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混账!”

王松勃然大怒,在他的感知中眼前这人气息平平,精血孱弱,也就紧皮膜壮肉的修为,却没想到如此凶恶,一掌打杀了自家的武师!

他的身影如大风狂飙,双掌*飞舞出残影,临到李清霖跟前,手掌骤然朝下压去。

掌纹中交织着冰寒的霜气,迅速将空气冻僵。

让李清霖的发梢都隐隐带上几分白意。

感受着这一掌中蕴含的可怖力量。

李清霖心中凝重,心蟾中,一丝汞血开始迸发激转,在冷血-燃木下化作穷穷不断的力气!

刹那间,李清霖浑身肌肉高耸如怪物,双目瞳孔赤红。

轰隆隆!

炸响声传来,恐怖的力量瞬间将地板砸碎,从彻底倾倒的木屋中,快速窜出一道人影。

李清霖气血*滚,喉间含着一口鲜血,心中震惊。

“炼髓武者,果然可怕。我现在还不是对手,每接招一次,几乎就要燃烧一缕汞血,氪金也吃不消啊……”

硬生生吃了王松一记,李清霖看似无恙,连皮肤都没破,但内里的血肉却受了暗伤。

毕竟他刚开始壮肉,血肉力量和骨骼还跟不上皮膜的境界,若是经受钝器击打或震荡劲力,一样吃不消。

李清霖却不知,王松心中的震惊之色不比他少。

“他的皮,怎么这么硬!连流髓寒意都冻不碎?!”

刚才那一掌,他可没有半点藏拙。

甚至动用了炼髓境的根本,牵引骨髓催发妙意,在掌中凝聚冰寒之气。

但居然连这小贼的皮都没破?

“哼,想走?”

见李清霖身影远遁,犹如一只鬼魅在木屋废墟外闪过,就要逃走。

王松目露冷意,手中示意,便是一位位弓箭手出列,拉弓如满月!

但不知何时,

淡淡的雾气,开始从营地深处的密林中飘来,呼吸间,便变得浓厚起来。

圆月被彻底遮蔽,繁星黯淡似坠。

本有些吵闹的虫鸣鸟叫声顿时消散。

唯有半空中,突兀的出现一座近乎悬空的道观。

“若见仙人知去处,却来相引到观中。”

飘摇如梦幻般的声音从道观中传来,隐隐传遍了荒野。

营地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

便见道观的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一个身穿道袍,脚踏云履,腰间缠着玉带的道人,立于道观门外。

他的目光似乎看穿了劫域,看过了重重洪流般的时间,看到了现实。

“吾乃漓泉真人,在下师门水衡柳百年方大开山门,以授成仙之法。

诸位若是有缘,不妨入观登山!”

漓泉真人的话才落,便见那云雾缥缈中,多了一层层似乎要升上天去的台阶。

台阶末尾,是一座仙山。

其中道观宫殿如星盘,仙鹤飞空,流水飞瀑,各种珍稀异草遍地可见。

看到这等剧变,众人都愣在当场。

王松都停下脚步,满脸骇色,目视这缥缈的仙景,目光中既有觊觎,又有忌惮。

“劫域,居然扩张了,开始影响到现实?”

许是见众人驻足不前,漓泉真人口吐真经,传下仙文,

“求道至近,学仙岂难?采玉壶之大药,炼金液之还丹。探赤水之玄珠,龟蛇吐咽……亦可种魔铸神灵。”

众人闻言,如同受到蛊惑般,不再踟蹰,纷纷争先恐后的踏入浓厚的雾气中,只为争夺仙缘。

而那王羡更是急不可耐,此刻真有仙人出现,漓泉真人回观,哪里有避之不见的道理,立刻冲进劫域。

看着这浩瀚的仙景,听着耳边的成仙道章。

李清霖眉头一皱,悄然退至众人身后。

尤其是听到‘种魔铸神灵’几个字,更是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好家伙,这是成仙道章?

怎么跟当日鹿杖客故意坑害自己的种魔御魂之法,几乎一模一样!

这水衡柳道观的路子,似乎不大正啊!

鹿杖客口中的授箓仙师,究竟是何来历?

跟这位漓泉真人又是何联系?

莫非是暗中得到了这千年遗宗水衡柳的传承,但他不默默修行,却故意传播这功法又所为何事?

李清霖本以为苍天授箓观,在王宅、官府联手打压下,十殿火头一夜之间去掉其三后,会偃旗息鼓一段时间。

没想到,似乎又在这等着呢!

打死李清霖都不相信,苍天授箓观和水衡柳之间,没有深切的联系!

“晦气,怎么哪都有这群家伙!”

李清霖快速回到帐篷,并未见到文铁心几人的身影,怕失散在刚才的暴乱中了。

李清霖没有过多犹豫,挎着斩首刀,背负长弓,一只手提起蛇肉,立刻跑路,速度之快,比从王松手下逃窜时更快三分。

……

云升雾缭,青山漫漫。

原本的道观,如今却成了登山的山门。

漓泉真人气质遗世,浑身有淡淡灵炁浮动如同光雨,衣带飘飘不染尘埃,不管谁一眼看去,就知道定是仙人无疑,忍不住跪拜参礼。

王羡跑得最快,只觉身体剧烈下坠后,眼前景物扭曲旋转。

再睁开眼,已入劫域。

只不过这次,这方劫域的面积和边界增大了不少,远方山脉清晰可见,细节完善。

但此刻,王羡顾不得这么多了。

他三两步跑到漓泉真人跟前跪下,满脸恭敬,语气有些激动道,

“真人,真人,我王某乃良善之家,寻仙多年,今日终于得见仙人尊容!”

见漓泉真人面无表qi ng的模样,王羡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在下,在下机缘巧合之下,偶然观阅贵宗门的一卷成仙法,立意高深,有教无类,只需采撷他人体内大药,夺取心脏铸造本我神意,便可修仙。还请真人赐下后续功法,我必长念仙恩,谢无疆焉。”

听到这,漓泉真人似乎反应了过来,低下头,目光幽幽的看向王羡。

“这么说,你偷学了我的仙法,甚至……在夺心铸神意了?”

王羡愣了下,下意识回道:“还请真人海涵,我太想进步修仙了!”

一位位王宅的武师、奴仆出现在劫域中,山门前,目露迷茫,还未从天昏地转中反应过来。

王松眼神迅速聚焦回神,提起一身劲力,向四周警戒着。

“公子,你……”

看到跪拜在漓泉真人面前的王羡,王松正要说些什么。

便见漓泉真人伸出手,抚向王羡额头……

一道青白色的光芒从真人指尖飞出,瞬息之间,便将王羡的脑子震成齑粉。

王羡眼睛猛地睁大,眼中神色继而迅速抽离暗淡下去,沉闷倒地,脸还朝着仙山的方向。

劫域似乎在扩展,将现实的事物也拖了进来。

漓泉真人的目光看到了被王羡夺心而死的武师,眉头一皱,目露不喜之色,

“求仙?连仙根都无的凡夫俗子,还敢求仙!

可惜了,好好的下品水系灵根,居然就这样糟蹋,死在了连旧法体修都不算的人手中!”

“该死!该灭!死不足惜!”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