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贾南风平定后,赵王司马伦命孙秀写诏书征召益州刺史赵廞来宫内当中书令,让成都内史中山人耿滕任益州刺史。赵廞是皇后贾南风的亲家,听到这个征召任命,求计于周围的人,李特等人向他献计不接受成命自罢刺史只有这样才能免于危难,再遣一亲信携带奇珍异宝前去拜谒孙秀。赵廞不听。加上此时朝廷内乱,独治蜀中数年之久的他,心里便想着独自占据蜀地,就拿出仓库中的粮食,赈济流民,来收买民心。因为李特兄弟材力勇武,手下都是巴西郡人,幼时与赵廞同郡,赵廞对待他们礼遇甚重,作为自己的爪牙。李特等人凭仗着他的权势,聚众作盗,多次强抢蜀人的财货和女子。蜀人十分忌恨他们,部分蜀人向耿藤告状。耿滕曾多次向赵廞说:“流民剽悍骁勇,而蜀人怯懦软弱,李特兄弟长此以往一定会造成祸乱,应该让流民还归本土。如果仔让他们留在蜀地,恐怕秦州、雍州地区无民为耕就要再现于梁州、益州之地。”又秘密向司马伦上书求罢免赵廞。赵廞听说耿滕未经他的允许擅自上疏,对耿藤感到愤怒。安排李氏兄弟暗中招募士卒以攻耿藤。司马伦收到耿藤的消息立刻下旨命耿藤接替赵廞。耿藤收拾行囊带着亲信前去太城县。

司马伦的诏书到了益州,派大小文武官员三十人在少城县迎接耿滕。这时,成都郡太守治所在少城,益州刺史治所在太城县,赵廞仍留在太城,没有离开。耿滕打算去拜访太城,缓和与赵廞的矛盾,其主簿陈恂劝谏说:“现在赵廞与府君结怨一天比一天深,府君进城恐有所失,不如静观其变,向各县发布檄令让各县令做好抵御赵廞等人的准备,西夷校尉陈总就要到成都,暂且先等他来。不这样的话,就退到犍为防守,西渡到江源,以防不测。”耿滕不听说到:“赵廞此辈吾素知也,好财不力,必不会图我!身只率武卫一百必将其所擒!”。翌日午时,耿滕率众进城,赵廞派兵阻挡他,耿藤说到:“公止我入城,难道想抗旨不尊,谋反吗?”益州刺史赵廞说:“府君至此,为谋我也。赵廞今不得已而为!”说完赵廞命城中四百人蜂拥杀出,二人士卒在西门相战,耿藤大败。至未时耿滕战死,他下属四散奔逃,只有陈恂两手反绑去面见赵廞,言辞恳切说道:“耿府君今日之死,死有余辜,不用我计,不听我言!下官恳请赵公归还其人,让我草草将其入殓。”。赵廞说:“耿藤其人自大无知,致使今日身死,帐下能有先生这般良士兮哉兮哉。”赵廞同意他带走尸体。

李特对赵廞说必须阻拦西夷校尉陈总。赵廞立即派兵去阻拦西夷校尉陈总。西夷校尉陈总到江阳,听到益州刺史赵廞杀了内史耿藤。必赵廞心怀谋反之心,蜀郡主簿赵模骑马到陈总处说:“现在赵廞和朝廷关系恶劣,一定会变乱,应该迅速平定此人,西夷校尉府的职责是掌握蜀地兵权,帮助朝廷征讨以朝廷威号,何人不尊校尉之令!”陈总听从,却沿途走走停停,赵模说:“兵贵神速,兄宜速速前进。”等到了南安县鱼涪津渡口用了四天之久,碰到了赵廞在此休整的兵马,赵模向陈总建议说:“分发财物召募兵士来作战,如果打败赵廞的州军,就可以得到益州,如果不能战胜,还可顺流而退,一定没有坏处。”陈总说:“益州刺史赵廞痛恨耿滕,所以才杀他,赵廞与我无仇,何故如此?”赵模说:“现在赵廞在益州起事,定会杀您树立军威,您即使不与他相战,也没有好处。”说得声泪俱下,但陈总没有听。西夷校尉陈总对那群士兵喊到:“我奉朝令前来讨逆,汝等当各自归去,罪不至也。”赵廞的五百士卒在看到西夷校尉和其从属时,赵廞的兵马直冲而上,直接冲杀陈总本阵。陈总兵阵溃散。陈总躲到草中,赵模让陈总和他交换衣服,陈总照做。赵模穿上陈总的衣服后与赵廞的反兵交战,被贼兵用刀穿腹,暴血而亡。赵廞的兵杀死赵模,发现不是陈总,于是四下搜求找到陈总,陈总哀求到“某于京中有家室,京中财货都可给你,切勿杀我。”头领说:“汝乃朝廷命官,不为朝廷尽力绞逆,反到岂活于我?此真奴才也!”说完斩杀陈总。

益州刺史赵廞自封为大都督、大将军、益州牧,设置僚属,改换之前所有的郡守县令,晋廷所任命的官员,没有敢不听从赵廞的。李庠带领妹夫李含和天水人任回、上官晶、扶风人李攀,始平人费他,氐人蒲成、隗伯等人以及所属四千人听闻赵廞发粮都归附于他。益州刺史赵廞很高兴看到有四千人归附任命李庠为威寇将军,封为阳泉亭侯,把李庠看作亲信心腹,让他募集六郡男丁十五丁抽一,发展到一万余人,以截断晋军前来平叛的道路。

李庠为人骁勇,很得人心,自称东羌良将,赵廞逐渐忌恨他,但又不敢明说。有次帐内议事,长史蜀郡人杜淑、张粲劝说赵道:“将军不,州牧刚刚起兵、就仓促派李庠在外掌握重兵。据《徙戎论》所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州牧这是把刀交给别人啊,万一其有二心向我们攻击,应当设法对付他。”益州牧赵廞说到:“我欲成帝业,必得其相助。然此辈日渐骄横,与其小罪安之即可。”

翌日二人碰上李庠劝说赵廞称帝,赵廞对此很高兴说到:“汝乃我之孔明也”。赵廞杜淑、张粲进来后命李庠回府以待成命。杜淑、张粲进府听闻李庠和赵廞对话,在李庠走后告诉赵廞这是李庠大逆不道,赵廞问:“为何?”二人辩解道:“州牧已反朝野怨之,现赵王司马伦把持朝政诸侯莫敢不从,皆有谋取赵王之心。此时州牧称帝,朝廷必将所讨,诸侯以此为借口相继而攻我!届时我等被平,众诸侯可得益州之地与赵王相峙。”赵廞听闻恍然大悟,说道“今天李庠谋我也其人必怀二心,只有我负人岂有人负我!”夜里秘密传令李庠让其携带亲属前来,李庠带着部分族人到了。益州牧赵廞命两侧弓手射箭,李庠与他的儿子侄子十余人一起遇害。当时李特、李流都在外带兵,益州牧赵廞派人去安抚告慰他们说:“李庠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应判死罪。与你们兄弟不相干。所以捕杀李庠。”又任命李特、李流为督将。李特、李流说:“我等为他建功立业,不想此辈还没立业就开始仿事汉高祖刘邦!”从此怨恨赵廞,不听赵廞任何指令,带领兵马回归绵竹。

赵廞的牙门将涪陵人许弇请求担任巴东监军,赵廞应然答应。然杜淑、张粲坚持不答应,许弇大怒说到:“李特兄弟之离去,正是你们这两个小人所害!”,亲手在赵廞门前杀了杜淑、张粲,赵廞看到拔剑的许弇吓的急忙躲进内室,杜淑、张粲的左右随从四个人分别拿起地上的胡凳(胡床)和两人的佩剑和许弇大打出手。许弇被杀。此三人皆是赵廞的参要,赵廞自此自力更生举步维艰。

梁州刺史罗尚,听说赵廞谋反,曾上表说:“赵廞没有雄才大略,蜀人不会诚心诚意归附他,他的失败灭亡指日可待。”朝廷任命罗尚为平西将军,益州刺史,督牙门将王敦、蜀郡太守徐俭、广汉太守辛冉等率七千余人进入蜀地。李特等人听说罗尚到来,非常惧怕,派弟弟李骧在路上迎接,并献上珍宝古玩。罗尚非常高兴、任用李骧为骑督。李特、李流又在绵竹用牛、酒犒劳罗尚。王敦、辛冉劝罗尚说:“李特等人作盗为寇,应趁机杀之,否则后患无穷。”罗尚没有听从。辛冉与李特以前虽有过交往,辛冉对李特说:“故人相逢,非吉便凶。”李特深深猜疑害怕于是叩头对罗尚表忠。罗尚等人对此很满意并把军队暂时交由他指挥。

赵廞派长史费远,蜀郡太守李苾,督护常俊率领一万余人截断汉中的道路,驻扎在绵竹的石亭。李特得知后用七千多兵卒,夜袭长史费远等人所率的军队,用火烧他们,被烧死的十有**,费远等人溃散。于是李特立刻进攻成都。费远、李苾以及帐下酒官张微,趁夜夺路而逃,赵廞封文武官员全部跑散。赵廞一个人与妻子乘小船逃走,到广都的时候,被随从朱竺杀死,尸体献给李特。李特进入成都,纵容士兵大肆抢掠,西夷护军姜发,杀死赵廞的长史袁治和赵廞所设置的官吏,派遣其牙门王角、李基前往洛阳,陈述赵廞的罪状。

三个月后罗尚到成都收取李特本部所有兵马。汶山羌人造反,罗尚派王敦征讨他们,被羌人击败。永康二年十月朝廷下令秦州、雍州,让召回流入蜀地的流民,并派御史冯该、张昌监督执行。李特的哥哥李辅在家乡略阳,从略阳来到蜀地,告诉李特说:“淮南王被赵王所害中原有变不宜前往。”李特认为有道理,时日一久生出想占据巴蜀称雄。便多次让阎式拜访罗尚,请求通融暂且停留到秋天,并贿赂罗尚和冯该,罗尚、冯该同意李特的请求。朝廷讨论讨平赵廞的功劳,任命李特为宣威将军,封长乐乡侯;李流为奋威将军,封武阳侯。

十二月朝廷文书下达益州。让罗尚同李特一起讨伐赵廞的六郡流民名单,准备赐以奖赏。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