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从粪桶下的隔层取出用油纸包裹的书册,操劳杂事,直到天色昏沉。

李清霖终于回到院子。

他神qi ng平静的坐在屋里靠窗的桌子前,脸上哪里还有半点赔笑与谦卑。

只有一股如沐春风的静默沉稳,恰如徐徐燃烧的灯火。

*开那本薄册,入目五个字——

扪虱谈异录

扪虱?

见到这两字,李清霖心中一动。

自动脑补那著册之人,一边用手扪按着虱子,旁若无人,一边侃侃而谈各种奇闻异录的形象。

李清霖犹如色中饿鬼,立刻就扑入书中。

接连续了三次灯油,李清霖终于缓缓收回目光,长舒一口气,隐约察觉脑瓜子一抽一抽的疼。

他取出酸枝木,轻嗅醒神,一边沉思着。

这二两银子花的不亏。

这本扪虱谈异录中介绍了许多地方民俗,对种种聊斋志怪、神鬼之说,大谈特谈。

包括诸如封僵、避煞之法、巫蛊土司、妖兽奇物……

其中,便包括假龙鱼和鱼腹中那苍黄光芒的描述。

假龙鱼的说法倒也不算错。

水府中那三尾几乎被烤熟的鱼,真名叫做笼鱼,乃是龙鱼血脉退化而来,最初是被一批豢兽的修仙者驯化,关入竹笼之中,遂而得名。

最关键是,不可直接食用!

笼鱼之肉,含有浅薄的庚金之意,沾着水、落入口,掉入肠中,足以将凡人千刀万剐而死!

便是养神的武师,都不敢轻易尝试。

必须用五行相克相生的原理,将之用一块异木或伴着百年树龄的古木埋于地底,每三日*身一次,每七日才可割下手指大小的肉食用。

当然,笼鱼肉的妙用同样巨大,还本固原、滋Y补阳、重塑潜力乃至破境,可谓用途宽广。

而它的鱼鳞极为坚硬,若是凑齐数十只笼鱼,剥下鱼鳞,可做一把‘秋鱼刀’,斩骨无痕,神鬼睥睨,不逊色百锻武器。

而那对鱼眼,可无光自明散发淡淡暖意,佩戴在身上,驱寒辟邪不在话下。

鱼肚可做软甲、心肝脾肺可入药,可谓是件件是宝。

“还好自己没有贸然食用笼鱼,碧玉元蟾虽然在蜕变之后几乎成妖,消化能力大涨,但也没必要犯这巨大的风险。”

李清霖暗暗庆幸不已。

但,笼鱼也就罢了,关键是……

“修仙者,当聚胸中一口气,汇成顶上三花。而修者陨时,三花亦会藏入胸中,绯红之精、苍黄之神、灼白之炁!”

“此三朵花,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需以‘身服’,融入异兽体内,借之食用。“

所以说,这修仙者的精气神三花,也没法直接食用。

要吃生鱼片才行么……

李清霖想到了那只半死不活的笼鱼。

“缘来种种,皆在书中。我李某,日后就是喜读书,喜吃鱼的体面人了。”

呼!

油灯熄灭,屋里骤然陷入漆黑。

只有寥寥青烟升腾,归于窗外。

……

哒哒哒……

马蹄踩在清脆的石板梯上。

数十人的队伍蜿蜒在街道上,离开了王宅,又在路上不时有其他队伍汇入。

然后逐渐壮大浩瀚,如同行军的队伍,朝城门而去。

驴脸倒坐在马车上,看着越来越远的王宅,王宅门外,红翠翠、小刘、李清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看不见。

今天,是驴脸成年后,服拓荒役的日子。

此去一行,就如当日阮启的场景。

只是如今的驴脸,俩月时间已经找到站桩功入静的感觉,浑身力量要超过常人许多,若是手持利器,也多了些防身之本,要比阮启好上许多了。

只是前路依旧茫茫,生死未卜。

驴脸稍稍有些失神,继而立刻反应过来。

他摇了摇空荡荡的水袋,对架马的老头喊了声:“老师傅,我去甜水井装点水,图个吉利。”

老头头也没回,只是取下嘴中烟枪,将烟嘴在马车上磕碰了下,当做同意。

王府不远有条街唤作拱辰街,街头一角有口甜水井。

拱辰街的居民世世代代以此井水为生,并视之有灵,喝甜水井的人会受到冥冥之中的保佑。

所以不少服拓荒役的人,临行前都会装一壶水,讨个好彩头。

在架马老头眼中,驴脸也是如此。

*身下车,驴脸快步而行。

片刻后,他这才喘着粗气,脸色还隐隐有些惊恐的追上马车。

脑海里,却还满是刚才趁着打水,暗中打捞装入行囊里的那只……肥蟾蜍的身影!

太大了!

驴脸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肥、这么壮实的蛤蟆!

身上的皮肤坚硬而粗粝,如同甲胄,充满了粗犷而狰狞的气息。

而且足足有近脸盆大小,三四十斤重!

若非是霖儿暗中叮嘱,让自己带上,打死驴脸都不敢靠近那只肥蟾蜍,甚至还背在身上!

“这只蟾蜍,是霖哥儿养的?”

“养虫还不够,还养这巨物?!”

“但这蟾蜍怎么如此懂事,主动朝自己怀里钻,从始至终一声也不叫,老老实实的,似乎知道自己要出城了?”

心中的疑惑*滚汹涌着,但出于对李清霖的绝对信任,驴脸并未多言,立刻压下脸上的惊恐。

“咦?驴脸,你背了啥东西,沉甸甸的?”

有人奇怪的问道。

驴脸神色不变,哈哈一笑:“怕再也喝不到甜水井的水,多打了点。”

这人在驴脸背上包裹拍了拍,手感摇晃晃软绵绵的,还有液体哗啦啦的声音。

不由失笑一声:“你这小子,真是有力没地方使,好生坐着,别给颠簸出去了。”

“好咧!”

驴脸老老实实坐在马车上。

而在黑色纱布的行囊中,碧玉元蟾无声无息间散去聚集在肚皮下的水流,听着外界风声、脚步声、车轮滚滚声。

眼睑眨动,瞳孔放大,从纱布缝隙中看向街两边的事物。

队伍一路向远方驶去,出了内城,踏过外城的石拱桥,却又在十字路口拐了一个弯,驶向了……喜门。

往丰县整体呈回字形,有东南西北四门可出城,而西门为图吉利,一般称之为喜门。

远远地,巍峨城门在望。

碧玉元蟾却愕然的看见,那数道供人进出的城门甬道下。

居然静默的停靠着,一条条巨大的钢铁巨龙,独特的金属光芒在阳光下反射,形成一道道流光溢彩的光芒,无比的威严与壮观。

此刻,有许多人上上下下,被钢铁巨龙‘吞入’。

也有不少人面带悲戚,从钢铁巨龙的口中,接下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甲车泥龙

碧玉元蟾心中默念这些钢铁巨龙的名字。

哪怕已经从书册上,大致了解到这甲车泥龙的qi ng况,但此刻看到它的真貌,依旧让碧玉元蟾有些恍惚,有些前世今生混淆的错觉。

“……时至大劼,广修官道,勾连疆域,休养生息,两年方行拓荒之责,让权与民,中庸治下。延续国祚五千载。”

“大姜时,于官道之上,再造甲车泥龙,吞载万物,日行千里,每月即可征召拓荒。

大姜君主赞之为夺天地之秘,可使大姜驾御千龙而登天!开万世之基业!”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