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拨开茂密的枝丫,文铁心横刀在前,小心探入树洞。

远远地,十丈之外,常遇仁拉弓搭箭,目光紧紧凝视着树洞内。

邓冬、江学才两人,一左一右,猫着身躲在洞口。

树洞内,一股浓郁的野兽气息扑面而来,遍地都是吃干净的枯骨。

qi ng势,一触即发。

“嗯?不在?那只蛤蟆妖呢?”

然而令文铁心惊诧的是,qi ng报中所说的碧玉元蟾并不在树洞中。

他们又在附近仔细搜寻一遍,的确发现了碧玉元蟾活动的痕迹,但它并不在此地,似乎离开了。

“莫非觅食去了?”

文铁心心中一沉。

“诸位,在这边。”

李清霖的声音传来,几人赶来一看。

便见兰玉指着一处被隐隐压低,有硕大脚印痕迹的草丛。

“我对比了树洞附近的所有痕迹,这里的最新,碧玉元蟾应当朝这边去了。”

文铁心几人面露欣喜之色,跟了上去。

李清霖反而落在了后面,无精打采的不时走神,看得文铁心、邓冬几人眉头紧皱。

“打起精神!你这小子别露出了动静,被妖兽发现了!”

江学才Y恻恻的声音传来,李清霖这才如梦初醒,冷冷瞥了江学才一眼,并未多说。

……

砰!

砰!

砰!

山摇地动的声音传来。

前方古树草木纷纷倾倒化作碎片,随风四溅,沙尘滚滚。

前面,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厮杀,伴随着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文铁心满脸凝重,邓冬、江学才几人小心紧跟其后。

迎面便看见山林之中……

一只长达六丈的银纹蟒在吃碧玉元蟾。

银纹蟒的躯干缠绕在碧玉元蟾身上,张开狰狞的獠牙,使劲的要将碧玉元蟾吞入腹中。

“不好!”

“这银纹蟒本就是积年的老妖了,吞食了这碧玉元蟾还得了?!”

文铁心几人见状,顿时面色大变。

跨步,

抽刀。

文铁心手中刀光闪烁伴随着沸腾的气血,一刀斩向银纹蟒。

邓冬抽剑而起,浑身力道气血融于剑尖,鼓荡起周遭的风声。

一支箭矢带着咻咻尖锐声,只在空中留下一丝白线,射向了银纹蟒。

江学才落后几步,目光流转,隐隐看到不远处,尸骨累累的蛇巢中间,有一株生有九枝,亭亭玉立,宛若鹿角的异草。

九枝乌精草?

虽然qi ng报地图中早有记载,但见此乌精草,江学才还是心中狂喜。

他的脸上却未露出丝毫破绽,手中掌风内收几分,明显留手了。

而在前方,

即便刀剑气血即将加身,银纹蟒那狭长的眼眸中,还是有些迷茫……

前脚刚从泥驼江回来,在山君反复的解释重复下,它隐隐明白了。

这几天,不能吃蛤蟆。

要过几天,才能吃。

谁成想,它刚回巢,碧玉元蟾自个就出现了,还主动跳进自己嘴里。

它怎么经受得住这种考验?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缠绕捆绑住碧玉元蟾。

不过碧玉元蟾一身骨质鳞甲比石头还硬,肚子里还装满了水,滑溜溜的不着力。

缠不好缠,吃不好下口的!

撕拉!

此刻,一众武师联手,银纹蟒察觉到一股生死危机。

它勃然大怒,气息暴涨,甚至浑身蛇皮都开始撕裂崩开。

它那庞大的躯体猛地甩出,好似一根鞭子,顿时将几人拍飞。

但转瞬之间,银纹蟒却察觉到一股刺痛传来。

便见不知何时,文铁心手中点苍刀从崩开的鳞片缝隙,齐根插入蛇尾之中。

一股怒火从银纹蟒心中燃烧。

它浑身妖气化作黑云,带着剧烈的腥臭味,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将文铁心体表的气血侵蚀干净,更是朝皮膜、血肉而去!

文铁心目露坚毅之色,从怀里取出了半截焦黑的桃木剑。

桃木剑表面,还有复杂飘逸的符篆道文,虽然似乎被雷击烧焦了,但依旧有淡淡的清气萦绕。

此物,便是王昌临行前,暗中交予文铁心的杀器,仙家符剑!

本来,此符剑是给那只碧玉元蟾准备的。

但此刻,事出紧急,自然就先轮到了银纹蟒。

此符剑一出,莫说银纹蟒,便是一直装死的碧玉元蟾都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机。

轰隆隆!

下一刻,银纹蟒的躯体陡然暴涨数倍,巨大的Y影几乎笼罩了半个山林,猛地将文铁心甩了出去。

两侧景物快速朝前方退去,文铁心脸色潮红,手中点苍刀插入地面借之消力。

眼睛的余光出现了江学才的身影,她立刻大喊道,

“取我符剑,速去……”

话语戛然而止,一阵凶狠的掌风印在了文铁心的后背,气血震荡下,隐隐传来血肉的震碎声。

文铁心闷哼一声,接连吐出几口鲜血,向前踉跄数步,惊怒交加的看见江学才抽身退去,还一把连根扯断了蛇巢中央的九枝乌精草,朝远方遁去。

“江学才!!”

文铁心面如冰霜,牙齿都快咬碎了。

然而不待她反应,烟尘滚滚中,银纹蟒的身影将她笼罩其中。

乒乓……

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

邓冬提剑而来,一把拽过文铁心,但虎口却蛮力震得撕裂,两人滚到一边。

“叛徒,该死!!”

数十丈之外,常遇仁目露冰冷之色,箭矢方向移动,如鹰的目光始终聚集在江学才的后背。

砰!

砰!

接连几声爆炸声在江学才脚步响起,几乎将他掀飞。

但江学才看着近在咫尺的茂林,却目露狂喜。

一入茂林,凭他的身法,何人能追上?

有文铁心几人给自己拖延时机,待自己吞食炼化了异草,实力大进突破至炼髓,区区一小妖,随手斩之!

到时候,定然会为文铁心等人报仇,告慰在天之灵!

独享王宅的滔天富贵!

他猛地钻入茂林中,常遇仁彻底失去了他的身影。

“这直娘贼!”

常遇仁啐了一口,压下心中怒火,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银纹蟒这边。

而在茂林中,

嚓,嚓,嚓……

脚步声响起。

一个少年,持刀挺立,背负长弓,目光平静的挡在江学才的必经之路。

江学才愣了下,继而嘴角露出狞笑。

初生牛犊不怕虎,李清霖这愣头青,还敢挡自己的路?

昨夜文铁心那一刀还历历在目,千般屈辱不忿,此刻都统统算到了李清霖身上!

想到这,

江学才十指成爪,大片大片如同墨色的气血涌出,迅速聚集在江学才的手中,然后,猛地向李清霖面目抓去!

但是,他又看到了一阵刀光。

冷血-燃树之下,心蟾中的汞血沸腾如煮,肌肉力量喷涌。

李清霖胸中燃烧着满腔怒火,在瞳孔中酿成滔天杀意。

五方天意刀,斩断了江学才前、左、右三方挪移的方位,轰然而出!

五方天意刀,第二刀,主断势,为避无可避之刀!

凌厉的刀光霎时间飞跃空间。

一股远远超过江学才想象的怪力,从斩首刀上传来。

他脸上的狞笑霎时定格,仓促的回手挡在胸前。

下一刻,

他眼中的李清霖逐渐远去,落叶杂草枯木在他眼前噼里啪啦的出现。

胸口处传来的剧痛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撕裂,血雾在空中爆开。

“这,这股力量,怎么可能!!”

江学才脑子都差点宕机了,惊骇的看着自己那双被完全破掉,只余肉色的化铁手,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逃!逃逃逃!!

江学才此刻,脑海里只有这一個念头。

他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一招。

那个干苦力,一直默默背着行囊,任劳任怨的小子,怎么变得如此……陌生而恐怖?

李清霖从地上捡起九枝乌精草,稍稍想了想,张嘴咬了口。

浓郁却狂躁驳杂的药力,化作精血,在李清霖体内横冲直撞。

李清霖深呼吸一口,压下澎湃的气血,取下背上长弓,拉弓如满月。

听到背后的动静,江学才下意识回头一看。

步射?

我身处茂林,到处都是障碍物,而且相距数十丈,便是神箭手也不敢说射中我!

江学才目露嘲弄之色,心生隐隐松了口气。

若是李清霖继续施展刀法,他还真没信心能逃出生天。

哪知道这李清霖居然丢刀不用,转而射箭?

终究是年少轻狂,不知所谓!

而在江学才身后,还有淡淡寒意的树林中,

神通-无目见。

江学才的身形,在李清霖脑海中勾勒出一股燃烧的气血,清晰可见。

转瞬之间,

箭弦松开,笼鱼鳞片划破长空。

带着奇美胭脂红的矢锋,旋转着,形成一道轰然炸响的气流。

所过之处,树身、岩石、藤蔓纷纷被贯穿。

笼鱼鳞片在此刻赋予了箭矢非凡的洞穿xi NG!

“嗯?什么声音?”

常遇仁立于树梢上,清楚的听到了一阵异响。

茂林中,有道身影在快速穿梭。

“是江学才?他怎么回来了?”

常遇仁有些疑惑。

但下一刻,常遇仁便看见从茂林深处,江学才身后,数十丈之外,一道如同飞虹的箭矢破空!

砰!

箭矢完整穿过江学才的喉咙,连带着他的身体,死死钉在树干之上。

江学才张了张嘴,血沫子哗啦啦流出,喉咙里似乎都漏风了,发出拉长的抽动声。

但不愧是透骨境武师,生命力顽强,还未马上死去,他双手死死攥着喉间箭矢,耳边听到了从身后而来的脚步声。

不甘,

绝望,

惊骇……

他双眼中的神色逐渐灰白暗淡下去。

李清霖大步走来,轻声道,

“我背了这么久的弓,你都不愿意相信我善射?”

不远处,树梢上。

看着相隔数十丈外,却被李清霖一箭射杀的江学才,常遇仁如坠冰窟,一股寒意袭上背脊。

“这等箭法?神乎其神,怎,怎么可能……”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