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收夜香的?倒是个新面孔,等一下,赵中郎有晨便的习惯,还在入恭。”

卯时一刻,天色漆黑如墨。

一个丫鬟提着纱灯,看着李清霖,似乎闻到了什么恶臭,下意识在鼻前挥了挥,将他推出院门外等候。

李清霖面无表qi ng,肩担着木桶,立于院外。

王府不愧是大户人家,便是茅房都修建得如宅院一般。

里面有装饰考究的绛纱大床,还有专门的婢女手捧香囊,蹲位前还挂着名家的山水画。

方便结束,女婢又会奉上厕筹,亲自擦拭。

李清霖甚至还听闻,内城中有的家族,还有豢养美人纸的习惯。

让李清霖无比感慨,有钱人真会玩。

收了这家还有那家。

离开赵中郎宅院,李清霖沿着青石板路,曲曲折折的前往下一家。

这个点路上人很少,偶尔路过的三两人影,一看着李清霖的打扮,就立刻躲得远远的,捂住嘴鼻。

李清霖倒是不以为意,甚至还在思索着五方天意刀中的种种精义。

想到兴起,更是右手化刀,比比划划着。

路的两旁逐渐多了许多奇花异蕊,微风拂过整齐的翠竹,便会发出沙沙的声音。

‘砰砰砰……’

轻轻敲门几声。

门倒未开,反而从一边*上,猛地窜出一只近乎纯白色的猫,身姿矫健,如同一道银色的闪电,就要朝夜色中逃去。

“呀?小飞炼逃走了!”

门后外,隐约传来女子焦急的呼喊声。

李清霖目光一变,提步朝*边挪移,右手朝这只小飞炼一抓!

猫儿反应颇为机敏,见李清霖动作,居然在半空中扭动身体,如同一柄弹射的大枪,在侧边*壁借力,就要溜走。

李清霖目露轻笑,速度却比小飞炼更快三分,早已准备好的左手瞬间一提!

“喵呜!”

小飞炼愤恨的叫了声,却被李清霖捏住了脖子后面,顿时就老实了,尾巴都夹进了双股之间。

吱呀!

门被哗啦一声打开,出现一位女子。

苗妙的衣衫有些凌乱,避寒大衣下只着素衣,粉嫩的脸蛋在气血激荡下泛起酡红。

她本还有些慌张的目光,一看着李清霖手中的小飞炼,顿时就消散了许多。

“李清霖?”

苗妙双手托住小飞炼,有些惊讶李清霖这幅倒夜香的打扮。

“来,进院子喝杯姜茶,暖暖身吧。”

苗妙颇有些感激的拉了拉李清霖的衣袖。

“不了,我还……”

“妙妙,可是有客人?”

李清霖正欲推脱,便听从门后,那幽幽庭院深处,传来一清浅的女子声音。

苗妙闻言,大声回道,

“三奶奶,是我一个朋友,刚刚帮忙捉住了小飞炼这个坏家伙!”

“哦?既然如此,还不请这位……捉猫义侠到屋里坐坐?”

苗妙闻言,这才转过身,灿然一笑,故作迎客状,

“三奶奶有请,这下你拒绝不了了吧?”

李清霖无奈,只有放下肩上粪桶,跟着苗妙朝前走。

庭院极深,九曲蜿蜒。

小径的尽头,是一间格局普普通通,但细节处却充满雅致美感的竹楼。

而此时,阶梯上,竹楼中,

有一位近乎看不出年纪女子,肌肤光滑如玉,眼泛桃花似秋水,粉嫩丹樱点绛唇,体型略有些丰腴,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腕,脚腕上系着一对金绳。

她就这样靠着椅子坐着,双腿上盖着毯子,脚边匍匐着几只猫。

一盏火炉浅浅的燃烧着,散发着淡淡檀香。

慵懒,即是说这些猫,也是说这個女人。

此qi ng此景,李清霖脑海里顿时浮现一句话,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盖着毛毯,烤着火炉撸着猫。

这才是神仙日子啊。

李清霖第一次觉得有些自惭形秽,他闻了闻身上淡淡的秽物气息,突然变得有些局促起来。

早知道,该换身干净衣服来的……

一个念头浮现心中。

不过猫群里面,有只猪里猪气的橘猫,有些狐疑的抬头,闻着李清霖的气味。

不知怎的,它似乎变得有些焦虑,开始疯狂的舔毛。

三奶奶狐疑的看了橘猫一眼,隐隐从李清霖的方向闻到一股恶臭,但她懒散的脸色并未有丝毫改变。

苗妙抱着小飞炼走进竹屋,惩罚着将其锁进笼子,嘴里嘀咕着什么小坏蛋,一晚上都不安宁。

“哎呀,猫儿又不懂事。妙妙何必跟它置气。”

三奶奶笑着劝慰了两句,她温润如水的目光看向李清霖,似乎看出了他的局促。

“取我的姜茶,给这位捉猫义侠送去。”

苗妙应了一声,片刻后,走下阶梯,端给李清霖一个瓷碗。

姜茶入嘴温热,从喉边淌过又变得腥辣起来。

“呼……”

李清霖吐出一口热气,随着一杯姜茶下肚,只觉得身体暖呼呼的,甚至长了毛毛细汗。

“我听妙妙刚才叫你的名字,想来你就是她跟我提起的,那位一月时间就打出响劲,要是再不努力就要被你超过的李清霖吧?”

“三奶奶!”

苗妙见女子揭自己的短,嗔了她一眼。

就要被超过?

额,已经被超过了。

李清霖打了个哈哈,又回答了三奶奶几个客套的询问。

寒风卷着细雪吹入竹林。

沙沙的声音引人犯困。

三奶奶打了个哈欠,就如同伸着懒腰的猫,凸显出傲人的身姿幅度,这才话中带有送客之意道,

“我乏了,下午还得去梨园看戏,得再补个觉。清霖去忙自己的事吧。他日再叙。”

看着三奶奶的身影消失在竹楼中,李清霖被苗妙送出门外。

“喏!这是三奶奶赏你的面巾!戴上吧,天天闻这些秽物气息,人都会腌入味了!”

苗妙递给李清霖一块似绢似绸的面巾,方尺二寸,做工细腻,呈淡黑色,表面还散发着淡淡竹子清香,一下子便驱散了李清霖身上的恶臭。

“三奶奶每日下午申时就要去戏园,倒不是故意嫌弃你。

对了,你跟王管事的事,我听说了。大家都是爱猫之人,若你真顶不住了,来找三奶奶,我给你说几句好话!

三奶奶这人,耳根子软,磨上几回,准给你做主!”

苗妙颇有大姐大的气派,熟稔的踮起脚尖,在李清霖肩上拍了拍。

李清霖收下面巾,对苗妙道谢,这才发现粪桶里已经有货了。

他看着门缝中逐渐缩小的苗妙,轻轻一笑。

……

后门。

李清霖从褡裢中摸出一枚铜钱,递给对面同样倒夜香的佃佣。

此人一脸惊喜的收下,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这人怕不是傻的!就这点功夫,只需要挑着夜香,走出后门,到十几步路外的转角,把夜香交给倾脚头就行了!

我这也能赚钱?”

李清霖看着这人挑着自己的粪桶走出后门,目光在门外扫了一圈。

并未看到什么奇怪的身影。

前几日那卖炭翁很明显不安好心,怕是孕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Y谋。

卖炭翁给李清霖的压迫感,丝毫不逊色典吏司那些人。

如此人物,伪装成卖炭翁,在府外徘徊,究竟是何居心?!

李清霖虽然早有脱离王府的念头。

但此时觉得自己是个念旧的人,不必这么急着离开。

王宅,也挺好的。

只是那王管事……

想到这,李清霖目光中掠过一丝杀意。

王管事,已有取死之道!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