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有没有信心?”

安远明笑着问陈略。

“实话说,高一的时候做高三的题目,还是稍微有点底气不足的。”

陈略沉吟了一下道。

宁世海:“......”

怪不得师父说这个师弟不一般,果然是不一般。

高一做高三的题目,只是稍微有点底气不足?

换了他自己,那是完全没底气好吗?

“看到了没有?”

安远明倒也渐渐习惯了自己这个弟子的xi NG格和习惯,不是很吃惊。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回答肯定是傲了,可对陈略来说,只是实话实说。

“开始吧。”

安远明看了看时间,笑着对宁世海说道。

宁世海笑了笑,开始叫号。

虽然只是小医馆,可现在也都是全自动化办公,诊室里面也是电脑,有着自动叫号机和自动挂号。

医馆的患者多,要是没有自动叫号,真的是相当乱的,患者都不知道到了谁,诊室门口基本上是一大堆人。

现在的话,一些患者挂了号,猜着时间,还可以去外面吃个饭,甚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益善堂开了也有十来年了,除了本地患者,外地患者并不少。

现在益善堂这边除了宁世海自己之外,还有宁世海请的医生以及带的学生。

患者进门,安远明抬头一望,然后让患者落座,开始给患者诊脉询问。

边上陈略认真的看着,倒是没有问不是说好是自己吗?

前来医馆的患者毕竟病qi ng各异,有比较复杂的,也有比较简单的,安远明是考验陈略的水平,不是刁难陈略。

以安远明的水平,患者进了门,打眼一看,基本上就能看出大概。

“小略你摸一下脉象。”

安远明诊断过后,倒是让陈略诊了脉,算是一种锻炼。

毕竟安远明诊断的时候,患者什么症状、脉象、病症,安远明已经确诊了,等于把答案告诉了陈略,陈略对照答案,再熟悉一下什么脉象是什么感觉。

等到第五位患者的时候,安远明对陈略道:“小略,你来看看。”

患者是一位是一位男xi NG,三十岁左右,进了诊室就咳嗽,而且还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现在已经到了十月下旬了,国庆过后陈略已经上了两周课了。

中平市的气候虽然开始转凉,但是并不是很冷,这时候其实算是一年最舒服的气候,早晚可能需要穿外套,中午热的时候甚至短袖都可以。

“是有点冷吗?”

等到患者坐下,陈略问。

“嗯,是有点冷。”

男人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陈略年轻而说什么。

诊室内,安远明在,宁世海也在,很显然是人家老医生带学生。

特别是看着安远明,患者甚至觉的自己运气好。

看中医,年龄越大越靠谱,这是大多数人的认知,当然,普遍来说这也算是比较靠谱的评判标准。

“发烧,39.1℃,脖子、后辈还有四肢关节酸疼,尤其是脖子,好像转头都难受。”

刚才患者进来的时候,陈略就注意到患者的脖子好像有点僵硬,原来是这个原因。

“流鼻涕?”

“嗯。”

“咳嗽有痰吗?”

“偶尔吐出点白痰,打喷嚏。”

“嗓子呢,疼不疼?”

“嗓子不痛。”

陈略细细的问了一番,然后给患者摸脉。

“是紧脉。”

陈略对安远明说道。

紧脉,脉体紧束,就像是一条麻绳被牵引扭转一样。

安远明也没说话,陈略继续看了患者的舌苔。

看完之后,陈略沉吟了一下,道:“《伤寒论》第三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Y阳俱紧,名为伤寒,可以用麻黄汤治疗。”

边上宁世海看的是目瞪口呆。

自己这个小师弟真的只是大一新生?

就这个水平,这个判断,说是硕士毕业都有人信。

现在的中医药大学什么水平宁世海很清楚,理论或许学的没毛病,可实践真的很差。

多少硕士毕业进了医院的医生都不一定能摸得准脉。

中医的脉诊入门,一般快一些的要两三个月,慢一些的可能一辈子都不得其法。

可这个快也是有条件的,是能实践的qi ng况下。

只学理论,都没怎么真正给患者摸脉,怎么可能入门?

现在医学院的学生大都是这个qi ng况。

到了大三和大四之后,学习的东西开始偏临床,这个偏临床也只是开始牵扯到病案等方面,在理论上把基础和病案结合,而不是下临床。

即便到了医院,上手的机会也不多。

大多数人都没有陈略那种意识,说,不管有没有人带,我都给患者诊个脉,甚至都不需要局限于患者,只要有人乐意,都可以练一练。

大多数人的意识都是,有医生带着,上级医生说你试试,然后就试试,上级医生不说,然后就看着。

诊脉、望气又不是开方抓药,有没有什么风险,上级医生不让新人随便上手是担心风险,正常练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就是意识问题。

学霸是无聊了做做题打发时间,高兴了做做题助助兴,寻常学生则是,老师不布置作业我就不做,布置了不检查都不想做。

差距就是这么来的。

就现在医学院那水平,宁世海很清楚,所以他才更惊讶。

怪不得师父让小师弟下临床,原来是真有能耐。

“开方吧。”

安远明对陈略说道。

陈略在边上写好方剂,然后递给安远明,安远明看了一下,在后面加上了葛根、芍药、大枣,然后签字。

“第31条,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葛根汤主之。”

陈略的反应很快,安远明写到葛根的时候,陈略就明白过来了。

“我把患者最主要的后背疼痛还有脖子忽视了......”

陈略在心中和孙婉清交流。

“夫君认识到了错误就好。”

孙婉清道。

“你怎么不提醒我?”

陈略有点埋怨。

“夫君现在正在跟着安老学习,出错不怕,出了错,才能加深印象,妾何必提醒?”

孙婉清说着还开玩笑:“难道继续帮着夫君在安老面前长面子吗?”

陈略:“.......”

说的好有道理。

“安老现在是要了解夫君的真实水平,妾要是帮着夫君,那不是有了水分了?”

陈略心中嘀咕:“我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有水分,有也是......”

“知道错了?”

安远明笑着问。

“是,是我忽视了。”陈略老实的点头。

学霸轻易不出错,出了错就很老实。

“你的《伤寒论》记得很熟,不过在具体临证的时候还是要用心。”

安远明趁机敲打:“你这一次按说不该出错,因为31条你也知道,就是太自信,太大意。”

这个臭小子,平常都不敢说,说一句马上噎的你难受,今天可算老实了。

安远明终于有一种找回当师父的感觉了。

“弟子记住了。”

陈略老实的道。

错了就是错了,挨打要立正,错了就要认,没什么借口。

而且最主要的是安远明说的不错,这个错误不是说他不会,超纲了,而是疏忽,要是他刚才多想一会儿,应该是能想到的。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