“他,他怎么会这么强?!”

“莫非,已经炼髓了?”

“十五岁的炼髓?我曾祖父,三十六岁那年,拼命一搏踏入此境,便已算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了……

那武侯景又算什么?”

三人沉默了许久,突然觉得自己等人前来报仇,是如此的可笑。

“斋主闻守非的亲传弟子,怕是非他莫属了。”

三人搀扶着,走进甲车泥龙之中,身影萧瑟而颓然。

……

山路难行。

除了用服役拓荒之人硬生生砍出来的小路外,遍地都是杂草荆棘。

天色灰蒙蒙的,还有未散的雾气。

李清霖宛若一头洪水猛兽,在茂林间冲撞而过,手中刀光闪烁,便将沿途交织细密的枝丫、藤蔓斩碎。

回想着那位漓泉真人的话语,李清霖心中隐隐不安。

水衡柳广开山门,劫域入侵现世。

他总觉得此事,会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荒野太危险了,这次服役后,若是可以,还是花些银两避税吧!

有碧玉元蟾在荒野中栖息历险,足够了。”

李清霖心中暗下决定。

‘咔嚓,咔嚓……’

远方,同样有横推树林杂草的声音,逐渐靠近。

声势凶猛,铺天盖地。

李清霖眉头微皱,脚步放缓,目光穿过层层阻碍。

嗖!

一杆银色的长戟,势如破竹的劈开挡路的石柱。

李清霖看到了一位身着黑袍,手持银剪戟的男子走出。

武侯景看到李清霖这幅好似逃难的背影,眸中一亮,阔步而来,手中银剪戟耍了个寒芒。

他用毫不掩饰的探究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清霖,然后稍稍探出上半身,带着股恃势凌人的气势,询问道,

“你是从那个叫做水衡柳的劫域处,逃出来的?”

李清霖眉头一皱,稍稍点头,道:“没错。”

武侯景闻言,脸色微喜,下巴朝李清霖背后点了点,道,

“那你给我带路吧。”

李清霖沉默不语,目光幽幽,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武侯景见状,目露不耐之色,二话不说,一只手便抓向李清霖的肩膀。

“愣着干嘛,快带……”

武侯景的话语戛然而止,只觉一股沛然的大力从手腕处传来。

便见李清霖手如铁钳,死死扣住了自己的手。

“你!”武侯景眼神凶戾。

刹那间,李清霖的手臂肌肉高耸凸起,气血如浪潮拍打涌出,五指之间几乎将空气抓住音爆。

伴随着咔嚓一阵岩石树木的崩裂声。

武侯景的身影宛若一个炮弹,眨眼之间被甩出十多丈。

飞散的烟尘中,武侯景杵着银剪戟,缓缓站起。

抖落身上尘埃,他的脸色极为Y沉,脖子上的青筋暴露颤抖。

“大意了。没想到,在路边随随便便遇到個路人,实力居然不错,比斋内那些个师兄强多了。”

武侯景冷冷一笑,眼底掠过戾色。

双脚踏动,大片地面塌陷皲裂。

须臾间,武侯景持戟而来,划过一道闪电般的弧线,呼啸着朝李清霖挥来。

看着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问路人。

李清霖心底有些恼怒。

这人好生无礼,问路就罢了,不过拒绝带路,便要下此毒手!

李清霖面露冷色,放下背上蛇尸,右手拔刀而出。

五方天意刀,中位杀戮第一刀!

刀光戟影中,伴随着一声乒乓声,原本白如霜雪的戟身,被衔虎斩首刀的粗犷力量压弯下去,继而荡了出去!

轰隆隆!

脚下石板纷纷开裂,犹如牛妖犁地*动出暗红的土壤。

李清霖后退数步,终于化解了劲力。

武侯景的身影只是在原地停顿晃荡了下,继而稳定了下来。

他体内骨骼隐隐变得透明,发出白色的光晕,一股骨骼燃烧的血腥味传来,让他显得越发暴戾恣睢。

“炼髓?”

李清霖察觉出对面男子的实力境界。

而且,这男子的骨髓,给李清霖一种特殊的灵动感,似乎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有种种变化,甚至无需这男子主动控制。

察觉到此,李清霖面露了然之色,心蟾泵动,汞血流淌而下。

“但你比王松,弱上一筹啊。”

那我就有把握……

一掌,打死你!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