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白日的激战和极速远遁,让众人或多或少有些疲惫。

此刻在温暖的火堆照耀下,几人都缓缓闭上眼睛。

兰玉重新整理好随身的药箱,离李清霖远远地,似乎有些疏远。

白日里杀人后摸尸的李清霖,与现在这幅模样大相径庭,让她有些胆怯。

心蟾中的汞血耗尽了,李清霖剧烈爆发后的右臂肌肉,伤势未完全好转,在放松之后,更是有些酸胀刺痛。

他看着远处的兰玉,苦笑道,

“额,兰玉姐,你刚才替大家治病疗伤,似乎……把我忘了。”

兰玉愣了一下,脸颊上顿时飘出两团酡红,她犹如受惊的兔子,连忙背着药箱赶来。

嘶!

压抑不住疼痛声,把四周冷气都吸光了。

火堆的温度都下降几分。

……

深夜。

万籁俱寂,唯有火焰升腾声响起。

淡淡驱虫药剂的特殊味道,随着露水的味道传来。

躺睡在地毯上的李清霖缓缓睁开眼,他手握斩首刀,无声无息的离开,宛若一道鬼魅,消失在茂密的荒林中。

火堆前,文铁心、邓冬两人呼吸变浅,近乎同时睁开眼,看向李清霖离去的方向。

两人对视一眼,并未多管,继而又闭上双眼浅睡起来。

荒林中,

遵循着脑海中地图的标记,李清霖小心避开几处劫域,脚尖轻点树干,在一株株古树间穿梭。

半盏茶后,李清霖并未彻底走远,而是在距离夜宿地方数里之外停下。

呼!

稍稍平复激荡的气血,李清霖将驱虫避兽的一些药粉洒在周围,自己则寻了个隐蔽的崖壁,躲了进去,盘坐于地。

李清霖初得真功玄羽擒龙时,便已经摸到了破境的边缘。

白日里箭杀江学才,在伏波、常遇仁等人眼中,是狭路相逢的后起之秀,于绝地反击,爆发出极为灿烂的光火。

但李清霖却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如此干脆利落斩杀江学才。

一则是出其不意,打破了江学才对自己的预期。

二则是有神通-无目见,配合冷血-燃树下的一身怪力,这才能越两境,强杀江学才。

但跨境搏斗极为凶险,哪里有以势压人,高境界碾压低境界来得安全?

所以,既然已经有突破的契机,自然要选择突破!

锁精第一关,紧皮膜他已修行半年,已到极境。

对于壮肉一境,本就是临门一脚,此刻他回想着玄羽擒龙中关于此境的种种细节。

体内流淌的精血,陡然加速运转,甚至要撕破血管冲出体外的错觉。

但却被如今千锤百炼的皮膜,死死禁锢其中!

李清霖的呼吸频率越变越低,往往一刻钟才换气一次。

而在他的体内,气血宛若火焰熊熊燃烧着,肌肉、筋骨等组织更是首当其冲,被反复炽烤!

剧痛传来,李清霖闷哼一声,眉头紧皱。

他的劲力太大,气血太强,此刻反而让这团火焰迟迟不曾烧尽,将血肉淬炼得更加强壮的同时,亦会受到加倍的痛苦!

就如有人拿着一把烧烤的铁签子,反复从肋骨、指甲盖等地方插入、拔出,又插入……

冷汗打湿了李清霖的后背。

他咬着牙关死死苦熬,终于,不知过了多久。

剧痛陡然如落潮般消失。

他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无比轻松。

无目见

李清霖心中一动,自身在脑海中化作一团气血火炬。

他能隐隐看到,自己的浑身气血在自动流转,血肉筋脉,在气血的滋养下,以难以察觉的速度壮大着。

与此同时,附近草甸中的虫鸣鸟叫、峭壁缝隙中爬过的隙蛛、从岩石表面滑落的露水……

各种声音,清晰的落入耳中。

嗅觉、视觉、触觉变得更加灵敏……

壮肉壮肉,血肉一旦强健,整个人体的机能,都会引来进一步的进化蜕变!

“呼……”

长长一口呼吸吐出,带着白雾在空中*腾,击打在地面,岩石隐隐露出一道白痕。

李清霖睁开眼,瞳孔底部掠过一丝精光,干净而透彻,炯炯有神。

壮肉境,已成。

剩下的,便是按照玄羽擒龙经中记载的,将体内精血视作大龙,降服擒拿炼化为汞血,继而滋养血肉,最终借助秘药,打开骨窍,将气血透骨即可。

只是按照经中记载,寻常资质的武者,到这一步往往需要三四日,才能擒拿炼化出一缕汞血,即便是天赋卓绝者,也需要一日的功夫。

但对于李清霖来说,只要心蟾中的汞血不尽,时时刻刻都能滋养血肉。

还擒拿?

都有现成的大龙,省去中间步骤,任你把玩!

壮肉境跟紧皮膜不同。

紧皮膜是个精细活,一些类似耳洞、手指、双股缝隙等皮膜,格外隐蔽不成规律,往往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

而壮肉,只要气血精力跟得上,再辅以玄羽擒龙经中提及的辅佐破境的秘药,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冲顶!

所以……

碧玉元蟾,该你承担大任了!

……

Y暗而潮湿的蛇洞中。

各种七彩斑斓、花花绿绿的毒蛇涌动着朝一只磨盘大小的蟾蜍冲去。

此蟾浑身碧玉,披着一身骨质甲胄,无比的狰狞骇人。

辣条太多,有些吃不赢。

碧玉元蟾一只前肢死死按着数条毒蛇,嘴里咬着蛇身,猛地朝外侧使劲,蛇躯顿时被崩得笔直。

啪嗒!

内脏滑落,拉长的肌肉纤维,露出粉嫩的颜色。

这些毒蛇吃起来的口感紧实弹牙,格叽格叽的。

靠近毒腺的部位,还有着麻辣的感觉。

吃多了,碧玉元蟾的嘴都麻麻的。

碧玉元蟾打了个饱嗝,将吃剩的甩在一旁。

有乌头蛇绕到碧玉元蟾背后偷袭,一张嘴,喷出毒液,如同离弦之箭,朝碧玉元蟾冲来。

但毒液在空中,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干扰,轨迹陡变,被碧玉元蟾轻松的躲过。

碧玉元蟾无qi ng的猎杀着一只只毒蛇。

而在不远处,蛇洞尽头。

银纹蟒盘踞成一团,浑身伤口,更有一根粗壮的弩箭,深深插入蛇首上,Y冷的鲜血直到现在都还未干涸。

看着越来越近的碧玉元蟾,银纹蟒变得格外焦躁不安,甚至色厉内荏的呲牙吐舌,张开鳞片,想恐吓碧玉元蟾。

曾几何时,银纹蟒闯入碧玉元蟾的领地,满怀恶意,虎视眈眈碧玉元蟾的躯体。

而现在,攻守之势易也!

十丈,只需十丈,便是控水天赋的极限距离。

碧玉元蟾的双眼无比冷漠,不带有丝毫qi ng绪,犹如推土机般,一步步走向银纹蟒。

鲜血如莲花,在碧玉元蟾脚下绽放。

千万条毒蛇的嘶鸣,亦如祷文的歌赋,在为银纹蟒哀悼。

霎那间,

蛇穴外。

有轻巧的脚步声踩过顶部。

伴随着一股万兽之王的威压。

一道声音传来,

“元蟾道友,还请手下留qi ng。”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