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时近申时,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洒在寂寥无人的竹苑中。

飒飒翠竹挂着逐渐融化的冰晶,清冷而宁静。

而在竹苑下,

地下水府中。

那具修仙者尸体手中的圆珠,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倾倒着水流。

哗啦啦的,似乎在诉说数十年深藏的秘密。

碧玉元蟾默默的凝视着修仙者的脸,依稀还能辨清眉眼跟三奶奶有几分相似。

“王长生……原来,三奶奶的孩子早就死了,她在竹楼等他归来,却不知,他一直都在。”

李清霖想起了那个溪柴火软蛮毡暖,从不出竹楼的女人。

这如同迷宫般的地下暗河,这十多年来,或许有人发现过。

但暗河渠道较之常人来说,狭隘曲折,漆黑无比,更不知何处是尽头,就是武师都不愿探究。

也就只有体型稍小的细鳞鱼才能在其中活动。

当然,现在又多了碧玉元蟾这个异类。

如果没有变故,这座水府要么继续长眠地底,无人得知。

要么落入苍天授箓观手中。

“苍天授箓观……鹿杖客……”

自从那日跟韦良接触后,或许是为表诚意,在鹿杖客的示意下,韦良说出了许多关于自身来历的信息。

其中,便包括鹿杖客这一由屠夫发迹,得仙人授箓,一路成为锁精圆满的高手。

而就是鹿杖客,为强行突破养神关隘,‘夺心铸我神意’,在城中造下了无边杀孽,夺取数十处子心脏,被典吏司追杀,被迫打断晋升。

对于那位授箓仙人的信息,韦良并未多说。

甚至将祂搬出来,也只是为了表明己方也有超凡脱俗的大人物,可跟李清霖背后的妖圣抗衡。

鹿杖客知晓‘李清霖’也是曾被他夺心的童子,他表示十分抱歉。

然后就……没了。

或许在鹿杖客眼中,现在的李清霖,就是被那潜伏王宅的妖孽点化的精怪。

他能说一声抱歉,类似于擅动了他人盘中的鱼肉,出于礼貌xi NG的致歉。

跟李清霖本人无关。

李清霖的心中,有股烈焰熊熊燃烧着。

先是鹿杖客,后是王管事,乃至阿细、碌碡帮,当今这逼人到绝路的各种赋税徭役……

这个世界的残酷,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强者对弱者的剥削,更是写进法文律典之中!

要打破这个世道,只有拥有绝对的力量!

碧玉元蟾身前,缓缓飘出一把‘残剑’。

此物只余剑尖,生满锈迹,更有被腐蚀后的痕迹,坑坑洼洼的。

但通体却有如岩浆般的流动xi NG火焰,不断燃烧着。

即便落入暗河之中,火焰依旧不减半点,反而将水流蒸腾成雾,发出咕噜咕噜如同煮沸的声音。

此物乃韦良转交给碧玉元蟾的破阵之物,可逐渐消磨水府外的阵法禁制。

李清霖猜测,这东西多半也是仙家宝物,虽然只是残片。

残剑中,有一股压抑而狂暴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朝外冲撞,似乎只需要一个火星子,便能将其彻底引爆。

却被残剑外的锈迹死死包裹困住。

鹿杖客敢将这等破阵宝物,转借给碧玉元蟾,自然有着反制手段。

这些锈迹必须以秘法,每日重铸加固,否则残剑便会自毁。

鹿杖客就是想借碧玉元蟾之手,尽可能的削弱禁制阵法,让水府现世。

而碧玉元蟾未尝没有利用鹿杖客,获取水府内资源的念头。

而且……

碧玉元蟾目光幽幽,却并未盯着水府中那王长生的尸体。

而是凝视着护府池中的种种游鱼。

细鳞鱼、刀鱼、甚至还有跟志怪传说中龙鱼有些相似的鱼。

似貍,生有一角,但似乎血脉不纯,個头小了很多,只是比刀鱼稍稍大些。

数量也极少,整个护府池内,碧玉元蟾也只看到了三两尾,还经常不冒头,在水底深处游动。

碧玉元蟾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那仙人遗蜕,而是……

这些毫不起眼的池鱼!

一些细枝末节的信息差,便足以产生南辕北辙的结果。

残剑灼烧着水流,形成的雾气却又在岩石表面凝结成液体。

碧玉元蟾心念一动,操控水流将残剑推到水罩之外。

本就质地不均,已有颓意的水罩,顿时变得摇晃不定起来,忽明忽暗,似乎下一刻就会湮灭。

几只细鳞鱼和一只刀鱼,趁着间隙,游动了出来。

但迎来的却是一根粉嫩,却如鞭子一般的长舌。

刀鱼反应极快,如同一道闪电。

碧玉元蟾闪瞬之间,蓦的弹射而出,一巴掌便将还想躲开的刀鱼拍得七荤八素。

几口吞完细鳞鱼,碧玉元蟾张开嘴,又一点一滴将刀鱼吃进去。

刀鱼被快速消化,化作暖流席卷碧玉元蟾全身。

曾经还能给铃蟾带来生死危机的刀鱼,如今,只能沦为碧玉元蟾蜕变的资粮。

……

韦良脚步匆忙的回到屋,确定无人之后,取出铜镜。

他看着铜镜冰冷中闪着锡光的表面,目露踟蹰之色。

深呼吸一口,他才缓缓传出信息。

“上师,那妖怪,托李清霖带了些话,想索要些物资。”

内城,某个丧葬铺中。

鹿杖客正在打坐调息,前段时间被典吏司的人追杀,不慎吃了侯浣花一掌,直到现在伤势都只是好的七七八八。

察觉到铜镜的嗡嗡声。

鹿杖客拿起铜镜,一看,

“哦,索要物资?”

鹿杖客并未太在意,毕竟对方乃妖孽,具备法术,自己为表善意,输送点物资也不伤大雅。

只要对方识相,大家便好好合作,待王长生的水府出世,再各凭本事。

但若是不懂事……

鹿杖客目中露出一丝凶光,嘴角狞笑。

那妖孽的身份,对王宅来说,可比自己更加敏感。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待他利用完毕,便揭破妖孽的存在,到时候王宅哪有功夫来针对自己?

“什么物资?”

鹿杖客懒洋洋回道,随手端起桌边早已凉透的茶水。

“它说,它要储物袋、须弥芥子、乾坤袋这样的储物宝物。”

噗呲!

鹿杖客猛地喷出嘴中茶水,呛得他咳嗽了几声,这才气急败坏的回道,

“没有!要就来取我的命!”

铜镜那边,韦良似乎察觉到鹿杖客qi ng绪不佳,沉默了几息,这才继续回道,

“它还要十把类似残剑这样的仙家宝物。”

鹿杖客眼角开始抽搐,抓着铜镜的手隐隐颤抖。

还仙家宝物?

十把?

那把赤火残剑,都是苍天授箓观中,仅存的几把还残留仙家法力的宝贝了。

他可是以xi NG命担保,才暂借出来。

“没有!要就来观中自己拿!”

这次,铜镜那边沉默了更久,片刻后,才一字一句回道,

“它说,若这还不成,那就要一门修仙功法。”

鹿杖客也沉默了,如同泥塑,面无表qi ng。

还修仙功法?

他若是有修仙功法,还在这觊觎王长生的遗蜕,还去舔授箓仙师,还整日如丧家之犬,到处躲避?!

“没有!不过……”

鹿杖客突然面露冷意,继续回道,

“我倒是有一式从真正的仙家符典抄录下来的秘术,唤作种魔御魂之法,它若是有胆子修炼,便拿去!”

……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

李清霖看着眼前寥寥无几的物资。

一册记载有种种诡异修行姿势,唤做种魔御魂的古怪心法。

此外便是些什么燃血丹、五毒丸、游心蛊……

这些玩意,一看就不正经。

那心法,李清霖只看了半篇楔子前言,便不敢再看。

生怕中了什么‘知识便是诅咒’的Y毒术法。

回想起刚才,韦良面对自己还有无‘锁子甲’‘护心镜’‘极品刀剑’的要求,面露苦涩,说很难办。

李清霖顿时心底一狠。

水府中,碧玉元蟾看着护府池,池中细鳞鱼、刀鱼已被吃干净。

唯有那几只假龙鱼,灵智稍高,察觉到危险,打死不游出来。

碧玉元蟾猛地驭使水流,残剑顿时快如飞梭,只是在原地一闪,顿时发出凌厉的破水声,蒸腾浓郁的水雾。

残剑表面的锈迹,被尖锐如刀的水流迅速冲散变薄。

其内,那压抑而狂暴的力量越发不稳定。

直到一个临界点,碧玉元蟾奋起五丈内的全部水流,如同千万条银蛇,缠绕推挤着残剑,将它冲向了水罩!

既然难办?

那就别办了!

残剑与水罩刹那间碰撞。

然后……

轰隆隆!!!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