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新书《诡敛Y容》发布了

sw.heiyan/book/154510

——————————————————————————

爷爷有手绝活,令人叹为观止。

只要给他张死者生前的照片,无论尸体破损的多严重,他都能恢复的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我从小跟着爷爷长大,继承了他的这手绝活,也成了名入殓师。

和普通的入殓师不同,不在医院或者殡仪馆工作,而是单独开了家门面做生意。

进入这行,让我名利兼收同时,也把我推向深渊……

这所有的一切,都要从那单生意说起。

那天早上,爷爷接了个活儿出去几天,留我一个人照看铺子。

这种事qi ng经常发生,毕竟爷爷凭这手绝活,闯下了不小的名气,找他的人络绎不绝。

当天晚上,我快睡觉的时候,隔壁医院搬尸工老王敲响了房门。

他进门,我就知道来活儿了。跟着老王进来的那人满脸铁青,带有浓厚的腐尸味道。肯定是医院那边没有办法把遗容整理好,老王才带着他过来。

“小程,老爷子呢?”老王见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低声问道。

“接了个单子出远门了。要不然,我过去一趟?”

以前也有过不少这种状况,老王都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但这回他却有些犹豫,略显尴尬的看了眼身旁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打量了我好一阵子,朝着老王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出门,直接奔着医院而去。

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明白了老王的担忧。

首先是尸体的破损程度,让老王这搬尸工都皱眉头。要整理这样的尸体,我这二十出头的年龄,经验和心智都让他觉得不太可靠。还有就是,那个中年人的身份应该不太一般。老王怕我搞不定,惹怒对方会牵连到他。

“小程,你去看看,要是不成别硬上……”老王再次语重心长的说道。

对他的担忧,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从十八岁出师开始,爷爷就很少亲自动手,基本上都是我来处理尸体。

满打满算也快五个年头,我处理过的尸体也有几百具,什么惨烈的状况没有见过?

跟着老王来到医院太平间,之前的中年人已经等在那里。

看到他身后那十几个斧砍刀削一般齐整的黑衣人,这才明白老王刚才的担忧。

中年人没有说话,只是递给了我一张照片。

没想到竟然是张婚纱照,上面只有新娘的半边,新郎的那半应该被撕掉了。新娘长得非常漂亮,甚至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美。眼里满是柔qi ng,嘴角还带着幸福的笑。

接过照片,走进太平间,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腐尸味。

整个太平间只在中间摆着一副冰棺,即便盖子盖的很严实,那股味道却已经冲了出来。

更出乎意料的是,冰棺里的尸体身上,也穿着婚纱,正是我手中照片里的那套。

从尸体全身浮肿的qi ng况来看,应该是长期泡在水里导致的。整张脸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模样,甚至还有腥黄色的水渍,正在从尸体上渗出来。

看到尸体的时候,我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种被水浸泡浮肿的尸体,很常见。从河里打捞出来的尸体,几乎都是这种状况,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种尸体,我处理起来也算是轻车熟路。

打开背包换上工作服,戴上手套帽子护目镜,就开始对着尸体处理起来。

用针线缝合破损,抹上特殊涂料让皮肤收紧,再涂粉让尸体颜色鲜艳起来,然后对着照片处理五官,最后脸上画上淡妆……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心里暗自庆幸,尸体保存的还算完整。如果有缺失的话,那就比较麻烦。比如爷爷之前处理过一个车祸的身体,鼻子和嘴唇大半没找回来,都是自己配材料做出来的。

等我停下手中的动作之后,尸体已经跟照片上相差无几。每次到这时候,我都会有种成就感。这种感觉甚至不亚于医生拯救了一条病危的生命。

当我准备再次欣赏自己的“杰作”时候,猛然一惊,整个人如同落入冰窖般。尸体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死死的盯着我在看。

尸体睁眼这种状况,我也遇到过不少。

可这次不同,尸体的眼睛带着绝望和哀怨,仅仅只是瞄上一眼就让人浑身发毛。原本嘴角温柔的笑容,在这双眼睛的衬托下,变得更加毛骨悚然。

更重要的是,这双眼睛,和照片上的完全不同。

………………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