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据商展所说,刚才劫域中的诡异大海,在地图中标注为‘红波海’,范围极大,无人能从其中生还。

许是那片红波海,给众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接下来一路,众人都是寡言少语,默默登山。

有人脚下不稳,差点栽进劫域之中,全靠同行的队友一把拽住洛带,将其硬生生拖了回来。

半日后,

商展反复对比手中地图,突然伸出手:“就在此处,安营扎寨!”

“甲乙丙丁四支队伍,负责铲平地面,打地桩,其余的队伍以我为圆心,朝方圆两里放牧,砍伐人宽的树木。若遇危险,高声示警即可!

注意,不能超过方圆两里!”

行至茂林,众人停下。

驴脸左右看了看,趁无人注意自己,解下行囊,靠着一颗树桩背部放下,然后轻轻解开包裹的绳子。

他低头,便见袋子里那只碧玉元蟾抬起狰狞的头来,或许是错觉,驴脸隐隐觉得碧玉元蟾在给自己点头示意,在表达着感激?

咻!

碧玉元蟾无声无息的从原地掠出,扎入一边草丛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消失在驴脸的视野里。

“驴脸,走,天黑之前,必须砍伐三十根木头回来!”

单波的声音远远传来,驴脸应了一声,连忙拿手随身的柴刀和绳索,匆匆跟上队伍。

碧玉元蟾其实并未远去。

本来按照碧玉元蟾的打算,归入荒野茂林之后,便寻一处安全的地方,服用笼鱼,默默过冬。

没成想,这荒野如此危险,几乎是步步危机,一不注意就踏入所谓的劫域之中。

所以……碧玉元蟾盯上了商展手中的地图。

只是商展乃透骨境武师,气血融于骨,身体素质及感官已经远超常人,碧玉元蟾强行出手抢夺地图,实在是过于冒险。

不过……

草丛中,碧玉元蟾默默注视着远处商展的身影。

它本碧玉的肤色逐渐变换,最终化作许多如树皮质地的斑点,灰扑扑的,若是不仔细分辨,根本无法分清。

何需抢夺?

荒野,本就是野兽和妖物的归宿。

自然,就是它们最好的保护色。

碧玉元蟾悄然爬上繁密的树梢,在宽大的树干上,盘踞下来。

冰冷的眼眸,默默凝视着商展。

没有杀意,更无半点会令人注意到的目光变幻。

犹如死物。

……

大半天后,天色黯淡。

早已被推成平地的树林中,建起几座略微简陋的树屋。

几簇篝火在树林中心燃烧着。

白日行军赶路、劈柴修屋,许多人都已经乏了,草草吃了些干粮,便在篝火温暖的火苗中睡去。

外侧,有人在守夜、巡逻。

更远处,夜行的动物开始出没,偶尔一对绿油油如鬼火的眼眸在空中沉浮飘过。

但感应到这边磅礴的气血,最终退去。

商展披着一件鹿皮大衣,弓箭与短刀从不离身。

此刻坐在树屋窗前,借着篝火的亮光,一边对照着地图,一边制作着明日的计划。

官府的两名督吏则睡在另外的屋里。

商展却没有注意到,在窗外,数丈之外的树木上,一只碧玉元蟾在做着梁上君子。

“王宅这次,似乎是借着拓荒役,在秘密进行着什么计划。”

“官府,也知晓内qi ng,但却以王宅为主力。”

碧玉元蟾默默想着。

“如今这批人,更像是前哨,所修木屋居然还打地桩,明显是为了久居!”

碧玉元蟾蓦然想到了‘劫域’。

这段时间的勤学苦想,再加之随身在驴脸身边偷听。

碧玉元蟾大抵搞清楚了这‘劫域’是什么东西。

劫域最早何时出现,已经不可考证了。

早在大姜之前的数个朝代,大劼、大商、大铁,就已经出现。

正如白日里商展所说,立于荒野中,朝劫域看到的一切事物、存在,都是海市蜃楼。

是被称之为‘地母’的存在,行走的残影。

只是这个残影,跨越了空间与时间的距离。

千万年前,本该随着时间湮灭的旧物,会被拓印下来,崭新的伫立于劫域中。

千万里外,甲车泥龙都要行驶多日才能抵达的疆域,借助劫域,一步即可抵达。

只是,进劫域易,出劫域难。

若是前者,劫域之中时间被拨乱了,乃历史的旧物。

运气好的,只是体验一番烂柯人黄粱梦,遇到的人、看到的物,都是历史的幻影,无法触碰也无法言语,梦醒了,就重回人间了。

运气不好的,一脚踏入时间长河,溯流而上,自身也会归于那片被拓印下的历史,除非满足特定的要求,又或有实力高深者,借助洛带,对抗来自劫域的反噬,才能将其带回现实。

若是后者,劫域之中空间被拨乱了。

只是借着劫域,闯入千万里外的异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只要横穿劫域,挺过足以让仙人喋血的种种危机,且尽量不踏入第二块劫域再生变故,走入被大姜纳入王土的荒野、官道、县城之中,便可重返现实。

没错,劫域并非只有一块,而是如同拼图一般,点缀在浩瀚的无垠大地中。

商展的那张地图,只有较为详细的往丰县方圆数百里的地势特征和官道、荒野、劫域分布图。

再远,则是十分粗糙模糊的轮廓线条,依稀点亮了洛水县、金陵县等数个相邻县城。

在碧玉元蟾眼中,往丰县、洛水县等县城,附近有大片大片被涂画为深黑色的劫域。

盘曲蜿蜒的官道,宛若刺破黑暗的微光,勉强照亮附近的荒野,拉通贯穿了大姜各个道县。

而整個大姜,放在这天地之间,劫域之外,却如熹微的羸弱火光。

似乎下一秒,便会被劫疆彻底吞食。

“世道艰难,或许,根子上就在这天灾!”

或许对于这方世界的人来说,劫域本就是自然中的一环,生来如此,死后也如此。

亦如太阳升起便是天亮,落日便是夜晚。

不值一哂。

但对于李清霖来说,却能清楚感知到这方世界的违和感。

“世界本该如此么?不,劫域定然是后天形成,或许……修仙者知道其中的内幕。”

李清霖暗暗想到。

而与劫域对应的,则是拓荒!

似乎每个朝代,若是拒绝拓荒,便会引来灭顶之灾!

拓荒,即是在荒野中寻觅资源,借助甲车泥龙,运回物资、矿物等。

同样,也是记录劫域的活动qi ng况,是否消散,是否蔓延,是否……多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甚至,需要用人命去填,去探索未知的劫域!

前朝还有牧民于野,在荒野中聚集为乡镇的习惯。

但不知为何,到了大姜,便彻底取消了乡镇制度,全力修建县城,拥民于城。

当然,传言中,若是有现实的锚点,便可让踏入劫域的人分辨方向与岁月,可大幅度提高返回现实的几率。

只是,锚点之说,一般都只在神鬼异闻的孤册上有所记载。

并无大量实例。

营地中,

篝火又续了一把火,烟尘飞起。

碧玉元蟾默默将地图的细节全部记入脑海(另一边,李清霖同时疯狂的眷写抄录在纸张),心中对这方世界的内幕升起了无边的好奇。

“锚点?那我的本体与分身之间,是否互为锚点?”

对于武师,甚至修仙者而言,贸然踏足劫域极度危险,有失去方向和岁月感的可能。

但似乎对李清霖而言,他的本体似乎就是汪洋中的灯塔,隐隐之中为分身指明了方向。

他大可以本体安居在县城之中,让分身打生打死,出入劫域。

劫域是危险,同样也是机遇。

存在着大量远超荒野的物资、天材地宝、乃至未被人发现踏足的仙人传承。

“不急不急,苟着发育再说。先利其器,待势而动!”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