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周芷苴走后,趁旁边无人,唐通向一边闪去,走的路都是行人很少的小路,不一会就来到一封闭的回廊.这是唐通利用在偏厅练习的时间,偷偷溜出来,避开周芷苴夫妇,寻得的一隐蔽且偏僻,适合幽会的好去所.

过了一会儿,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唐通迎上前去,在拐角处看到了夏旬秋和笺春两人.由于走得急俩人喘着粗气,眼神中有种莫名的后怕,看来是怕人发现,再来一路没有人影的缘故.当见到唐通时,俩人紧张的心qi ng松懈下来.

“看你找的什么破地方?让小姐吓得够呛!“,一见到唐通笺春就责怪道,她是接到唐通的画图,一路找来的,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吓人地方.

“现在好了!等会我送你们出去!“,唐通赶忙过安慰,主要是安慰一路小跑,心中担心受怕的夏旬秋.

这是周府大院最东侧一个三面封闭的回廊,只有一小门进入,平日里堆放些杂物.一般的人进到这里,免不了受到惊吓,但对于风中来雨里去的唐通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夏旬秋与笺春就免不了俗.

“我去把风,可要快些!“,时间紧迫笺春懂得抓紧机会,赶快到小门外守着.

怕夏旬秋害怕,唐通靠她很近.“考虑得怎么样了?“,唐通一张口就奔主题.

夏旬秋顾虑太多,还是没下定决心.有些心qi ng不定的开口:“你现在的一切都将要抛弃,你难道舍得?“.

见夏旬秋揪心的是这个,唐通忍不住抓住她冰冷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前,“这和你的幸福来说,太渺少!再说我还会再置办,只要与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

夏旬秋听了心里是暖暖的,从未有一男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对于初涉男女qi ng怀的她来说,真是感动到心灵深处,让自己的心刺激地在躁动.但夏旬秋是思虑缜密的人,她还在考虑父母家庭,还有年迈的姥爷,不愿伤害他们当中的每一个,这都是她最为牵心的人.还有母亲,一直在吃斋念佛,自己真是舍不得.

“还是再等等!我还没考虑好!“,定下心的夏旬秋说出了心中所想.

唐通听了似乎早已料到,一副惋惜的口气,“那可要快点!我会等着你的决定.“,说话间抓夏旬秋的手更紧,心qi ng很是激动.

夏旬秋不停地点头,很感激唐通的理解.感怀爆发不由得扑到唐通怀里,面对这忽然而来的幸运,唐通双手抱住夏旬秋的细腰,忍不住亲吻她的秀发.一种幸福感由心中涌现,搂夏旬秋更紧,一种秀发的脂粉香味更让他沉醉.

“父亲怎么就不理解我,却让我嫁不愿嫁的人?“,夏旬秋心中怨恨,连说话都带有呜咽,也只有在唐通怀里才宣泄心中不平.

唐通听了拍拍她的后背,等稍微平息才安慰于她,“或许在夏相眼中,小侯爷才入他的法眼,我等根本看不上.“.

听唐通这么一说,夏旬秋抬起了头,不甚明了地问道:“你为何不行?“.

“真的要说吗?“.

“嗯!“,夏旬秋期望地点点头,埋在唐通怀里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更看不懂唐通的此人,也不知道他现在想的是什么,最想干的是何事.

唐通想了想,看来他并不能把真正原因告诉她,要有所隐瞒.“我与你舅舅是一类人,这是他最忌讳的,他要的是听他话的.“.

“为了我!你也不听我父亲的话吗?“,夏旬秋看着唐通,眼中明显有种震慑力.

唐通会意地笑了笑,“听,我肯定听!“.

听了唐通此话,夏旬秋揪着的心放下来,男人在外面为了事业,她可以不管,但对自己的亲人必须得有起码的尊重.夏旬秋满意地笑了,“你与我父亲还挺象的,就是一点不好!“,说时轻轻摇了摇头.

唐通心中挺好奇,抚摸她的秀发问道:“是哪一点?“.

夏旬秋此时摆起了架子,故弄玄虚,看着他就是不说.唐通双手扶着她的肩,微微地摇了摇,哀求道:“我很想知道,说吗!“.

既然话说了一半那有不说全的,这不是夏旬秋的xi NG格.稍微等了一下,“就是你这嘴太能说了,让人不敢相信.“.

就是这点,唐通心里觉得好笑,夏瞻追求女人时,说的话肉麻不知多少倍,许下诺言不做数的也不知多少.只是不会让自己儿女知道,不要说看到,连听到都不会有.这不能对涉世不深的夏旬秋说,说了她也不会相信自己的父亲是这样的人.

“我怎么没觉得,比焌少还要能说?“,唐通不能说夏瞻,说说夏焌还是可以的.

“我哥那是骗,你纯粹是会在哄.“,说完夏旬秋的手掌拍了一下唐通的胸脯.

这是对自己谬赞,唐通心里是高兴的.调皮地戏弄道:“你要是嫁别人,我会恨死你的,哭死你的!“,说着哼了几声鼻子,还假声哭了几声.

一见唐通这滑稽样,夏旬秋就好笑,忍不住笑出声来.不知那里来的机灵劲,夏旬秋学着唐通的样子,嗲声地发声,“你要是娶别的女人,我现在就打死你!“,说着右手轻轻地锤打着唐通的左肩.

唐通有些受宠若惊地抓住夏旬秋的右手,按在自己胸口,痴痴地看着她,“我就娶你!别的女人我不要!“.

“你敢说就我一个吗?“,做为女人,谁都有私心,都不与她人共一个丈夫,夏旬秋也免不了俗,她是认真的.

这不是现代社会,有钱有官位,混得风起云涌有本事的男人,谁会为了一朵花而放弃一座花园.唐通犹豫了,正是这下不经意的踌躇,让夏旬秋感觉到了,“你是不是还想着秦馨仪?“.

这是女人的通病,生怕男人拥有了自己,还在想着其他女人,甚至更为出格,认为占有了自己,还在惦记qi ng敌.夏旬秋一下子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对唐通的不放心和对自己的不自信,害怕会失去眼前拥有的男人.

“怎会!秦馨仪现在有了对象,是她奶奶为他选的,就是那个郑良!“,唐通很是着急了,他怕夏旬秋真的误会于他.

“我也订亲了,不是也来找我吗?“,夏旬秋由于心里在意唐通,她担心他会不会还藏有私心,这也是她一直在顾虑的事,她要问清楚,需要好好确认,跟唐通私奔究竟值不值得.

“你不一样!因你不想嫁李彬,我不愿意看到你受到第二次伤害,成为另一个小侯爷,你知道吗!“,唐通激动地摇晃着夏旬秋,急切地想要她知道自己的心,不想猜忌困扰着她,蒙蔽着她.

见唐通如此担心自己,夏旬秋真是由衷感动,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由得自我惭愧.“是我多心了!“,夏旬秋说此话时是出于真心.

“但我不相信秦馨仪!那郑良比你差太多.“,女人心海底针,唐通实在是太过优秀,羡慕的人大把人在,秦馨仪自然免不了俗,虽然是在公众场所装做漫不经心,其实是故作清高,夏旬秋敢肯定.

不愧是夏家大小姐,看事qi ng很是透彻,唐通算是服了.为了让她不再纠结此事,唐通举起右手发誓道:“只要夏旬秋真心对我,我发誓: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去招惹秦馨仪,如有违背,死无葬身之地!“.

女人呣!要的就是男人对自己的忠诚,最不愿看到拿xi NG命做儿戏.唐通一说完,夏旬秋马上用右手挡住他的嘴,“不准轻贱自己的xi NG命,我要你好好的!“.

夏旬秋的这一举动,让唐通的心猛地悸动不已,顺势抱住夏旬秋,对准她的樱桃小口亲吻起来,夏旬秋开始拒绝,毕竟是她的初吻,但随着唐通不停地亲吻,还是让他亲,亲着亲着,夏旬秋也忍不住亲起唐通来,此时才发现自己真的爱这男人,不然不会与他有肌肤之亲.

两人亲了不知多久,分开时都喘着粗气,是亲累了才不得不分开.两人搂在一起更舍不得分开.这时传来笺春的声音,“小姐!五夫人在叫我们.“,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但两人的手还是牵着.

到了小门,听到宋韵诗身边丫环侍女的叫喊声.唐通手牵着夏旬秋,笺春跟在后面,走过偏僻的小路,快到小径时,才让夏旬秋和笺春两人并行.

唐通一直在原地看着,直到听到笺春的声音,“我与大小姐在这!“,紧接着与她们一同走了.幸好周宅院子大,现在住的人少,自周玄通过世后,周府已显败落之象,并不是周芷苴所能维持的.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