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上午九点多,医院里人走动多,病房里季玲的烧终于退了,却出了一身汗,额前的头发似洗过一般,她人还没有醒,眉头也紧皱着,仿佛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朱老太太年岁大了,清晨醒来之后,又沉沉睡去。

病房里,朱要武盯着季玲的脸看,“大哥,你说她做什么梦呢?”

朱卫东手里拿着一本书,听到问话抬头往季玲那看一眼,巴掌大的脸五官拧成一团,额头还挂着汗珠。

他放下书,起身走过去,用新买来的毛巾将她额头上的汗擦去,动作间床上昏睡的人猛的睁开眼,一只手也紧紧抓住他的手,直直的看了朱卫东好一会儿,又闭上沉沉睡去。

朱要武不知何凑过来,看到这一幕邹邹嘴,“她也够可怜的,上次你让我去她家给她送钱,我就听到她妈在骂她。”

朱卫东用另一只手慢慢掰开抓着他的手,将手放回被子里,扭身将巾往朱要武手里一塞,“既然这么闲,那就去干点活。”

“我又没和别人说,不就是和你说说嘛。”朱要武后面的话停下,看着进来的人,“你找谁?”

季建华先进来的,看到的就是床上的老太太和两个男子,季玲被挡在他们身后,并没有看到,一时有些迟疑,不确定从护士那里打听的有没有错。

刚刚进来时太急,他听了一耳就寻过来了。

他站在门口不说话,季勇这时跟进来,“你妹妹呢?“

结果等他看到病房里的qi ng形后也愣住了。

妹妹?

朱卫东,“你们是季玲的家人?”

“对。”季建华紧盯着朱卫东。

朱卫东让开身子,“季玲早上发烧,刚打过退烧药。”

季建华已经三步并两步到了床边,看到妹妹惨白的脸,目光往下滑,落到妹妹胳膊上的伤口时,眼圈一红,伸出去的双手迟迟不敢落下。

“小玲怎么样?”季勇走过来,看到女儿的样子,哪里还用儿子再回答。

父子两个都陷入沉默。

朱卫东已经退到一旁,朱要武虽然跟着退过来,他低头看到手里握着的毛巾,再想到这毛巾刚刚给季玲擦过泪,前一刻因为季家人的反应,他还跟着生出来的悲伤qi ng绪,立时退了下去。

“你们家人真有意思,让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在外面,出事一宿才过来。”

“要武,去把毛巾洗了。”朱卫东警告的看他一眼。

朱要武道,“这是给她擦汗的,干嘛我去?去也是他们家人去。”

都这个时候了,才跑过来装关心,做给谁看呢。

“对对对,我们去,麻烦你们了。”季勇从这几句也听出来怎么回事,“建华,你去把毛巾洗了。”

季建华应了一声,他走到朱要武面前,“给我吧。”

朱要武哼了一声,“你要我就给你。”

看着傲气扬着下巴离开的人。

季建华:.....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一下子走了两个,季勇才询问朱卫东,“小玲麻烦你们了,听办案民警说是你们家长辈救下小玲。多谢了。老人家这么大年岁,还遭这么大的罪,是我们家做的不好。事qi ng闹成这样,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老人才好。”

朱卫东道,“那个时候换做谁都会站出来,现在两个人都没什么大事,就是好事。”

季勇听了心中更是难安。

看看年轻人的言谈举指和衣着,就不是普通家庭,在市医院又住的高档病房,可知身份不简单,况且听这语气也知道对方并没有要补偿的意思,季勇却越发窘迫抬不起头。

想想刚刚对方的指责,确实说的没有错。

他们做父母的太不称职了。

医院卫生间里,朱要武双手盘在胸前,靠着在门口看着季建华在洗毛巾,新毛巾只擦擦汗,并不脏,季建华却是用力的搓着。

哪里洗毛巾,这是在发泄啊。

朱要武看了一会儿,道,“再搓就搓出洞来了。”

季建华停下来,将毛巾拧干。

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朱要武道,“你妹妹天亮才睡,我们回来时她已经烧的神智不清,还一直守在我奶奶床边。”

“对不起。”

朱要武愣了一下,冷声道,“你这声道歉还是留给要道歉的人吧。”

看季建华一眼,朱要武转身往病房走。

季家人真奇怪,要说不担心季玲吧,从刚刚到现在,能看得出来父子两个都很关心季玲,但是关心又怎么会出事?

病房里,虽然多了两个人,仍旧静悄悄的,朱要武一整晚没有睡,突然安静下来,也昏昏欲睡,朱卫东小声让他先回去休息,晚上再买些吃的过来。

朱要武没客气,起身走了。

朱家的老宅虽然北县,但是北市也有房子。

季勇看着儿子憔悴的样子,也一阵心疼,“建华,你也先去找个旅店休息,晚上再过来。”

“爸,你去休息吧,我守着小玲。”季建华又道,“我睡不着。”

季勇出来的匆忙,也没有带钱,想了想也就同意了,他从医院出去后,直接去郑平顺的单位找人。

而医院里,快到中午时,季玲才悠悠的醒了。

她看到床边的季建华时,悻睡间还有些迷糊,没有急着开口。

“小玲,醒了,是不是饿了?大哥给你买了粥,还有茶叶蛋。”

季玲张张嘴,说话时才发现自己嗓子哑了,“大哥。”

“先给她喝点水吧。”朱卫东从身后走过来,手里拿着茶杯,“水是温的。”

季建华道谢,伸手要接茶杯,朱卫东提醒他,“先把人扶起来。”

季建华又听话的去扶人,让人靠着床头坐好,才转身接过茶杯,作势要喂季玲喝水。

季玲伸过手,“大哥,我自己来吧。”

她脑子有些沉,仿佛被石头砸过,又沉又痛,难受的厉害,喝了两口水就不想喝了。

看她这样子,哪里能吃得下东西。

“难受的厉害吗?我我现在去叫医生。”季建华接过杯子放到床头柜,眼睛又一错不错的盯着妹妹。

季玲,“不用,一会儿就好了。”

“先躺下。”季建华扶着人躺下,“爸爸去休息了,晚上会过来。”

季玲嗯了一声,却不想多说。

妹妹的冷漠和疏远,季建华看在眼中,身体里温度也一点点往下降。

朱卫东隔着床隔着季建华,目光落在季玲的脸上,头发刚刚到肩,将巴掌大的小脸包裹在里面,看着弱小又无助。

这一刻,他脑子里竟然闪过一个画面,街道上有马车冲过来,被他扯过来的小姑娘,与眼前床上的小姑娘的脸慢慢重叠到一起。

同样的眼睛,一个是眼里透着恐慌,再如今眼里只剩下落寞。

/91/91842/20980038.html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