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黑背猫的警示,让韶云多了个心眼。

韶云扭头,看看那个戴鬼头面具的男子,从黑猫的信息中,韶云知道,这个人是一起乘船从淮县过来的。

客船上,黑背猫就对此人产生了警觉,此人身上有一股戾气,是长期行走在墓陵中的人。

看着场内的人,把盘中的物品取走,包括瓷瓶、玉器。

鬼头面具的男人有些得意,他到此的目的就是空手套白狼,无论自己出何价钱,最后都会凭借着Y险的手段,弄走物品。

从韶云拿出物品的时候,他就盯上了这批古董瓷器。

在鬼头面具的人盯上韶云手里的物品时,不远处,开始参与竞价的两个人,在场中慢慢地走动。

其中叼着烟戴着蛇头面具的人,走在卖货的一排,而另外一个猫头鹰面具人走在买货的那一排。

两只烟在室内移动。

本就密封的室内,不到三十平方的房间,都飘荡着淡淡的烟味。

韶云和金琳来的较晚,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

烟飘到门前时,被门外的风一吹,就散去了。

所有参会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物品的交易上,特别是鬼头面具男人的霸气,豪爽,简直是一掷千金。

众人在唏嘘的同时,也有人羡慕,忌妒,更多的是恨。

都在打着各自的主意,只要出了后上村,就准备动手,杀人夺宝,甚至是卖货人的钱财,都在贪欲之内。

两个点烟的人,连天地斋的人,都算计在内,毫无顾忌。

鉴宝师和监事站在室中间,烟雾汇聚最集中的地方。

韶云看着两个点烟的人逐渐靠近,而其中一人的目光泛着Y狠,韶云心中一动,这人的眼光有些独特,让自己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烟弥漫不到几秒钟,前方的许多参会者都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比烟草的味道要淡的多。

因为Y八会参与交易的物品,大部分是墓陵中挖出来的古董,本身就有冥器的泥土腥味。

许多人并不在意,包括天地斋的监事。

凡是闻到烟味的人,双目迷幻,似乎都在失神。

在众人迷糊时,蛇头面具的人,飞快地到了鉴宝师面前,把刚刚放过去的瓷器古玉,飞快地装进自己准备好的箱子中。

同时把一批赝品重新放到鉴定盘子中。

这个动作非常娴熟,快速而精准,悄无声息地换走了所有的物品。

这种偷梁换柱的把戏,即使鉴宝师发觉,因为开局的弓已拉满,话被他说死了,金家的宝物,自己开了价,不好改口。

其实在众人迷幻时,对于鉴宝师的话非常信赖,哪怕事后发觉上当,这种Y八会散局无悔。

参会的人都是见不得光面的,对这些东西的价值根本没有清晰的判定,何况已经是迷晕的状态,根本怨不得别人。

在蛇头面具男人换走物品后,众人的迷糊状态还没有清醒过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清醒的韶云和金琳,表面上装晕,对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韶云很惊讶,这两个人这么娴熟,看来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qi ng,对监事天地斋的威信也是一种挑战。

韶云不动声色,反正自己的物品是交到鉴宝师的手上,看他怎么说。

戴着蛇头面具和猫头鹰面具的人,在场中的行为,如果被天地斋的人知晓,会是怎样一个结果,又会如何处理,他不得而知。

金琳张张嘴巴,她就在韶云的身边,想让韶云揭穿掉包的那个戴着蛇头面具的人。

但看到韶云不动声色,就安下xi NG子,耐心地等待。

时间过的很快,被掉包的赝品瓷器被拿到鉴宝师面前,他把黑色的墨镜轻轻地往上推了推,揉揉眼睛,不敢相信面前的物品。

开始的四五件可都是千真万确的金家库房的物品。他把弄过那些物品,也知道它们的出处。

面前的物品虽然看着是那么回事,但都是赝品,仿造的比较粗造,内行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鉴宝师,犹豫了。

他拿起一件琉璃仿造的玻璃器皿,原来的应该是玉制的东西,现在变成了琉璃,这中间的差别大了去了。

鉴宝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连拿起了几件压台的官窑瓷器,眼镜下,都是高仿。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怀疑自己的眼光,倒是怀疑开始的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

开场的时候自己说的非常肯定,买家也下了本钱,这次的物品,甭说两成的红利,就是一成也够他吃一辈子的。

现在的qi ng况有些复杂,他自己也迷幻了一会儿,到现在还感觉头晕晕的没有明确的思维意识,对面前的物品,只是潜意识中感觉不对。

他满脸迷茫,嘴里却念念有词:“这批物品,是明朝中期的官窑出土的没错,还是开始的底价。”

鉴宝师为了自己的声誉,竟然空口白牙说假话,或许他真没有完全清醒,把赝品当着真品定价。

场子中的众人都被迷烟侵蚀了意识,个个都如行尸走肉一般,潜在的混乱思维,没有任何的思考。

鉴宝师的话,他们当成唯一的信条。

戴着鬼头面具的人,在鉴宝师的话音刚刚落地,根本没有犹豫,就出声道:“刚刚我就说过来,这单货全是我的。另外给监管加一成的红利。”

这话说出来,本就迷幻中的左右两排的人,都仰着脸,虽然迷幻了心智和双眼,但嘴巴可以自由发挥。

韶云觉得他们非常搞笑,这种交易已经变成了盲目的随波逐流,鉴宝师自己也是一时迷糊。

戴着鬼脸面具的人,把物品全部拍下,其中只有开始的物件是真品,后边的都被掉了包。

即使没有调包,鬼脸面具的人,也会竞拍,因为他根本不打算付钱,他带来的袋子里,放的全是板砖,本来就没有钱。

韶云没有关注场上的鉴宝师和戴着鬼头面具的人。

两只眼睛一直跟着退到队尾,站到左边一排的戴着蛇头面具的人,戴猫头鹰面具的人手里拿着刚刚调包的物品,正是韶云拍卖的金家物品。

在蛇头面具的人挨着韶云站定后,他和猫头鹰面具的人,把手里的物品摆出来,这是要出手的架势。

也许他们根本不知道,场子中还有人是清醒的。

韶云看看淡定的两个人,似乎他们在拍卖自己的物品。

前面的交易已经完成,鬼头面具的人,已经把一袋子赝品拿到手里,拍下的钱要在离开之前付款,他捏紧自己的钱袋子,因为板砖总要露出马脚的。

场中的气氛诡异,每个人都在恍惚中,韶云盯着猫头鹰面具的人和他手里拿出的物品。

上前一步,特意变换了一种声音道:“这位爷,你袋子里的物品我都要了,价钱就五千块,咋样?”

此言一出,猫头鹰面具的人还没有说话,戴蛇头面具的人,脸部肌肉抖动,虽然戴着面具,但表qi ng一定非常吃惊。

急忙道:“这位爷,这不合规矩吧,我的物品要鉴宝师定了价,才能交易。私下买卖也要交红利,坏了规矩,有些不妥。”

规矩本来韶云根本不懂,但亲眼看见这两个人,利用迷烟掉包自己的物品。

韶云就是要故意找茬,探探对方的底。

从交易的qi ng况来看,自己的物品虽然被掉了包,鉴宝师,在迷迷糊糊中,为了自己的声誉和利益,正如韶云想的一样,没有当场爆出赝品。

本身没有啥损失的韶云,就是故意,想把他们的底细摸清楚。

韶云加重了语气故意大声变换着腔调道:“啥玩意儿规矩,不就是个Y货拍卖会吗?你做的了初一,难道不让别人做十五?”

“只要给钱,价格合适,就合规矩,咋滴,你不愿意卖货,还是不想给交易的红利?”

边上的购买商和卖货的人都嘀咕着。

大概的意思是:这哪来的二货,根本连Y八会的规矩都不懂,是怎么拿到入场请柬的。

听着两人的争执声和周围的骚动。

负责的天地斋的监事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公鸭嗓子,才从迷幻中清醒过来,愣着两眼,透过墨镜向队尾的韶云这边看来。

他左右看了看,不太安静的会场,跨前一步。

语气冰冷地说道:“几位爷,参加Y八会,就要守这里的规矩,如果想私下交易,离开后上村,你们随意。”

“但在这里,必须把物品交给鉴宝师定价,不只有你一个买家,价高者得,交易费一个不能少!Y八会现场,不能私自交易!”

韶云本身就想激化矛盾,把戴蛇头面具得人惹毛了,好解开他的面具。

至于天地斋,把赝品当真品的鉴宝师,是它们请的,被掉包的事qi ng一旦揭露出来,以后的声誉更低,在Y八会上,这么多买家和卖家,他们不好交代。

自己出去后上村得把握还是有的。

此时。

韶云故意道:“啥玩意规矩,早就被人给破坏了,你们都不知道,还觍着脸和卖家说规矩?”

话里有话,边上戴蛇头面具的人不乐意了。

厉声道:“莫非你想找茬,不是真心买货?”说着话,已经贴近韶云身边。

“就是看你在破坏规矩?咋滴,想和老子动手吗?你可以试试!”

韶云故意发怒。

戴蛇头面具的人,跨前一步:“你是谁?看来是找死的!”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