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江学才不管李清霖的反应,右手泛起乌黑深沉的光芒,朝李清霖腰间的斩首刀摸去。

兵刃对于武者来说,无异于第二条xi NG命。

未经允许,居然擅动自己的斩首刀?

低着头的李清霖,目光中掠过一丝寒光,心蟾跳动如鼓,气血流转,肌肉开始喷张,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江学才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些凉飕飕的。

锵!

恰时,一股惊人的刀光从江学才背后席卷而来。

文铁心满脸冷冽,脚步虚点,点苍刀嗡鸣不止,斩破空气。

江学才气急败坏的推出一掌,双掌顿时充满金属的光泽,朝手腕处蔓延。

砰!

金属铮然的脆响传出,江学才闷哼一声,双掌短暂出现一丝肉色。

刀光却丝毫不饶人,继而一闪!

江学才眼边多出一丝伤痕,直接劈开了皮膜,深入血肉之中。

江学才尖叫一声,捂着鲜血淋漓的伤口,惊恐的大喊,

“疯女人,疯女人!!差一点,就差一点!!”

江学才修行的是门奇门武功,唤作《销金化铁手》,可吞食金属、矿物中的精铁之气,融入双手之中,单凭一双肉掌便可与十锻,甚至百锻武器争锋。

他刚才便是盯上了李清霖的斩首刀,就是欺负他年弱,想先斩后奏,先吞食销金再说。

没成想,文铁心这女人就是个疯的,刚刚是真的想杀他!

要不是他躲得快,刚才那刀就朝他的眼睛去了!

她怎么敢!

文铁心收刀于手后,冰冷的刀身不染尘埃。

她冷冷说道,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除妖结束,队伍未散之前,收好你的销金化铁手,但凡又让我看到你摸了不该摸的东西……”

话罢,文铁心转身,发尾轻摆,剑袖的仙鹤花纹几欲飞舞,只留那锋利如刀的背影。

见此,

李清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姐姐也太飒了!

只可惜,志在除妖的文铁心万万想不到,他们之中……

出了个人奸。

……

碧玉元蟾抬头。

便见一只棕色的猴子从树梢上落下,身上居然穿着用树叶编制的衣袍,人模人样的,缓步走到树洞十丈之外。

棕猴先是朝碧玉元蟾的方向参拜三次,然后从衣袍下取出一张兽皮,放于石头上,继而离去。

片刻后,碧玉元蟾爬出树洞。

它操控起树叶上的露珠,击打在兽皮之上。

便见这似乎是一张请帖,上面用人类的文字,工整的写道,

“兹有人类武者,潜入涿光,吾为山君,望之通幽,有恶意加身,特邀涿光诸位道兄,前往泥驼江一聚,共商大事。”

见到文字的内容,碧玉元蟾有些诧异。

它虽然早就得知涿光山中有个老虎成精了,自称山君。

但没成想这只老虎如此通人xi NG,看着文字,碧玉元蟾甚至有种对面是个文举人、老学究的错觉。

通幽?

可是山君的神通?

不知比自己的控水、披甲又如何?

至于那泥驼江,位落于一片阔叶林之中,江中含沙量极高,滚滚洪波。

最关键是,泥驼江并不属于任何妖兽的领地,算是一個缓冲地带。

碧玉元蟾在原地沉思片刻,终究还是选择了动身。

它来涿光山栖息修行,按理说,也该拜访一下左右街坊。

顺便熟悉一下,妖兽的世界。

这一次,碧玉元蟾并未掩盖自己的气息。

它犹如一头洪水猛兽,肆无忌惮的巡视着自己的疆域,滚滚散发的妖气令万兽颤抖,不敢高声语。

强壮的四肢踩过地面,留下巴掌大的裂痕。

倒地挡路的枯树,被它碾成粉碎。

茂林上空,惊起一行燕雀,惊恐的飞远。

片刻后,一汪大江在望。

而此时,在大江的对面,一只三丈长的棕黄色猛虎,匍匐在青崖之上,正用如同铜铃般的眼眸,幽幽注视碧玉元蟾。

它的毛发细软,随着微风抖动,每一根毛发中,都充盈着令人胆战心惊的精气。

肉垫无声无息的踩于地面,收缩的爪子呈银色,分五趾,锋利如刀,可碎磐石。

碧玉元蟾从这只老虎身上,察觉出一股浓郁的威胁感。

而且,碧玉元蟾隐隐感知,有种特别的‘炁’,在老虎体内流转、呼吸。

妖修之法?!

碧玉元蟾心中一震。

“前些日子我就听山间的虫儿向我抱怨,我涿光山中又多了一尊食肉的魔头,吃得它满族亲朋断绝。

原来,是一只碧玉元蟾呐,道兄有礼了。”

山君似乎已经炼化了横骨,此刻口吐人言,声音洪亮如钟,犹如一个中年人。

他的话语中,并未有半点替虫儿报仇的意思。

毕竟物竞天择,弱肉强食本就是荒野的铁律。

它为山君,亦是铁律的守护者。

碧玉元蟾没法开口说话,只能阿巴阿巴的点头,表示听懂了。

山君并不为意,反而目光深邃的凝视着碧玉元蟾,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中,有沉思之色掠过。

片刻后,

空中传来高亢而嘹亮的尖啸声,一只双翅展开有五丈长的金雕落到枝头。

阔叶林中一只银纹蟒慢腾腾游来。

地面*涌,岩石如同液体向四周排开,一头浑身只余森白骨骼的骷髅神爬出地底。

碧玉元蟾注意到,后来的金雕、银纹蟒、骷髅神似乎灵智不高,还要棕猴在前面带路,甚至得不时催促示意,才能懂起山君有请。

见此,碧玉元蟾对这只山君越发忌惮起来。

百里之外就能洞悉他人修为、因妖而异,宴请的方式也不同。

这山君的修为,比它想象中还要深!

不愧是有妖修之法,正式修仙的妖兽!

碧玉元蟾却不知道。

山君对它也十分忌惮。

它给每只妖兽都送去了一张写有文字的兽皮,结果只有碧玉元蟾认出了字意,自个儿前来赴约,把它暗中留下引路的棕猴都抛在身后。

对于妖兽而言,灵智越高,要么是血脉跟脚不俗,要么是修为高深。

“这只碧玉元蟾,实力平平,莫非是个杂交的?还有其他血脉?”

山君心中默默想到。

银纹蟒游动到岸边,察觉到碧玉元蟾的存在。

顿时变得狂暴不安,冰冷的目光中满是贪恋和嗜血。

看着碧玉元蟾充满了不加以掩饰的恶意。

吼!

虎啸声如雷鸣,震彻泥驼江。

银纹蟒目露胆怯,顿时老实了下去。

“诸位听君一言,此刻正是同仇敌忾,护我涿光之时。”

“吾有一妙计……”

另外三只妖兽懂不懂不清楚,碧玉元蟾倒是听懂了。

听到妙计二字,碧玉元蟾顿时全神贯注,仔细倾听。

这山君懂妖法,知文字,说人言,手段似乎颇为厉害,不知该是何等妙计?

“先下手为强!明日趁着夜色,吃掉那批武者!”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