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亦如白日惊雷,巨大的轰鸣声在李清霖大脑中炸响。

以四肢为起点,一股股精血热浪朝左胸涌入,肌肉在喷张,筋骨在嘶吼、骨髓在潮涨……

“呱!”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敌寇,一声煌煌如钟的蟾鸣回荡,饱含怒火,霸道无qi ng。

便见一丝薄如蝉翼,几乎肉眼不可见的浅灰色气息,从李清霖的胸膛飘出。

Y邪,

血腥,

恶意……

浅灰色气息飘出,井壁上的青苔迅速焦化,就连岩石似乎都变黑了许多,受到了腐蚀

“这是缉拿令中夺心武者,所修功法残留的气息?”

李清霖心中隐隐所悟。

心蟾格外霸道,容不下任何不属于自己的杂质。

咚,咚咚,咚咚咚

先是微弱,继而渐响,最后则是如同鼓点……

李清霖猛地掀开胸前衣服,惊骇的发现,他本迟迟不曾愈合的左胸,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迅速痊愈着!

肌肉重组、肉芽萌动。

他的目光从狰狞的伤口,穿过肋骨,看到了自己的……心脏。

由无到有,由小及大。

粉嫩,却犹如钢丝银线缠绕的肌肉纤维。

强韧的心房泵动着高压的血液。

心房表面逐渐冒出密密麻麻,奇诡的空腔凸起。

精血,迅速从心房中迸射进这些空腔中。

空腔此刻似乎成了多余的‘血囊’

先是储存,继而转化提纯,最后才将红得发紫的血液,重新输送进血管之中。

一些复杂而古朴的花纹,浅浅的爬满整个心房,带着特别的韵味。

李清霖恍惚之间,只觉眼前并非心脏,而是一只蛰伏幽居的……蟾?!

不动则已,一动吞天食月!

心蟾光朣朣,xi NG静湍不起。

悠哉小天地,万化渺无蒂。

【自在熔炉:心蟾

(特xi NG1:血囊,可储存多余气血)】

“熔炼万千异兽,铸就己身,打破一切障碍天堑,成为……至仙么?”

李清霖明悟面板上,为何将熔炼铃蟾后所得的心脏称之为心蟾了。

“咕噜噜……”

突然,腹中传来剧烈的蠕动声。

胃中那空落落的饥饿感几乎逼人发狂。

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感,立刻席卷全身。

李清霖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乃至身体陡然瘦削了许多,几乎就剩一张皮!

“不行,我要饿死了!”

李清霖立刻取出怀中常备的干粮,送入嘴中。

牙齿如钢刀,本硬的可打狗的米饼,被干脆利落的剁碎。

三两口吃完米饼,饥饿感却不减分毫。

“饿,饿,饿!不够不够!!”

李清霖的双眼有些发红,他立刻冲进了屋内,一把掀开被榻,从角落抓出一个包裹。

包裹中,装着不少可久放的吃食,甚至还有只被吃掉小口便丢弃的糕点。

这是原身为了探亲归家,省吃俭用,给弟弟妹妹带的礼物。

李清霖稍稍犹豫了下,但终究饥饿战胜了理智,双手拿起吃食便朝嘴里塞!

一炷香后。

李清霖余悸犹存的走回水井旁,摸了摸大致恢复如初的手臂,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好险好险!

这激活熔炉,似乎需要大量的养分能量供养,若是不足,便会抽离自身的血肉。

若还是不足……

李清霖打了个冷战,牢牢记住此事。

转而看向了水井中的铃蟾。

不知是否是李清霖的错觉,被炼化后的铃蟾,眼睛中充满了清澈的愚昧,没有半点灵光

冰冷、机械,完全凭借原始本能。

似乎被在炼化过程中,被完全抹灭了本身的神智。

与此同时,李清霖冥冥之中生出感应,似乎只要他心中一跃,便可……操控铃蟾?

试试?

李清霖心中一动,视觉顿时拔高,抽离,继而替换成了……

一片昏蒙蒙,如同戴上重度老花镜的视野。

灰蒙蒙的,充斥着黑白灰三色。

眼前的景物,有明暗变化的线条沟壑出边缘。

‘嗡嗡嗡~’

一只蚊子飞过。

‘李清霖’的视野中,突然冒出许多反弹的线条波纹,让‘李清霖’能清楚的看到蚊子飞行的轨迹。

嗖!!

‘李清霖’吐出舌头,一口吃掉蚊子。

味道针不错……

前所未有的感觉笼上李清霖心头,他本能的抬头,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脖子。

转动眼珠,便见庞大的圆形天空外,站着一个如同神魔的身影。

但这尊身影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放空。

四肢下传来冰冷的触觉,温度、湿度、乃至井水的波纹,此刻犹如可被量化的数据。

李清霖可以清晰察觉到四周环境,‘动的’反馈。

“这就是铃蟾分身?双重视角?”

李清霖压下心中的激动,并未进一步操控分身,而是选择了回归本体。

毕竟此刻天色并未完全黑透,有暴露的风险。

而且还有只三花猫虎视眈眈,凶神恶煞莫得感qi ng,万一前来报复,李清霖现在这只铃蟾分身,只能当它的小点心。

还是继续待在水井中吧。

“附体分身的时候,似乎便会失去对本体的控制,对外界刺激变得迟钝,看来以后要谨慎使用。”

“也不知道日后,随着境界提升,能否同时控制本体和分身。”

“是否还可再炼化其他分身?可被炼化的分身数量,是否存在上限?同一异兽是否可反复炼化?”

李清霖默默思忖着。

“咦?”

回归本体后,李清霖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了下。

继而一股孱弱的暖流从心蟾的血囊空腔中吐出,顺着血管,蜿蜒着流向四肢百骸。

“这是被铃蟾近些日子吞服的蟋蟀尸体、蚊子、米象等各种昆虫,反馈的精血?具备血囊的心蟾,似乎蜕变中成了某种超凡器官?”

李清霖心生惊喜。

在这股精血的作用下,劳累一天,李清霖本有些疲惫的身体,渐渐多了几分力气,体力都有所恢复。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在院子中做着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这些基础的运动。

果不其然,这缕反馈的精血,在锻炼中被李清霖快速吸收。

半个时辰后,李清霖惊诧的握拳,隐隐觉得自己的力气,似乎增长了一些。

“原来我努力锻炼靠自己,效果这么大吗?”

李清霖原先的身体虽然算不上虚弱,毕竟天天干着体力活,勉强有点力气,但绝对算不上强健,甚至还有些暗伤亏空。

但如今,他的皮肤变得紧绷,肌肉也多了些轮廓。

若是再多来些精血,甚至将血囊完全装满的话……

未来可期啊!

“这面板究竟是何来历,这等化腐朽为神奇的伟力,莫非是传说中的道果?大道碎片?”

“它是基于何种原理和规则?”

李清霖下意识的用逻辑思维推断。

‘啪嗒!’

李清霖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都穿越了还讲原理?

就问能不能用吧!

……

两日后,赏荷榭。

李清霖、驴脸等养虫佃佣,从水榭中的一片活泉眼中,打起两桶泉水,朝外院走去。

这甩子产卵的秋虫,对吃食、饮水都格外讲究,王宅也就这口活泉眼才满足秋虫的要求。

可赏荷榭到外院的脚程,可不近。

再加之外务管事王管事的刁钻要求,为保证活水的质量,得一刻不停的担回院子,冻成冰沙!

这些养虫佃佣,往往要使出吃奶的劲,青筋爆起,才能勉强担回去。

此刻,

驴脸扶着腰,有些费劲的担起水桶,双腿软绵绵的打着抖。

“怎么变重了这么多?”

驴脸暗暗发苦。

他下意识的侧过头,便见身旁几個佃佣也只比他好一点,都憋着一口气,脸色涨得乌青,慢慢的挪着步子。

“还好不是我一个人。”

正想着,驴脸的目光掠过李清霖,却突然定住了。

便见李清霖的步伐矫健、一步一步走得分外沉稳。

肩上合计六十斤的水桶,似乎是不存在一般。

没有半点摇晃,稳当当如同生根了。

驴脸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睁了睁眼,有些发愣。

“霖哥儿,你不累?”

李清霖用左手挑起担子,再用右手将扁担下压皱的衣服扯正,这才回头笑道,

“累啊,肯定累啊。”

驴脸顿时沉默了。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