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守夜巡逻的王家武师,在被壕沟围绕的营地外侧巡逻。

瞭塔上,数名弓箭手融入夜色之中,警戒着远方动静。

四月过去,王宅当初驭使驴脸等服拓荒役之人,修建的营地,已经拔然而起。

如今更是戒卫森严,除了干着苦力的服役佃佣之外,还有武师三五成行,负责安防之事,宛若一座小型的军营。

而此时,营地最后方,一间守卫格外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木屋内。

油灯下,王羡披头散发,一袭白衣坐于桌前,正不知疲倦的*阅一本本古籍和地方县志。

“没有没有,怎么没有,历数近代,怎么没有这个叫做‘水衡柳’的道观?”

王羡眼底爬满血丝,嘴里喃喃不休,状态癫狂,猛地起身一把将桌上书籍全部推倒在地。

“少爷,修仙路漫漫,莫要大动肝火,还是明日随我回城吧。”

屋内,还坐着一位童颜鹤发,身材清癯的老者,此刻语气淡淡的说道。

“松伯!”

王羡目露不甘:“我没有灵根,你们都说我无法修仙!”

“但我不信!仙道浩渺,造化乾坤,定然有让我踏入仙道的办法!”

“这次新开劫域中的道观,或许就藏着让我修仙的机缘!”

松伯闻言,叹了口气,神qi ng有些不忍之色。

世人都道王羡爱慕仙道,整日寻仙山访隐士。

但只有王府寥寥几人知道,王羡并无灵根资质,注定求仙无望,而他又并未习武,手无缚鸡之力。

而在数月前,王羡意外闯入的劫域,属于时间逆旅,里面的景物和存在,都是历史中的某个片段。

而这也就罢了。

但偏偏,那片逝去的历史,可被‘火中捉刀’!

火中捉刀,历史的残影为燃烧之火,踏足那片历史的人,便为捉刀人!

可与之交互、触碰,遵循那片历史的规则扮演下去,更可从中摄取过去的机缘造化,带回现实!

与之对应的,则是‘烂柯观棋’,只能体会烂柯一梦,如同一个过客默默观看,却无法插手改变。

烂柯易得,捉刀难求。

数十个时间被拨乱的劫域,也难遇到一个火中捉刀。

所以王老爷、余鸢等人听闻王羡能触碰到道观,甚至摸到了大门,才表现得如此惊诧震惊。

只因这等可切身参与,甚至改变历史原本发展轨迹的劫域,能够获得各种仙缘,还会受到大姜朝廷的赐予。

让王宅平步青云,一夜之间从县城的地头蛇,晋迁为州府的望族,甚至有皇女公主联姻也未尝没有可能!

所以,那道观似乎就成了王羡的最后一根稻草!

松伯道:“老爷有吩咐,让你莫要再靠近这方劫域,所以少爷你不要让我为难,明儿跟我回去吧。”

王羡闻言,目光一沉,直接披上大衣,冲出门外,朝营地尽头一片黑漆漆的树林而去。

松伯见状,目露无奈之色,亲点了几名护院武师,立即跟上。

黑夜里,树木的轮廓如同妖影。

被人为开垦出来的一条小路,路面有些泥泞。

“少爷慢些走,莫要摔跤了,看一眼道观就行了,莫要过度靠近。”

听着松伯这等如同哄小孩的声音传来,王羡心中越发窝火。

脚步不停,很快,漆黑的夜色下,淡淡的月光中。

一座隐隐还有香火缭绕,青砖黑瓦,挂着金漆匾额的道观,突兀的出现在路的尽头。

但从荒野朝劫域中看去,犹如水中望月、雾里看花,无法将道观看清。

松伯正要多说,突然觉得意识有些眩晕模糊,四周视野景物在扭曲旋转。

不好,有毒!

松伯猛地睁大了眼睛,便见王羡立于劫域外,将洛带扣住自己的右臂,然后朝自己这边拱了拱手,似乎在致歉。

然后,直接踏入劫域之中,消失不见。

……

绵绵雾气充斥在王羡眼前,流动如水。

他似乎是在空中坠落,有种剧烈的下坠感,整個人越来越低,直到他猛然反应过来时,已经换了人间。

水衡柳

他迷茫的抬头,道观匾额上的三个字映入眼帘。

暖暖的阳光照耀在大地,虫鸣鸟叫声不绝,树木茂密青翠,山岚的微风轻拂过面孔。

远方大山重峦叠嶂,但却有些看不清楚。

更远处,更是被一层薄薄的轻纱笼罩,宛若是世界的边缘。

“来者止步,漓泉真人近日云游去了,要么请回,要么在门外等候!”

道观前,有个守观的道童看到王羡,大声喝道。

王羡立刻反应过来,瞳孔聚焦回神。

“我又回到水衡柳道观外了,又是被道童拦下来了,这次,我定要获得仙缘!”

王羡自言自语片刻。

上次火中捉刀,被道童拦下后,他就是傻乎乎的站在门外,真的等待起来。

但一等,就是五十年!

等得他头发须白、眼浊齿掉、满脸褶皱,都没等到漓泉真人回观!

最终还是余鸢赶到,借助洛带,将其硬生生拖了回来。

但随他一起,意外踏足劫域的服役之人,就没那么好运了。

统统老死在劫域之中。

所以这一次,王羡不再坐以待毙。

“敢问道童,可否讨口水喝?我赶路许久,早就口渴难耐了。”

王羡向前几步,试探xi NG的说道。

道童眼睛紧闭,对此毫无反应。

见此,王羡心生戾气,从一旁捡起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童儿,你且睁开眼。”

道童闻言,缓缓睁眼,然而下一刻,一块石头便正中他的眼眶。

王羡发疯了似的反复捶打,血浆子流了自己一手。

“疼疼疼,疼死我了,别再打了,别再打我了……”

童子哀嚎着在地上*滚,但王羡却越打越急,越打力气越沉重,直到童子不动了,这才愣愣的站起,石块从手中滑落。

他大步跨过道童的尸体,用沾满鲜血的手,缓缓推开道观的大门。

门后是一处露天的丹井和丹炉,丹炉中还有未熄的火焰。

主殿门未锁,站在王羡的这个角度,还能看到主殿中一尊尊神像。

两侧是层楼结构,一楼同样祭拜着各方神灵,而二楼似乎是观中道人休息的地方。

但此刻,整个道观寂寥无人,无比空旷,安静得吓人。

王羡面露激动,却又有些彷徨。

他蹑手蹑脚的踏过门槛,径直走过香炉,来到主殿之中。

他有些不敢直视神龛上的尊尊神像,低着头,快速在主殿中*找。

“没有没有,怎么会没有。”

没有找到想要的,王羡心中越发焦急,又转而离开主殿,走上二楼,一间间推开静室、寮房。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二楼也没有。

王羡回到主殿,在原地踱步片刻。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便见主殿中央三清神像趺坐于方座上,中间的那座天尊手中,似乎托着什么。

王羡见状,目露喜色,跪地参拜说了片刻莫要责怪自己的话后,取来架子,爬上神像,将东西取下。

便见这是一本近乎玉质的册子,摊开后,入目的第一句话就是——

吾有成仙法一卷,有教无类,但愿世人皆可成仙

见此,王羡刹那间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抓住册子,喜极而泣,

“我,我要成仙了!!”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