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邹福林又急又怒,心中有一团散不去的火已经将她的理智燃烧殆尽,她猛地抓起地上碎片就朝着苏瑶也划去,嘴里大喊着:“我要毁了你这个贱人的脸,看你还怎么勾引男人。”

苏瑶也方才离得近,自然也被呛到。

她闻声感觉不对,凭着本能朝旁边侧了侧。

邹福林扑了个空,怎愿罢休,她转身又是一道。

如此纠缠,总会伤到人,苏瑶也不想和她纠缠,她快步退到门外,趁邹福林还没追上来,反手就将门关山。

门关的一瞬间,里面的人居然安静了一会儿 ,苏瑶也皱眉,她低头从身上捻起一点粉末嗅了嗅,顿时了然,她知道邹福林到底下的什么药了。

是。

苏瑶也赶紧拍打掉自己身上的粉末,幸好这药需配合屋中的染香才能起效,苏瑶也沾染的少,如今又站在门外,这药对她毫无作用。

“你开门,你给我把门打开!”

门内传来邹福林的叫喊声,听着凄厉又可怖。

苏瑶也站在门外,神色平静。

她不是什么圣母,自然也不会原谅一次次想要陷害自己的人,既然邹福林打算给自己下药,必然还有后招。

不管后招是什么,都让她自己受着,这是她的报应。

另外一边,小桃神色匆匆的走到祁川的身边,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祁川似有所感,他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便走过来。

小桃见状面露喜色,连忙迎上去:“世子爷,我家小姐冷静下来本要去找苏姑娘赔不是,可苏姑娘神色匆匆跑进了一间屋子,怎么都不肯出来,我家小姐担心苏姑娘是生气想不开,特请世子过去瞧瞧。”

祁川蹙眉看向眼前的小桃。

小桃绞着衣角,一脸局促不安。

方才祁川也见过那邹小姐,那女子骄纵蛮横,竟然公然在国公府里教唆动手,要不是今日府上来了许多宾客,祁川定要找秦氏讨个说法。

如今那件事刚刚停歇,这人又找上自己,祁川不由得怀疑事qi ng有诈。

“世子。”墨儿也赶了过来。她走到祁川身边瞧见小桃,皱了皱眉,这才悄声在祁川耳边说了方才的事qi ng。

祁川闻言心中一惊,转头道:“带路吧。”

桃儿默默剜了墨儿一眼,转身带祁川往偏院的方向去。

此时苏瑶也还在门外,她不着急去找人,想看看邹福林到底要耍什么花招,就听见院外传来脚步声。

苏瑶也心思一转,藏身于一处假山的背光处。

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鬼鬼祟祟的进了屋,他手脚麻利的打开邹福林所在的屋子,又轻手轻脚关上了门。

没过一会儿,苏瑶也就听见花瓶摔在地上的声音,还有桌椅板凳倒地的声音。

这些声音刚刚停歇,苏瑶也隐约听到一些人声,她想听清楚便稍稍凑近些。

刚刚听清楚动静,苏瑶也就面色一红,她赶往往外走了几步,又略显愤恨的回头瞧了一眼邹福林的方向。

很快小桃就带着祁川进了院子,祁川一眼就看见站在院中的苏瑶也。

他急切的走过去,仔细打量苏瑶也:“无事?”

苏瑶也面色古怪的点点头。

小桃也瞧见苏瑶也,她的心猛然一沉,这个时候苏瑶也不是应该在屋中吗,她……她怎么在这里。

恰逢这时屋中传来一些动静。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屋内。

小桃猛然醒悟,大喊一声:“遭了。”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看清里面的景象。

邹福林被人抵在桌上,衣衫凌乱,满面潮红,她身上的男子正俯在她的颈项处,嘴角还沾染着邹福林的口脂。

苏瑶也将将看见这一幕就被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别看,平白污了眼。”祁川的声线里压着雷霆震怒。

小桃尖叫一声扑上去,想要将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从小姐的身上挪开,可她刚刚推开就看见男子尚未穿上底裤的下半身和邹福林雪白的肌肤。

她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何曾见过这般场景,直接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尖叫一声捂着脸从屋内跑出来。

这般的动静这样大,自然也惊动院外的护卫,很快就有人将动静报给秦氏。

秦氏听闻偏院里出了大事,她激动的手里的瓜子都快捏不稳了,若邹福林得了手,苏瑶也那小贱人就彻底毁了,至于祁川……怎么说苏瑶也也是他的未婚妻,之前他还那般护着她,如今出了这样的事qi ng,恐怕多少要受些打击。

只要她再添油加醋的将此事说与今日在场诸位,明日国公府的世子被人戴绿帽的事就能传遍京城。

如此一举多得的事qi ng,秦氏越想越开心,连忙起身多叫了几个奴仆。这样还不够,她同贴身嬷嬷道:“你去请老爷去偏院,就说是出了大事,恐怕我一个人处理不过来。”

做完这些,秦氏才提着自己的衣裙,一路快步而行,生怕错过这场好戏。

等她到了偏远门口,听见女子的哭声,还有男子被打的哀嚎声,激动之qi ng更甚,上台阶的时候都差点崴了脚。

直到她进了偏院,秦氏的脑子里就像是被人丢了一百个炮仗,炸得她嗡嗡作响。

“夫人,夫人您终于来了。”小桃被方才那肮脏的qi ng形所惊骇,她的腿几乎是打着颤走到秦氏面前,一靠近秦氏就跪下来,“夫人,您快让人都出去,再不出去我家小姐名声就全完了。”

“全完了,已经全完了。”秦氏望着屋内两条腿赤条条摆在桌上的人,声音抖了抖,身子也抖了抖,方才还健步如飞的腿此刻也微微颤颤的退了半步。

“哎哟我的天爷呀,快将门关上,拿身衣服给表小姐盖上。”

还是秦氏身侧的老嬷嬷保持少许理智,她搀着秦氏往里走,边走边说:“夫人,这事儿不能让老爷知道啊,还有表小姐这边,您要处理好,毕竟是您的人,容易惹祸上身。”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