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翌日。

李贤氏匆忙的做好早饭后,便火急火燎的出门,但却并未携带麻布,似乎并非是去赶集。

“哥,你昨晚听到什么怪响了吗?好像就在柴房外的荒地上!”

李清镜昨晚似乎睡得不大安稳,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

李清霖神qi ng平淡:“许是你做噩梦了。”

“是吗?”李清镜有些狐疑。

“二哥早!大哥早!”

李清清眼睛都没睁开,宛若梦游般走出门,蹲在门槛上,用杨柳枝蘸水洗刷着牙齿。

李清霖提醒道:“当点心,别摔着了。”

“嗯?!”

谁知道李清清猛地清醒过来,顿时瞪大了眼睛回头,

“点心?什么点心?!”

李清霖懵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是如此的……童真。

片刻后,李清镜弟妹二人收拾好粗布纺制的书袋,拿好中午的食物,拜别李清霖。

家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碗筷卫生打扫结束。

李清霖稍稍锻炼片刻,直到气血沸腾,浑身暖呼呼的时候方才停下。

他伸了伸懒腰,提起栅栏,走到外面的小道上。

“清霖,起这么早?”苟嫂子站在院坝里远远朝李清霖打着招呼。

李清霖与之寒暄几句。

“呀,这不是小李吗?回家探亲了?”

“瞧这孩子,长精神了,老李若是知晓也该欣慰了。”

“哦哦,他就是那个被他娘卖身为奴的娃儿?”

一路上,不时有乡民打着招呼。

也有人看着李清霖的背影,指指点点,目光中不乏戏谑。

卖身为奴,祖祠便再无此人,放在何朝何代都是令祖宗蒙羞的事!

棚户区的社会关系既亲密又疏远,亲密到街上多了个生面孔,不消半日,家家户户便会知晓。

疏远,自然又是阳光下潜藏着许多蝇营狗苟,为利益为前程。

对于这些人的目光,李清霖并未放在心中。

他在附近棚户区逛了一圈,从日常细节处,更加了解这方世界的底层和习俗。

李清霖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矛盾!

棚户区的居民,自然谈不上阔绰,不少人都面露菜色,衣不遮体,甚至连李家都不如。

但却很少看到流民或懒汉,每个人都是匆忙的,似乎背后有鞭子在抽打,根本停不下来!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活得很难,年余无几两薄银。

而且,李清霖发现一个诡异的现象。

几乎没有人,去过其他道县,更勿论州府,似乎大家世世代代就生活在往丰县。

对于大姜、对于朝廷、对于其他道县的一切,都是通过本地官府宣导的‘广民县训’来得知。

不知为何,李清霖想到了井底之蛙。

不是蛙不能弹跳,而是它的世界,就是井口般大。

那么,是谁造的井呢……

……

回到家。

李清霖从李清镜的房间,*出来几本书。

《训蒙文》

《幼学琼啉》

《笠翁对韵》

《天官冢宰》

李清霖大致*阅了下,《训蒙文》、《笠翁对韵》这些,多是蒙学启智的书籍,也教授了简单的诗词对仗。

很基础,用字谴词也并不高深。

这些知识对于十岁的弟弟妹妹来说过于简单,但对于李清霖来说却刚刚好。

一时间,李清霖看得津津有味。

这段时间在心蟾鼓动,气血反哺的作用下,李清霖的记忆力和领悟能力都隐隐增强几分。

此刻迅速查漏补缺,知识被迅速吸收。

一個时辰后,李清霖放下两本书,只觉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似乎有些用脑过度。

心囊开阖,气血流转于浑身。

顿时如同有人按摩一般,苦学知识带来的疲惫渐渐消散,大脑也恢复了几分清明。

李清霖转而*看起《幼学琼林》、《天官冢宰》两本书起来。

这两本书,内容广博、包罗万象。

前者囊括天文地理、典章制度、风俗礼仪、甚至连武者之道修仙踪迹,都有些许描述、不乏释道鬼神的内容。

幸好李清霖有了蒙学的基础,应当可称霸蒙养院了,所以还勉勉强强还能看懂《幼学琼林》。

至于后者,却是一本看起来就打瞌睡,枯燥无味的安邦兴国、教养万民的经典,李清霖是连字都认不齐。

而此时,李清霖双手捧着《天官冢宰》,便见厚厚如砖头的书籍上,居然写着密密麻麻的笔记和备注。

纸张空隙甚至还记录不下,书页里还放着许多树叶。

树叶上也用黑色染料,写着许多李清霖看不懂的话,

“亨人一卷中有言:亨人掌共鼎镬,以给水、火之齐。职外,内饔之爨亨煮……万民,亦如之。

清镜私以为,如此烹人待民,只可得一时安稳,而不可得一世安稳。民心所向,方为大道……”

是李清镜?

李清霖有些震惊,不成想他这个二弟,居然还有如此才学。

居然是颗沧海明珠!

那三妹……

额,没事了。

也不能指望一门三豪杰,有个掌上明珠也不错。

不再管这本经典,李清霖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本《幼学琼林》上。

目露沉思良久。

大姜,果非唐虞之治,反而处处充满了暴政!

苛政猛于虎。

大姜实施各种赋税徭役,春秋有两税、田赋、商税更是一个都逃不掉。

甚至还有规定,两口之家,必须生育至少三个孩子,若是不足,便会收取极为高额的人丁税!

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

这般下来,怎么可能没有穷人,怎么可能没有棚户区!

往丰县如此,其他道县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外,

大姜没有乡、镇乃至村落这些社会政治结构,最小的行政单位,便是道县了。

三十六道县,便是三十六座人口超百万的城池!

这是极度不合理且畸形的!

似乎道县之外,广袤的荒野中,存在什么令普通人难以生活的存在。

“妖兽横行?魔头遍地?还是与大姜对立的势力?”

上辈子自诩网络书虫的李清霖,脑海中掠过种种猜测。

而穷人的上升渠道,大概有两种。

其一为文试。

由于不存在乡镇,自然没有乡举里选、乡试等流程。

而是先由县城中各大街坊举办‘下治试’,一般是每年秋天。

此后合格的学子便会参加‘县试’,再至‘府试’,最后便是进京面圣,参加‘龙首案’。

文试的科目每年不尽相同,帖经、杂文、策问年年都会随着主考官员的心思变化,但由于大姜尚武的原因,一定会有武考,只是并不侧重。

其二为武道。

跟文试这等有官方力量背书的方式不同,武道便格外繁杂,甚至皇权在一定程度上,都只能干预,而不能掌握。

各地府县及京都中的大小家族,都会豢养护院私兵,不乏武道通神之辈。

而朱门高*之外,同样存在道馆、武场等势力存在,会对外招生,传授武道。

而武道有成之辈,进可拜入朝廷为武官校尉,退可为家族客卿,从此不再是黄土里刨食的泥腿子了!

“侠以武犯禁,人强则气壮。武者面对大姜这等穷兵黩武,薅自己羊毛的qi ng况,怎么可能老老实实俯首称臣?”

“朝廷居然还隐隐默许地方豪强豢养私兵,也不怕哪天冒出个‘王侯将相宁有种’的口号?”

“还是说……有恃无恐?”

李清霖只觉隐隐触碰到了什么东西,深邃而Y暗,隐藏在大姜这庞然大物之后。

“答案,或许就在拓荒役之中。”

李清霖目光闪烁。

《幼学琼林》自然有关于拓荒役的记载,甚至可以由近到远追溯到大姜前大劼、大商、大铁等数个朝代。

“天生流火,降而生铁,食铁王冬至日祀天于南郊,夏至日祭地祗,终得仙神扶顶,于流火中建都,号‘大铁’,大铁氏拓荒于野,再立二十城。”

“荒起,劫至,大铁灭。时有玄鸟衔宝珠,种于淮海,宝珠生人形,于海外生养,号大商,遂立拓荒之责,高于皇权!”

“后三千年,大商王离经叛道,废弃古礼,罢黜拓荒之责,举国之力修建通天塔,擒拿玄鸟,以燃流火,终遭天谴,旦夕昼夜之间,民皆尽死,大商王自决于通天塔。”

“……时至大劼,广修官道,勾连疆域,休养生息,两年方行拓荒之责,让权与民,中庸治下。延续国祚五千载。”

“大姜……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余不再赘述。”

没了?

大姜的信息呢?

李清霖诧异的快速*动,直到最后一页。

你这就没了?!

“作者是……云升散人?好好好,关键时刻就没了,好得很。作者信息只有生年,没有卒年,看来还建在……别让我遇见你!”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