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掌柜的,那本《登大雷岸与道兄书》可有闲册?”

内城,富文堂。

两层楼结构的书店中,横立的书架上,有堆积如山的线装书。

斑驳的木质窗棂上,稀疏阳光洒落进来,让空中的点点灰尘盘旋着落到书籍扉页上。

而此时,富文堂大门口,一位面似芙蓉,娥眉如柳,雪白肌肤略带些病态的女子,正用那双双勾人心弦的眼眸,有些无奈的看着书店掌柜。

掌柜赔笑着拱了拱手,道,

“小姐莫急。这本游记前些天借出去了,我看记录,今日就该归还了,若小姐没事,不妨再等等。”

女子点头,轻摇莲步,走到一旁,随手*阅起柜台上,之前归返还未整理的书堆。

说来也怪,《登大雷岸与道兄书》本是本名不见经传的游记。

是一位锁精圆满的武师,为求突破的机缘,冒险进入荒野,跋山涉水,窥地门之绝景,望天际之孤云,最终突破养神境界后将自己所见所闻汇集成册,赠送给一名修道朋友。

往日里一直压在书架底部吃灰,一年半载都借不出去几次。

但她来了几次,都没借到书。

而且还有不少类似的游记,前前后后都借出去了。

听富文堂掌柜的意思,似乎都是被一人借走的。

一时间,她不由对这位素未谋面却屡次‘捷足先借’之人,有些好奇。

片刻后,她的随行侍女小心拉了拉她的衣袖。

她诧异抬头,便见一位披着宽松大衣的男子走来,正在还书。

书名,正是《登大雷岸与道兄书》。

为避免惹人反感,她并未立即向前借书,而是等那位男子还书后登上二楼去找书,这才款款走到柜台前。

借过书籍,她大致*阅,便察觉厚重的书册上,有许多镇纸压着纸张,避免纸皱起来的痕迹。

似乎述说着借书者,是个书痴。

“掌柜的,刚才那位公子也住附近?”女子开口问道,声音清脆婉转。

掌柜的愣了下,这才嗤笑一声,

“那人哪里敢被小姐称一声公子!

每天都是同一个时间来,每次来都披同一件麻布大衣,身上还有淡淡的秽物味,我看,估计是哪家挑粪……倒夜香的。”

倒夜香的?

女子闻言,心中好奇心更胜几分。

一介担桶挑粪郎,筋骨劳累,操劳杂事,却整日往书斋里跑?

看来是主家的任务量不饱和呀……

女子粲然一笑,但没再多想,也没前往搭讪的念头。

萍水相逢,会心一笑,便足以。

她转身离开富文堂,登上街上一架普通无奇的马车。

丫鬟留下借书钱,匆匆赶上。

……

李清霖拿着几本线装书,快步走下楼梯。

“掌柜的,可有养神武师所做的游记、杂书、诫文?”

掌柜接过书,核对着借资,顺口回道,

“有啊。”

李清霖闻言,大喜过望,立刻问道:“书在哪里?”

掌柜抬起头,笑呵呵道,

“客人你若是想要,我可从隔壁洛水县给你调一批,咱们富文堂是连锁书店,莫说养神武师所著书籍,便是仙人所写之文书,富文堂都有收录。”

“当然,价格不便宜,养神武师的书,加上运输费用,一本在五两到数十两不等,且只可观看三日。”

听到价格,李清霖嘴角抽搐,心中无奈,立即被劝退。

王管事这厮坏事做尽,但临终前,还是做了一件好事。

把李清霖调去倒夜香,却给了李清霖趁机离府的机会。

虽然都有时间长短的限制,但按照李清霖现在的脚力,快去快回,也足以到这家富文堂借书后再回府。

任何时代,前人用知识呕心沥血所著书籍,对后人来说,都是精神的大补粮。

李清霖便是想从书中找到有关假龙鱼、苍黄光芒、乃至那座地下水府的更多信息。

这也是没有师门教导的弊端了,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连蒙带猜如无头苍蝇一般,若是有师尊指导,随口一提便足以让李清霖破开迷惘。

“可还有便宜点的,额,用不着养神武师所著,那种离奇古怪,骇人听闻的见闻录也可以!”李清霖转而问道。

掌柜闻言,思索片刻,这才忽然记起了什么,弯腰从柜台下面厚厚一堆书里,抽出一本薄薄的册子。

“喏,你看看这本,是之前有个服拓荒役的人,在荒野中瓦砾堆里找到的,记载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神神叨叨的内容。”

李清霖眼睛顿时一亮,下意识的就要拿过册子。

“诚惠,二两银子。”

李清霖猛地瞪大了眼睛,失声道:“这么贵?!”

“贵?”

掌柜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李清霖宽松大衣也无法完全掩盖的发达胸肌、厚实的肩膀、腋下都快要生出翅膀的背部。

这才幽幽说道:“刚好城里贵人们捎来话,想看些得劲的书册。

你若是感兴趣,可以给诸如《弁雨钗》、《宜春香质》、《龙阳逸史》这些书插画,当人模……”

啪嗒!

两枚银子被李清霖狠狠拍在桌上。

他拿起薄册和其他几本书,转身大步如流星,快速跑远。

还当插画,当人模?

他李清霖从不读春秋,像什么午夜人屠,绿到尽头,琉璃狐什么的,更是一概不知!

怎么能干这等腌臜人清白的行径?!

……

“你这小子,每次倒夜香都是气喘吁吁的,可得操练下身体,这么虚可不行呐!”

“可不是,学学哥几个,胳膊上能跑马!你这小身板,啧啧……”

王宅,后门。

几名门侍看着肩担空桶,却额头生着薄薄汗水的李清霖,打趣大笑着。

“是是是,几位哥哥教训的是。我这不是一天忙个不停嘛!都没练武的时间。”

李清霖弯着個腰,将半个身子都佝进大衣里,满脸赔笑道。

几人闻着那刺鼻的秽物味,稍微检查,打开桶盖,便赶紧挥了挥手让李清霖进府。

李清霖走后,其中一名门侍双手环抱一柄短刀,靠在柱头,向身边一人说道,

“我说,老周啊,那天晚上就真这么吓人?搞得你弃刀不用,转而练剑,十多年的刀法说不要就不要了?”

“可惜了,之前你还是王管事身前的红人,出了这事,被派来守门了。”

被称之为老周的人闻言,神qi ng有些恍惚,瞳孔底部似乎又倒映出那天深夜,暗室中生出的璀璨如流星亘空的刀光。

那刀光如羚羊挂角,又凌厉霸道。

他苦涩一笑:“胆气被吓破了,哪里还敢用刀?”

“以后就练练剑,守守后门,挺好的……”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