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将活泉水冻成冰沙,提前备于院中。

还未空闲,王管事又发了话,今儿日头好,有一批返了潮的米面需要搬运到谷场中晾晒。

李清霖这批养虫佃佣又马不停蹄的赶往谷场。

谷场。

一件件麻袋打开,受潮后的发霉味道渐渐弥漫。

众人一边抱怨,一边搬运着麻袋。

而忙碌和对身体的疲乏,最易让人失去思考能力。

驴脸只觉得李清霖似乎变得精神了许多,人也有力气了,却不再多想。

眼见从摊开的米面中,爬出一只只米虫,李清霖神色不变,磨磨蹭蹭到最后,漫不经心的捻起一只只米虫,放进怀中的小竹笥里。

小竹笥形若饭盒,扁扁平平的。

还好纸裘本就宽松,藏个小竹笥丝毫也看不出来。

当然,就算被发现李清霖也不虞。

他一个卖苦力气的佃佣,随身带个饭盒,很合理吧?

晾晒完米面,等了数个时辰,又将其搬运回库房。

喂马、扫院子、给秋虫制作新鲜的粮食。

忙完这些,天色早已放暗,伸手不见五指。

李清霖等几个养虫佃佣,三两口吃完伙房的残羹冷炙。

累得连话都不想多说,直接各自回到院中上床休息。

寒雾渐沉。

邻院的阵阵鼾声传来。

李清霖这才推开门,走到院落中。

一天的劳作,他并未感到多少疲倦,只是肚中少了油水,有些空落落的。

推开水井上的井口石。

已经有成年人一個巴掌大小的铃蟾安静的依附在岩壁缝隙中。

铃蟾正面的青绿色皮肤翠盈盈的,颜色鲜艳,腹部的橘黄色条纹如同正在燃烧的星火。

强壮的四肢如同吸盘牢牢定住身躯,还顶着一对毫无感qi ng的突状眼睛。

但或是看久了的缘故,李清霖看这只铃蟾越发顺眼,越发可爱起来。

那渗人、密密麻麻的疣粒,都具有诡异的美。

【他化分身:铃蟾(蜕变中2%)】

朝嘴里塞了几口冰沙,暂时压下肚中饥饿。

李清霖打开竹笥。

米象被铃蟾龙卷风般吃进腹中。

随着食物的逐渐消化,铃蟾的进度条,顿时变为3%

这只铃蟾也隐隐强壮了几分。

“可惜了,随着铃蟾的成长蜕变,普通的米象、蝇蛆、蛾类,提供的养分越发不足,除非是蟋蟀这些体型更大的昆虫……

小半盒米象,才堪堪提供了1%的进度,我还朝里面垫刀了不少。”

李清霖叹了口气。

一股淡淡的热流突兀的从李清霖的心蟾中出现,涌动到一处血囊之中。

“吸收!”

李清霖收束心神,勉强控制血囊闭合,将这股储存的精血逼出血囊,流向四肢百骸。

“抓紧锻炼!”

李清霖开始在院子小跑起来,当身体活络开来,便做着自重健身,甚至抱着井口石做箭步蹲。

百十来斤的井口石,只是让李清霖微微感到吃力。

半个时辰后,精血被身体完全吸收,李清霖这才缓缓停下。

此时已算是寒冬,院中更是寒风刺骨,但李清霖身穿薄薄的衣裳,却丝毫也不觉得冷。

反而四肢躯干热乎乎的,犹如泡着温泉,尤其从关节、骨缝中,不时传来淡淡的酥麻感。

这种逐渐变强的感觉,真令人着迷。

短短两天下来,李清霖已经逐渐搞清楚自己心蟾的妙用,甚至能粗浅的控制心囊闭合。

心蟾本身不用多说,运血能力及心肌强健度,远超常人。

而其上生长的血囊,更是让李清霖犹如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如今的血囊,共计三十六个,都可被自由闭合。

关闭时,存储精血,可做关键时的余力。

开合时,流转全身,不仅可滋养躯壳,还能缓解疲劳、提高耐力……

这两日,李清霖多次喂养铃蟾,一共反哺出四缕精血。

李清霖并未存储在血囊中,而是统统炼化吸收。

当务之急,是以激进勇猛之势快速成长起来,而非一味的叠甲。

其实,李清霖的肌肉力量并未提升太多,毕竟两日时间太短。

不过却修复了历年来的亏空、弥补稳定xi NG,更是将一些暗伤及关节的磨损消除。

换句话说,心蟾激活前的李清霖,一身力量只能发挥十之五六,而此时,却能发挥近九成。

神经及肌肉的募集能力,大大增高!

“自重锻炼的效率太低了,消化一缕精血都要花费半个时辰。”

“往丰县中有大大小小的道馆、武场,乃至王宅都有护院校场,也不知那些武者所修的功法、养气法,能否提高消化气血的效率。”

“我记得……王宅的外院校场,是可以花钱进去习武的,虽然传授的只是不入流的功法,但也要八两银子。”

八两银子?

大姜广铸通宝铜钱,统一度量衡,推及商贾贸易。

一枚为一钱,十钱为一贯,十贯才为一两!

李清霖一个月的例钱才十钱,八两银子需要李清霖不吃不喝攒六年多!

“功法啊功法……”

法不轻传,师不贱卖。

想学功法,对于穷人来说并不容易。

李清霖站立原地,沉思良久。

获得功法,彻底利用他的分身优势,是重中之重!

想到这,他目光一沉。

“明日就要探亲离府了,我李清霖,莫非又要啃老了?”

……

翌日。

王宅中院,一间特制的保温房堂屋内。

李清霖、驴脸等几个养虫佃佣安静的站在堂下。

几只‘大河罐’摆放于Y暗处,大河罐罐高尺半,直径二尺,内垫三合土的底。

外面则是用沙土裹着枯树皮沾湿后层层叠起。

这些大河罐,便是这批虫卵孵化、乃至幼虫成长的器皿。

马大师是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鬓角微霜,有些驼背。

李清霖听说,马大师早年间也曾在往丰县一家道馆习武,只可惜资质平平,并无太大建树。

这才转而钻研养虫之法,却反而成了材。

此时,

马大师挨个挨个仔细检查完罐子,又抽样挑选了几粒虫卵,最终在驴脸等人忐忑的目光中,缓缓点头,

“成色还行,成活率应当不低,算你们这几个月上心了。我会如实给王管事反馈。”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长吁一口气。

马大师这人有些刻板,虽然不曾故意为难养虫的佃拥,但却是有错必究,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除了还躺在床上的小刘,之前还有几个佃拥都在他这里吃了挂落!

驴脸等人对他,是又畏又怕!

“秋虫养完了,还有冬虫!听说你们要回家探亲,刚好,等你们回来了,冬虫也该运到城了。”

“出去吧。”

马大师一挥手,示意众人离开。

“回家了!”

“回家了!”

“走走走,先领例钱,再回院子拿东西走!”

驴脸等人一出堂屋,顿时精神起来,眉飞色舞。

李清霖也是松了口气。

然而不待几人去账房,便见一个模样普通,身材小巧玲珑的丫鬟,似乎是踩着点的赶来,叫住了众人。

“诺,你们几个!”

李清霖的目光,停留在丫鬟手中托着的一个钱袋上。

心中突然泛起不好的念头。

丫鬟点点头,数了下人数,这才微微仰着头,有些居高临下道,

“王管事体谅你们,免得你们跑账房一趟,特地让我把例钱转交给你们。”

“拿好吧!”

说罢,也不待众人反应,片刻也不想耽误的转身离去。

“他个龟孙,怎么就二十四钱?还打了个八折?!还有六钱呢?!”

驴脸一数钱袋中的铜钱,先是愣了下,继而涨红了脸,一只手死死抓着钱袋,另一只手攥紧了拳。

其余人也是或怒或惊。

但,没人敢出头,去朝王管家讨个说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们是卖身为奴的养虫佃佣,而王管事是被赐下王姓的三代老奴!

亲疏有别,尊卑贵贱!

他们敢闹事,先不论道理对错,打三十大板再说!

李清霖压下心中的怒火,脸色Y沉。

“这老王八不让我们去账房,就是想中饱私囊,从中克扣,走个Y阳账簿!”

“我们若是不识相,怕是连中院都走不出去。”

目光流转,便见中院目之所及处,都是壮硕的家丁、护院。

“哼,走!”

众人顿时再无归家的喜悦,各自回到院子,三两下打包好行囊,朝王宅的后门走去。

几名护院把守在后门。

见李清霖等人前来,护院向前一步,开始核实众人出府的手令,挨个检查行囊中的事物。

抖动衣裳,*开每一个侧包。

将糕点掰开,细细检查中间的夹心。

打开书信,大致浏览文字内容……

片刻后,一名护院点头,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

“可以了,去旁边的暗室净身检查吧。别害怕,只要你们不带不该带的东西,很快的。

甚至,你们还会喜欢上的……”

李清霖几人面面相觑。

走进暗室,李清霖便见里面有位瘦高个,立于盥盘前,正满脸平静的洗手。

“真让人片刻也停闲不得。”

瘦高个有些无奈,目光看过李清霖几人。

他伸出格外纤长的手指,好整以暇的从怀中,取出一张薄如蝉翼,整体皙白的手套。

缓缓戴上……

冰冷的声音传来:“谁先来?”

李清霖眼角抽了抽。

片刻后,暗室中传出有些奇怪的声音。

……

一盏茶的时间后。

李清霖神色有些复杂的走出暗室。

等了片刻,便见脸色潮红,怎么隐隐有些依依不舍的驴脸,捂着屁股走出暗室。

李清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但最后还是闭口不言。

净身检查结束,众人都诡异的陷入了沉默。

拿起行囊,迈过门槛。

宅外,是宽阔的林荫,古朴的街道,穿越着岁月的尘埃。

微风带来花香,隐隐有小贩的叫卖声、匠人的敲打声从几条街外传来。

此刻,颤颤巍巍养秋虫,提心吊胆担心净身检查之事,逐渐远去。

李清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但,

“站住!”

下一刻,如虎啸林,暴喝声原地炸响。

众人纷纷愣在原地。

李清霖身后,一行人快速前来。

藏青长袍,精细而干练,绣有不同的独特花纹,每一道线条都如流水般流畅。

衣摆飘飘,在空中传来飒飒之声。

这几人行动间,如蜻蜓点于水面,脚步声极为轻微。

右手,则轻按于腰间刀鞘之上。

一股肃杀冷凛之气,扑面而来!

“吾等乃衙门典吏司,追查夺心歹人至此,尔等在未查明身份之外,不得离开!”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