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入夜。

万籁俱寂。

营地内一片漆黑,只有路口的火把在摇曳着光亮,偶尔传来一阵拉风车般的呼噜声。

身披甲胄的武师,在营地中巡逻,身影倒影在帐篷上。

躺在帐篷里的李清霖,在感受着腹中蛇肉消化得差不多后,*身而起,身影如鬼魅般闪出帐篷。

在天赋-无目见下,他四周的景物毫无死角的出现在脑海中,帐篷另一边缓缓走来的巡夜武师更是清晰可见。

待巡夜武师走后,一道冰冷的Y影,似乎融入了这些人的影子里,悄然穿梭向营地深处而去。

白日里听闻到营地里闹鬼祟,有人惨死五脏六腑不翼而飞后,不知怎的,李清霖心生一股熟悉的感觉。

总觉得这些人的死相,过于眼熟!

营地尽头,枝繁叶茂的古木新树下,有几座木屋。

李清霖悄然攀登上树,并不过度靠近木屋,而是借着无目见朝木屋中探去。

李清霖白日里就打听清楚了,王宅大少爷王羡违背王老爷命令,又回荒野来寻觅仙缘了。

这座木屋便是他的栖身之所。

屋内,熏香飘起缭绕香雾,有炭火烧得噼啪作响,驱散了初春的寒意。

簌簌脱衣声后,

床榻上有两条肉虫在*滚,继而是某些不堪入耳的撞击声。

“嗯?来得这么巧?”

李清霖有些诧异,倒是没想到王羡这人,居然喜欢在荒野之中颠鸾倒凤,寻觅仙缘也不忘与仙子共赴巫山。

“莫非是我猜错了?”

李清霖心中暗忖。

隐隐从木屋中,听到了王羡那沉闷的呼吸声。

此外,还有一道粗犷沉重的陌生男子声音,似乎被捂上了嘴,声音有些压抑。

“嗯?不会吧,王羡居然好男色,喜欢互诉愁肠?”

李清霖哪里正儿八经见过这场景,猛地一惊,本处于冷血-枯木状态下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了下。

“谁?”

木屋中的动静顿时停了下来,继而一道利刃的寒光从窗边掠过,王羡身披轻薄的白衣,带起一阵阵狂风气劲,向李清霖而来。

“死!”

似乎是由于好事被撞破了,王羡满腔怒火,面容都有些扭曲。

砰~

谁知道随着一道清脆金属色,本刺向偷窥者面目的短刀被弹开。

风声猎猎下,吹起偷窥者的头蓬,露出其下的锁甲面具。

面具后,似乎还有厚实的面巾。

只露出一双黝黑平静的眼睛。

“不好。”

王羡心中一慌。

李清霖身形一动,飘然拉近和王羡的距离,手中一洒,一大片白色的石灰粉飞出。

见到这幕,王羡顿时放下心了。

他大袖一挥,白衣卷来疾风。

“区区石灰粉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啊!!”

然而下一刻,王羡的白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顿时如同遇到强腐蚀物一般,眨眼之间便变得青黑一片,散发着焦臭味。

李清霖心中冷笑。

这石灰粉里,可是掺杂混着他从鹿杖客那里,坑蒙拐骗得来的五毒丸、游心蛊的粉末。

便是壮肉境的武师,遇着了,有一个倒一个!

“只是,奇怪了,这王羡似乎并未练武,连紧皮膜都不是,只是掌握着精湛的兵器技艺。古怪,堂堂王宅的嫡子,预定的家主,居然不练武?”

李清霖心中浮现淡淡疑惑。

远远地,有人在快速靠近。

李清霖没了久缠的念头,身形一闪,出现在木屋之上,在空中,余光朝屋内一看。

便见屋内,床榻上,一个**的男子早无了气息,半截身子滑落在地面。

胸膛处,被开了眼,露出一颗还未摘干净,还有血管的心脏。

夺心?!

李清霖脸色大变,神qi ng变得极度凝重。

这等死相,自然不能用玩的太花来解释。

这王羡究竟是好梦中杀人,还是说……不知从哪里也学了那鹿杖客的种魔御魂之法?

“松伯。”

王羡的声音传来。

继而,从不远处的一间木屋中。

倏然出现一位老者,背负双手,脚下轻功极为高明,也不见动作,却如林间的大鸟般快速掠过数十丈距离,出现在李清霖面前。

高手!

大高手!

这位老者带给李清霖的感觉,甚至比炼髓的伏波都要强上数筹!

“哪里来的贼子,还不以正面目示人?”

王松冷冷的看着李清霖。

不远处,十多位身披甲胄,手持刀剑的武师快速靠近。

一座座帐篷中亮起火把,有喧嚣声传来。

王羡从屋里快速换了身衣服走出,又是白日那副翩翩少年郎的模样。

但他此刻眼角含泪,满脸激动,怀里抱着方才死在床榻上的男子,大声喊道,

“他便是凶手,杀了陈武师!”

“夺了五脏六腑的不是精怪作祟,而是他所为!!”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李清霖的身上,一股剧烈压迫的气机登时盖压而来。

“是大少爷!”

“大少爷莫慌,我们来了!”

“那是陈武师?天妒英才啊,陈武师那般高大俊朗的奇男子,怎么就……”

不少人哗然震惊,无比悲痛,盯着李清霖恨不得生啖其肉。

但不远处,

看到夜色中,王羡那隐藏的不安和慌张。

王松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但他脸色不变,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李清霖。

两人四目在空中碰撞,宛若雷电相击,夜色微亮。

自己居然,被发现了……

李清霖心中一沉,目光也变得Y沉起来。

在场武师中,大多都是壮肉和透骨修为,唯有面前这个叫做松伯的老头,看不出修为,想来至少都是炼髓境界。

自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碧玉元蟾也叫过来,自己杀人,元蟾洗地,把在场所有人都活吞了,再联手干掉松伯,不就没人发现自己了?

“藏头露尾之辈,给我速速就擒!”

有亟待在王羡面前表忠心的武师,迫不及待的窜出,大喝一声,手中利剑刺出,蓦然如一堵*般推来,形成一股强大凛冽的飓风。

剑尖未至,那令人窒息的飓风已经将李清霖的衣衫吹得哗哗作响。

李清霖目光一冷,挥掌疾迎,一身气血化作怪力。

轰隆一声,地面震颤,烟尘四起,木屋房顶直接塌陷下去。

四周劲气激射横流,破碎的木屑顿时纷飞四散。

而出手的武师闷哼一声,只觉得手腕一麻,继而便是一股汹涌的劲力袭来,压得从小臂到肩膀到半截身体的骨骼,都似乎碎掉了。

他整个人朝后倾倒,每踏出一步,便吐出一口鲜血。

直到脚步停住后,此人目光有些迷茫,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

然后向后一倒,生机就此消散。

再看他的躯体,软绵绵的几乎化作一滩肉泥!

这一幕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场许多武师都还没反应过来。

这人是何怪胎,光凭掌劲蛮力,居然一招震杀壮肉武者?!!

众人看着这幕,如同傻了,不少人更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与李清霖拉开了距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