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这件事qi ng可以说让曲桑桑有些作呕,反派女配做什么事qi ng都不会惹人在意,如果今天是钟乐之在房梁上,必定是不会被踩到,反而还会有诸多烂桃花来。

心中有气,曲桑桑一路回了教中,按照之前的任务流程,她直奔了教主院子前汇报。

教主的院子与他人不同,他人的院子就是小小一个花园,也不过是门口进去便是内屋。教主院子则是迷宫一般折叠长廊,翠绿的藤蔓缠绕,让人瞧不见入口来。

年纪大了,地位高了,可能都害怕被暗杀。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曲桑桑都是这般想着。

穿过院子便是一幢小竹屋,在外面看上去似乎十分轻简朴素,内在肯定是黄金屋,宝石枕,丝绸缎被身上裹。不过这只是曲桑桑自己一个人的想法,因为她从未进过教主的屋子。

教主屋子戒备森严,恐怕也就只有他形影不离的随从才看过他屋子的全部qi ng况。

缪克念的跟前的随从鸣凤是个很年轻的男子,不仅是年轻,还可以说是妖艳。他的发好似墨色溢出,浓郁袭人,朱唇不点而红。如果用花来形容美丽,那鸣凤便是花中之王牡丹。一个终身未婚的老头和一个年轻美貌的随从,曲桑桑心下怀疑他们的关系,却从未验证过。

不过说起这个好男风,古代比现代可以说开放许多,想要女子便是红袖添香彻夜陪伴,想要男子便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更何况男子随身,看上去也觉得是随从,也不觉得是越界关系了。

可惜了如此花美男。

“圣女回来了。”鸣凤站在屋前,轻启朱唇,“此行可顺利?”

“顺利,顺利。”曲桑桑点着脑袋,“教主在里面?”

“教主身体不适,刚刚入睡。”鸣凤望着曲桑桑,“崔右护法刚刚才瞧过。”

崔睦?他不是只懂杀人?难道这就是有权能使鬼推磨?曲桑桑向着鸣凤微微欠身,“既然教主在小憩,那桑桑先回了。”

鸣凤点了点头,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圣女诸事万福。”

崔睦已经出关了。

曲桑桑一出教主的院子,便施展轻功越过长廊。教内芍药早已枯萎,夏季正是炎热的时候,这些娇嫩的花,是活不过去的。

崔睦的院子在半山腰上,草木横生,蛇虫鼠蚁更是多不胜数,若是到了夜里更是瘴气四起。所以一般没有人会想着去找他。但是曲桑桑需要他的帮助,不管是年幼还是再大一些,崔睦对曲桑桑倒是和蔼。

她身上有崔睦特制的药粉,越过小树林时那些毒物皆是不敢靠近她,倒也顺利抵达了崔睦的屋前,敲了敲门。

等了好一会,才看到崔睦慢吞吞地前来开门。

“倒是稀客。”崔睦和崔和是双生兄弟,两个人十分相似,崔睦看上去更为和善些,虽说总是说着Y阳怪气的话语来。不过他的手段简单粗暴,想让人死,不过是下药便是了,不会像崔和那般百般折磨就是了。

“师傅。”曲桑桑挤着笑容,“桑桑最近去了大都府一趟,实在是没有时间来师傅跟前孝敬。”

崔睦冷哼一声,将曲桑桑带进屋内,自己坐在了炉子前,罐子咕咚咕咚滚着热气,药香泛着股浓浓的苦涩来,“我自是知道的。说吧,刚回来就见我,发生什么事qi ng了?”

“我在平山遇到了严辞,他夜里闯入我屋内,想要……”曲桑桑还没说完,崔睦便接道:“想杀你?”

“师傅怎么知道?”曲桑桑连忙问道。

崔睦嗤笑一声,将锅子里的药倒了出来,又黑又浓,仿佛有人刚刚在里面洗了墨。他把药渣倒出,重新将药水倒入锅内,将一旁的蜂蜜也一起倒了进去,不停地搅拌着。

曲桑桑蹲在地上将药渣收拾起来,撒在了一旁的地里,她一边撒一边说道:“他是想着杀我,后来又与我要了梦绕便离开了。”

药渣是很好的肥料,不管是何时,崔睦都要求曲桑桑将药渣或者是茶叶沫混在一块儿,铺在药田中,自然上面还是需要撒上一些药粉,使得整片药田更均匀分布营养些。

“严辞自是想杀你的。”崔睦望着药渐渐浓稠,搅拌的气力越发大了,“他是恨极了你。”

“为何?”曲桑桑站在药田内,不得其解。

“你可知你为何是圣女?”

“因为我漂亮。”曲桑桑肯定地说道。

听到曲桑桑这话,崔睦搅拌的手微微顿了顿,用了更大的气力冷笑着,说道:“十年前你才是一个奶娃娃,如何知道以后漂不漂亮。你一出生便注定是圣女,因为你娘是圣女。”

“我娘?”曲桑桑觉得奇怪,她从未听过曲桑桑娘的事qi ng,她以为曲桑桑这幅身体,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弃婴,现在想来真真奇怪。曲桑桑也不是什么孙悟空从石头里跳出来,而且教中女婴诸多,为何选中了她?

之前从没想过这些,她真真是个蠢货了。“师傅,怎么说?”

“十九年前,严敬娶妻,次年生子严辞。隔年,前任圣女曲慕贞入教,同年严敬妻亡。严辞三岁时,曲慕贞生女远离教内。”崔睦将凝固的药倒在木板上,极快地切成一颗颗小剂子。

曲桑桑将他们搓成圆球,一颗一颗放入瓷瓶中,曲慕贞进来严敬妻子身亡……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是什么狗血三角恋?曲慕贞难道把原配毒死了?严辞心思却十分古怪。“师父,您是说严敬是我的父亲?”

“这件事我不清楚,但是严辞母亲,确实是你娘害死的。”崔睦在瓷瓶上记了名,“原本你娘带着你出走,严辞也不是会知道此事,偏偏严敬将你寻回,你娘也不知所踪。好了——”

崔睦将其中一瓶交给她,“桑桑,你要记住凡事总有一线生机。若是你自己保不住你自己,便求得一人相助。你命由你,不由天。”

曲桑桑看着进了屋内的崔睦背影,不知所踪,曲慕贞百分百活在这个世上,只是不知道去哪里了。之所以严辞一直不杀她,可能是想着当着曲慕贞的面将她杀了,让曲慕贞也经历一次他当年的苦楚。

马上要入夜了,瘴气不知从哪里飘了出来。曲桑桑握着瓷瓶朝着远处飞去,崔睦什么都知道,可是偏生的,一个天生的嗜血者,大概是不会有着疼人一面。所以即便是自小在他跟前长大,也只愿意说上两句话,而不愿意出个主意帮助她解决问题。

“烦死了。”曲桑桑恼怒地在瘴气林上空喊道。

惹得一众鸟兽齐齐散开,连瘴气都停在了一半不敢动弹。林子安静极了。 本章节为本站纯人工手打章节,为防止友商恶意采集,暂时不对游客开放,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免费会员,已有账号请点击【登录】,免费会员手打章节随便看!!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