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借站桩活跃气血、疏松筋骨之后。

李清霖转而在屋中打起了一套姿势奇崛,出手间动辄见生死的狠辣武学!

撩Y腿!

脚背撩踢,力达脚背和脚尖,动作间风声鹤唳,让人光看着都胆战心惊。

摘双果!

单步跃步,架势虚晃一枪,右手呈爪,猛地朝前一抓!

对雄xi NG生物杀伤力*倍。

后蹬裆、护脑挑裆、拨尾蹴、叶底偷桃……

碌碡十八跌,一跌见人命!

当然,碌碡十八跌中也包含类似扑躲、步伐的架势,但大多都是为了更好的攻击。

李清霖这一月来,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站桩,但也会偶尔抽出时间修炼这一打法。

外院校场并不传授打法,仅传授站桩这等修身的炼法。

这也很好理解。

毕竟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一旦传了这些泥腿子打法,免不得就要争强好胜,甚至觊觎主家的威严。

只有成了武师,跟主家约法三章,甚至立下某种契约,才能正式传授打法。

所以碌碡十八跌虽然只是不入流的打法,起源于市井之中,但对于现在的李清霖而言,却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自然没有弃之敝履,荒废不学的道理。

愈是修炼碌碡十八跌,李清霖愈是侥幸。

当日周哥、疤痕男多半也修行过此法,但却一来小觑了敌人,二来敌人格外奸诈,这才来不及施展,就身死当场。

若是真的施展出了一招半式,以当日李清霖的实力,不死也残!

打完一套十八跌,李清霖的动作又熟练流畅几分。

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响声,李清霖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动作。

解下外套,露出其下饱满而有线条感的肌肉群,如同铁浇铜灌,充满了力量感。

一个月的时间,李清霖的个头又往上窜了一窜,之前的衣服穿起来像紧身衣。

不得已之下,李清霖只能将衣服袖口、裤腰等撕开,再在外面多套几层,来掩盖自己的巨大改变。

砰!

砰!

接连两声沉闷声,李清霖解下胫甲,将其放于*角。

便见*角的地面,居然隐隐有两个凹陷!

而胫甲的负重,早已插满,遍布做工粗糙却实打实的铁块!

单边重量,已经来到了骇人的两百斤!

也就是说,李清霖无时无刻不再与四百斤的重量抗衡!

为了保证日常行走和维持身体的平衡xi NG,李清霖甚至往往还需要花费一倍的力量!

李清霖现在也不清楚自己的双拳之力极限在哪里。

校场上,最沉的石锁也不过千斤。

而他在几天之前,众人离去后偷偷试过,虽然略有些压力,却可将千斤石锁举至眉前,并在校场内行走。

之所以校场内,没有超过千斤的石锁。

是因为唯有武师,气血充盈,透于发梢,开始紧皮膜时,才能打出千斤力道!

而有个词,是专门用来形容踏入紧皮膜境界,武师的力量——

力拽牛尾!

换句话说,如今的李清霖,单凭力量已经可力拽牛尾,堪比武师!

李清霖心中一动,面板浮现——

【他化自在】

【姓名:李清霖】

【寿命:15/59】

【境界:凡俗(极)】

【功法:采药站桩功(大成)、碌碡十八跌(入门)】

【他化分身:铃蟾(蜕变中77%)】

【自在熔炉:心蟾(特xi NG1:血囊)】

面板信息中,除了寿命较之一月前,又增长一岁外。

便是多了境界中‘极’的字眼,碌碡十八跌同样收录其中。

关键是铃蟾的蜕变已经过半,李清霖无比期待自己的分身,第一次蜕变后会迎来怎样的改变!

短短一月,李清霖的实力突飞猛进!

至于代价……

则是将水井缝隙后面的那团细鳞鱼,几乎吃干抹净了。

铃蟾在缝隙外蹲守,已经好几天没看见鱼影子了。

但出于谨慎,铃蟾并未贸然进入缝隙之中,而是暂时选择了‘守株待鱼’。

离家时,李贤氏赠送的猪油、腊肉、咸鱼,早在半月前就已经吃光。

李清霖隔三差五就要在伙房,花些钱财,额外购买肉食。

如此这般,才能堪堪跟上自己的日常消耗。

李清霖发现,铃蟾分身反哺的气血,虽然对血肉之躯的提升、滋养有着妙用,却无法完全替代食物,达到辟谷的地步。

五脏六腑为整体,肠胃之间,保持一定食物的蠕动,反而才契合武学之道。

倒是李清霖现在对所谓的天材地宝,人参灵芝需求极低。

气血,方为无上真宝!

但是,

随着李清霖力气的增长、实力的晋升,吃食早晚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力壮,则食愈精!

李清霖必须找到一個合理的食物来源,才能掩盖气血的存在。

否则,但凡是有心人排查李清霖的开支、消耗,便会发现个中的不合理。

活于乱世,身具他化自在的他,必须足够谨慎,将可以预知的隐患扼杀于萌芽!

为了自己,也为了棚户区那日夜不停踩着纺车的妇人。

……

练完功,李清霖又给冬虫更换了饵食,将铜炉中的沙土*新。

一月过去,这些冬虫真是油盐不进,还是没有产卵的迹象。

做完这些,哪怕是李清霖现在的体魄,都隐隐感到几分倦意。

他想到了什么,从床上衣物中*找出阮启赠与的袋子。

袋中铜钱虽然不多,但看得出来,已经是阮启的全部家当。

而那块木头……

李清霖将之取出,细细分辨木头上的纹路和散发的芳香。

“似紫檀,无蟹爪纹,刳之其嗅如醋,这是……酸枝木?”

李清霖有些诧异。

酸枝木可不便宜,虽然没有檀木、沉香这些奇木的名头大,但在刺激精神、放松大脑的效果上,却有奇效!

李清霖轻嗅酸枝,本有些疲倦的精神果然抖擞几分。

这一月来长久练武,紧绷的神经都松弛了些。

感受着酸枝木表面冰凉温润的触感,李清霖目光闪动。

片刻后,才慎之又慎的从见底的油罐中抹了抹,刮蹭瓦壁,沾染了些油水,保养着酸枝木。

然后将其密封,置于背Y的柜中。

“你可要快点回来,看着我扒他的皮啊……”

李清霖喃喃自语。

……

翌日。

托新人韦良的福,李清霖等人空闲了许多。

韦良早早起床,帮众人担水洗帕,准备饵食。

驴脸自然是喜出望外,接连夸赞这新来小弟格外懂事。

但不知为何,李清霖隐隐有种,被上辈子‘卷王们’支配的恐惧。

离开院子,今儿去校场习武,难得赶了个大早。

但李清霖一踏入演武场,便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神色各异。

一打听,便知晓。

原来是一向神神叨叨,自言自语的庞大壮,居然真的悟了!

一夜之间,打破武师关隘,精血充盈至发梢。

踏足锁精五关第一关,紧皮膜!

鱼跃龙门,成为武师!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