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杨骏被杀之后,皇后贾南风将要废黜杨太后,群臣在朝堂商议此事,众人多顺承旨意,都表言太后理应废黜。只有张华认为当仿效汉废赵太后为孝成后,贬太后之号,仍然称武皇后,居于别宫。晋惠帝表示赞同,但贾后朝中党羽对此极力反对,于是废太后为庶人,令其居金庸城。司马玮起兵之时。陇西王司马泰整肃部队准备协助。门客丁绥进谏说:“您贵为一州之王,杨骏持政时日已久此时而附之,恐不见获之名利。”等到杨骏兵败被杀,楚王兵马仍然未退。消息传回秦州。司马泰对丁绥说:“多亏公言,使我无危,于宗室相争,必将自危也!”

时年车骑司马贾模,郭彰,贾谧,东安王司马繇一起参与国政。贾后日渐骄横。司马繇秘密谋划要废掉贾皇后,贾氏很害怕。司马繇的哥哥、东武公司马澹,平时就憎恨司马繇,多次在大司马司马亮面前诬陷司马繇说:“司马繇擅自决定惩罚与赏赐,他这是要独揽朝政。”庚戌,皇帝下诏书免去司马繇的官职,又因为有忤逆言论而获罪,被废迁带方县。

贾谧、郭彰的权势日益兴盛起来,宾客挤破了门。贾谧虽然骄横奢侈,但却爱好学问,接纳士大夫。郭彰、石崇、陆机、陆云、和郁以及潘岳、清河崔基、勃海欧阳建、兰陵缪征、京兆杜斌、挚虞,琅邪诸葛诠、弘农王粹、襄城杜育、南阳邹捷、齐人左思、沛县刘恢、周恢、安平牵秀、高阳许猛、彭城刘讷、中山刘舆、刘舆的弟弟刘琨,都归附于贾谧的门下,号答二十三友。和郁是和峤的弟弟。石崇和潘岳,格外谄媚地侍奉贾谧,每当等候到贾谧及郭槐出来了,就赶紧从车子上下来,站在道路的左边,望着贾谧、郭槐车后扬起的尘土行跪拜礼。

四月晋惠帝司马衷下诏书说:“今奸患已除改元元康。大赦天下。楚王司马玮因杀杨骏有功,任卫将军兼领北军中侯,汝南王司马亮体察圣道中和纯正,通晓政理,任命司马亮为太宰、录尚书事,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增加隶属十人,供给一千甲士,与太保卫瓘分掌朝政。”申时司马亮去拜谒皇帝。对惠帝说:“奸人仍在,帝当甚防!”司马衷说道:“不知大司马所言何人为奸?”汝南王说:“杨骏已死,贾后依在,楚王所携三万之士任然不愿去之。愿帝速将此二人除之!如若不除当为乱天下届时无以制也。”司马衷说:“此事交由大司马全权负责。朕无制人之能,宫中之士大司马,如有可用者,尽可趋之。”楚王司马玮请求入朝,被拒之外城。夜中晋惠帝临幸贾南风,对贾南风问到:“汝乃奸人否?”贾南风惶恐说道:“妾乃一妇人尔。怎谓之奸也?”司马衷说:“大司马对朕言,贾后乱政已有数年之期。朝中数臣皆被其党羽替换。”贾南风说:“帝轻信他人之言,必将为害于己!妾换朝臣,因朝臣多年迈。无明事者,否则杨骏怎会专权于朝?”晋惠帝说:“大司马多虑也。贾后非奸人尔!”翌日贾后命人传信于楚王司马玮。并告诉楚王司马玮。“暂不离京,以待时变。”

司马亮欲取得众人之心,论除杨骏之功,督将中有一千零八十一人封之侯位。对自己手下一千兵士日日宴请,也有赏赐。御史中丞傅咸对司马亮说:“如今赏赐显赫盛大,震动天地,古之未有。无功者赏,则人人皆以为图也,使灾祸无尽。东安公司马繇日日夜笙滥赏士族。殿下到后,应当有所匡正整饬,以法规匡正政务,众人又有什么可发怒的理由呢?众人之所怒之,因于不公,现在加功行赏更甚于东安公,众望所失。”司马亮对于权势独断专行,傅咸又进谏说:“杨骏何以亡也?用他的亲戚,正乃天下所弃也。王处重位,应当沉静缄默,保养精神,若遇大事则去维系、保持,若非大事,就不要去管。吾多次入府,见宫中车马堵塞于路也,这种众人争相趋附的状况应当停止。另外,夏侯骏无功被任少府,人议论言之,夏侯骏乃汝南王亲婿,固有今日之位,传闻远播四方。”司马亮一概听不进去。并将傅咸调任司州刺史(司隶校尉)。

月末司马亮和卫瓘受晋惠帝指示要将《周南》、《召南》广开中国,五月楚王司马玮屡次要求进朝皆被司马亮驳回,惠帝听从司马亮下诏令楚王带本部军士退回荆州。当时,楚王司马玮有功勋却好立声威,清缴杨骏时的兵马依然数倍于朝庭。大司马司马亮想夺他的兵权,司马玮因此愤恨汝南王司马亮。贾后因不满处处行事被录尚书侍卫瓘和大司马司马亮掣肘。同月贾南风以皇帝之名下密诏使楚王司马玮去杀了汝南王司马亮与卫瓘。以“谋图废立”的罪名,下诏给司马玮,命其免卫瓘官位。月末楚王司马玮派清河王司马遐率部包围卫府,众人都怀疑诏书有假,想让卫瓘问清楚再认罪不迟,卫瓘不许,于是与子孙九人一同遇害,享年七十二岁。只有卫恒的两个儿子卫璪、卫玠在外避暑躲过一劫。卫瓘初为司空时,曾经斥责手下荣晦,收捕卫瓘之时,荣晦报出卫瓘家人姓名,使其一门九人都无法幸免。司马亮听闻卫瓘遇害,在城中招揽士卒并对其部卒大加赏赐并各赐爵一等。

同年六月初,晨时司马玮假托贾后诏令派长史公孙宏与积弩将军李肇。将自己的军队秘密带入内城。军队从北门进入把汝南王的营帐包围起来。帐下督军李龙对司马亮说:“楚王甲士已进内城,王请速还。”司马亮不听从。公孙宏携楚王军队登*高呼:“汝南王欲行废立之事,今臣等请杀之!”。司马亮登上城*对公孙宏说:“吾岂敢有二心,汝等今欲图我!可有帝诏?如有诏书,可示之于吾?”公孙宏等不同意,督促士兵进攻。汝南王司马亮率甲士抵抗,不胜乃败。逃跑之时刘准对司马亮说:“此qi ng形必是奸人所趋,汝南王府中俊杰之士如林,尚且可以谋。”司马亮依旧不同意,率领残部再战,仍然不胜。于是被李肇捉住,司马亮叹息道:“司马亮之忠心可剖,昔日比干之事竟不想重现乎?汝等无道,信奸佞之人,枉杀无罪之臣?”时天空炽热,楚王的士兵令司马亮坐在车下,同样被俘虏的甲士,替他扇扇子。将到午时,没有人敢杀。司马玮下命令说:“可杀汝南王之人,赏布千匹。”于是司马亮听闻楚王所言。他对他自己的士兵说:“把他杀了人头献给楚王,今天愧对你们没有让你们获得军功,此时杀我投降并献我首级也能获得一些奖赏。”随汝南王投降的士兵听闻汝南王司马亮这么说个个痛哭流涕。说道:“汝南王今日之死,必再现于楚王之身!”说完纷纷折断周围树苗,拿起碎石扶起汝南王杀向外城。汝南王说:“今被奸人所害,悔不听李龙之言。身于汝等共讨于奸!”汝南王抽出腰间宝剑,带着周围一百人冲向外城欲杀司马玮。结果被楚王的铁骑所杀,汝南王司马亮薨,时年六十九岁。他的尸体扔在北门的*下。司马玮的部下看到近日楚王之所为,私下常言。“出征时说是讨伐杨骏,不想现在变成了诛杀太保和大司马。照此之势,恐我等再为其效力,皇位更替日将渐进,届时我等必会头冠弑君之名,犹成济之事也。”

六月中在司马玮杀了司马亮及卫瓘之后,岐盛劝其领兵进宫总揽朝政,同汉之霍光魏之仲达。司马玮犹豫不决。最终决定独揽朝纲欲攻内城。当时内外兵乱繁起,朝臣都感到恐惧,手足无措。同月张华告诉惠帝说:“司马玮矫诏杀害王公,士兵不以其明,误以为乃帝之旨意,故听司马玮所言。现陛下下诏就说楚王司马玮欲图进帝位,城外之士各自散去莫为奸人所驱,如此则大事可定。”

翌日,贾后与晋惠帝用了张华的计谋,派中将军王恭携带一百士卒到司马玮处宣“楚王司马玮先前伪诏,杀汝南王司马亮和录尚书侍卫瓘。卓其部曲多有不明,为楚王假诏所惑,此各自归去。可免其罪!今只为擒其一人尔!”司马玮的部下闻诏后多放下武器各自散去,司马玮听闻大怒,说道:“昔日为汝下之效力今欲要谋我也!吴越同舟,腹背暗害!余抗旨不遵!”率领亲侍与王恭相战,战败被俘。过后,以司马玮伪造手诏害死司马亮、卫瓘的罪名,将其处死。其谋臣岐盛也被夷三族。楚王司马玮去世享年二十一岁。七月秋,分荆州、扬州的十个郡设置了江州。

八月朝政大权被贾皇后掌控,亲戚党羽皆委以官职,表兄贾模、内侄贾谧、堂舅郭彰,堂侄郭亮被委以重任。贾后命张华为司空,世族裴頠为尚书仆射,裴楷为中书令,王戎为司徒。朝廷追赠恢复司马亮的爵位,供给他东园的温明祭器和棺材,朝服一袭,钱三百万,布绢三百匹,丧葬之礼如同安平献王司马孚,庙内陈设钟磬之乐。

八月末,立陇西王司马泰的长子司马越为东海王。九月,甲午日,秦献王司马柬去世。同月辛丑日封征西大将军梁王司马肜为卫将军、录尚书事。十月卫瓘之女写信给张华说:“故去之父,无谥号昭之于世,一国之事,无人问之,其罪因何?”太保主簿刘繇执黄旗,敲登闻鼓,向惠帝说:“当初,楚王传假诏,免其官职,后又杀卫瓘父子及孙子。臣请察冤。”国臣重卿们这几个月百般奔走、上疏平反,卫瓘得以瞑目于世,荣晦一族尽数伏诛,司马衷下诏追赠卫瓘假黄钺、兰陵郡公,追谥成公。

十一月张华被拜为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侍中、中书监,佩戴金印紫绶。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