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

2001年初,鉴于ADSL网络经过一年的商用,已经顺利在全国铺开,告别了拨号上网的龟速和不稳定,以及包月上网费用的断崖式下降,导致网民人数和网吧数量的爆炸增长。

银蟾创投重资入股V社,成为第一大股东,然后让幻兔网络拿到了CS的国内代理权。

CS1.3发布后,具备了互联网功能,而不再局限于局域网。

林白药从幻兔网络调了雷光明和几个技术专家过去,和V社合作,加班加点,于3月份搞出了1.5版本。

然后没有上TT游戏平台,而是打包成客户端,取名CSOL,采取点卡制推出全国,TT号不必注册,直接登陆。

彼时CS刚刚兴起,网吧里全是玩盗版的1.0版本。但盗版顶多只能玩局域网,天天打来打去就网吧那么几个人,现在OL推出,又是更好玩更经典的封神版本1.5版,立刻掀起了FPS的巨大热潮。

同时,银蟾创投又收购棒子的娱美德公司,把《传奇》收入囊中,同样把国内代理权交给了幻兔网络,并在CS推出不久后测试上线。

由于TT网吧管理系统和TT支付系统的成功,幻兔网络和全国几乎所有的大型网吧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两款游戏的推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那段时间,各大中小城市的网吧都能看到宣传海报,在线人数在一个月内迅速突破百万,成为游戏史的奇迹。

而TT的注册用户已经迈过了两亿门槛,平均在线人数一千万,由于流量太大,并且后台极硬,得以和刚刚推出不久的移动梦网签订了独家代理分账协议,而不是前世里那种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可以和移动梦网签约。

再通过手机发送短信、铃声下载、天气预报、短信图片、短信答题等增值服务,将手机和PC端的TT连接起来,初步具有了互通互联的微妙感觉,所以抛开游戏收入,终于在三月份实现了两千万的盈利,这让TT项目组的同事们大大松了一口气。

抱着金蛋蛋,却总让老板烧钱养着,并且看隔壁游戏项目组的同事每天赚一辆奥迪的骄傲嘴脸,实在憋屈的很。

不过,由于独家协议,让股价陷入绝境的新浪网易搜狐再无*身之力。

CS和传奇的火爆,幻兔积累了丰富的运营经验,于是在十一月份,推出了自研国风游戏《大话西游》。

至此,三个吸金兽……哦不,三驾马车并驾齐驱,幻兔网络作为业内龙头霸主的地位再也没人能够撼动。

对这些事,林白药只制定战略,不需要再亲力亲为,一个电话,就会有无数人动起来,按照他的意志行事。

但林白药也没有闲着,年初秘密出了趟国,找到辛西娅,通过复杂的股权结构和皮包公司以及用老外当公司法人规避风险,收购了一家名叫HOKU的新能源科技公司。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去年年底,陈雨僧的赛利绿色能源控股公司和傅景龙的景能集团联合成立利能科技公司,并成功借壳上市,高调进入新能源领域,重点发展光伏产业。

而HOKU公司在业内手握较多光伏技术专利,是最好的诱饵。

很快,HOKU母公司经营不善,想要转型,有意出售HOKU的消息巧妙的传入了傅景龙耳中。

傅景龙禀告陈雨僧后,组团前往HOKU考察,不出意外,他们没能抵抗住HOKU给描绘出的诱人前景,利能科技以1亿2千万美元的价格实现了绝对控股。

到了年底,HOKU隐藏的各种问题暴露出来,考虑到前期投入,利能退无可退,又往里砸了1亿美元力图挽救,可专利纠纷、数据造假、管理混乱,加上中方和外方文化阻隔,互不信任,其他小股东又折腾的厉害,不是砸钱就能救的了。

任由利能科技在HOKU这个泥坑越陷越深,林白药优哉游哉的和新浪网易搜狐进行谈判。

他先约见搜狐张兆阳,张兆阳现在风雨飘摇,自顾不暇,但是还保留着上市公司CEO的傲骨,哪怕股价已经低到0.6美元,也不愿把搜狐贱卖。

“怎么,还在等电信的固定梦网呢?”

今年移动梦网大获成功,电信瞧着眼红,开始雄心勃勃的打造固定梦网。

不过后来试运行后效果太差,只好推到重来,再次砸巨资打造互联星空,等到互联星空搞好,黄花菜也凉了。

而此时的搜狐,见后来居上的TT网从移动梦网里获益,自家却不能分一杯羹,眼红的快要流口水。

于是把所有希望都压在电信身上,偷偷砸进去不少钱,和电信联合开发,准备效仿TT,签独家合作协议。

张兆阳笑道:“林总,您现在兵强马壮,粮草不惧,也总得让我们想法子自救吧?”

话不投机,林白药对这位物理学家敬而远之,转头去见了新浪的王智东。

王智东现在风雨飘摇,任何救命稻草都想抓住,他对幻兔的收购有想法,同意谈一谈。

可董事会却没这个打算,因为以现在新浪的股价出售,不仅赚不到钱,投资商们还会血本无归。

听他提议,控股方四通的段总大怒,在事发当天,丝毫不留qi ng面的通过董事会罢免了CEO的职务,把他赶出新浪。

其实也只是借口罢了,王智东作为创始人,股权从20%被稀释到了6%,且和董事会分歧严重,早晚都有这么一天。

幻兔网络的收购计划先后在搜狐和新浪碰壁,消息传出来后,作为三大网站之一的网易却在翘首期盼,等待林白药的来临。

可是让丁雷觉得郁闷的是,林白药似乎根本看不上网易,别说登门拜访,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这让丁雷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直到国外的剑石资本突然找来,并握着《奇迹》网游的所有权,允诺交给网易做国内代理。

丁雷比张兆阳现实,现在的网易刚遭受财务风波,被纳斯达克停牌,股价横在0.56美元几个月,毫无气色,已经到了被摘牌退市的边缘地带,又被林白药PUA了一把,对剑石资本的收购表现出相当的热qi ng和迫不及待。

郎qi ng妾意,一拍即合,2001年12月7日,网易正式易主。

剑石资本在国内成立一家玄武公司,通过这家公司控股了网易,丁雷仍然担任公司总裁。

随后网易复牌,并官宣代理了《奇迹》,将于2002年第一季度推出市场,股价开始回升。

现在的剑石资本,手握一百二十亿美元的资金,并在抄底微软、思科、苹果等科技公司,还是谷歌第一大股东,投资至今,未尝一败,在业内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只不过李湜湜死后,鲜有人知剑石资本和林白药的关系。

通过复杂的股权设计和层层的多家公司交叉持股,连明面上的代言人辛西娅也很难查到,作为法人代表的墨染时隐藏在辛西娅的身后,有前面两道护城河的保护,林白药自然藏的更深。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

比如这次收购网易,起先和新浪搜狐的接触,是林白药故意放的烟雾,然后再让剑石资本出面,就能轻而易举的把网易控制在手里。

控制网易的目的,其一是林白药希望拥有一家米股的上市公司,以后在海外并购还是国际募资都比较方便。

其二是鲶鱼效应。

如果把所有好处都集中在幻兔网络,必然会产生“大公司病”,造成效率低下、人浮于事、自大自满的现象。

所以把网易作为砾石,用来给幻兔网络当对手。

幻兔主自研,网易主代理,比如04年的魔兽等等,都可以交给网易代理,有压力才有动力,以此来倒逼幻兔奋发图强,不敢松懈。

一家独大,离死不远,你追我赶,比翼齐飞。

设计将网易收入麾下,林白药的商业帝国至此基本完成布局。

剑石资本在国外,投资收购各大新兴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和能源公司等等,并通过玄武公司,为宁安集团随时打掩护或者补刀。

银蟾创投在国内,扶持将来会出现的那些林白药不愿意亲自操刀的企业。

宁安集团的四大主营业务:

手机年出货量1100万台,超过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成为国内第一,并建成了从屏幕、芯片、电池、集成电路、机身材料的全产业链,拥有和外资企业对话的资格。

房地产从苏淮起飞,逐渐在大中城市打响品牌效应,挤进了国内第一梯队,并有逐渐赶超的架势。

游戏更是蒸蒸日上,没有敌人,且和V社合作,组建全球xi NG的CS竞技赛事,培养电竞精神和电竞土壤。

电商方面,星盛网上书店成功转型C2C的星盛网,计划明年晚些时候推出改进后的TT支付系统,会进一步拉大和其他电商的距离,股价也逆势上涨到了36元,市值高达80多亿。

这四大业务就像是吞噬金钱的黑洞,每天赚取的数字都是普通人几辈子不敢奢望的梦。

这让宁安集团的员工们兴奋,也让所有对手感到绝望!

理所当然的,胡闰公布2001年国内富豪榜排名,叶西以宁安集团总裁之尊,当选首富。

从身在地狱的最底层,来到光环笼罩的人生巅峰,叶西跟随在林白药的身后,只用四年的时间,走完了这条青云直上之路。

2002年3月。

林白药悄然来到商都市面见赵铁樵。

“战况如何?”

赵铁樵道:“大豆主力合约在5、7、9、11月,总持仓量已突破100万张,其中7月合约是重中之重,达到33万5千多张……根据滨市交易所的规定,超过30万张保证金增加到11%,也就是说,多空双方光交保证金就得投入六个多亿……”

林白药冷笑道:“保证金无所谓,陈雨僧不是仗着他的钱多吗?那就比一比好了!”

自去年2月起,商都交易所的绿豆期货终于寿终正寝,资金流向了远在辽东的滨城交易所。

滨城主要交易品类是大豆,仅2001年全年,大豆期货成交量为1.9万亿,占全国所有期货交易所的64%。

也是在这个时候,赵铁樵听从林白药的安排,带着恢复元气的月子门和阳南帮转战大豆期货,并吸引陈雨僧跟着下场做对家。

双方的仇怨不必多提,上次绿豆期货打了个两败俱伤,经过两年多的休养生息,再次交手,分出生死的心qi ng不约而同。

所以去年多次交手,赵铁樵是空头,陈雨僧是多头,在空头的疯狂进攻下,将2001年5月合约的大豆期货价格从2335元打到了1780元。

陈雨僧节节败退之时,国院通过了《农业转基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草案)》,挟政策之威,多头开始动用三十多亿收复失地,两个月内,各个主力合约都有300到500元的涨幅。

但高兴没有多久,8月来临,赵铁樵得到林白药的弹药补充,发动了全面进攻,陈雨僧高举转基因大旗,却还是无力回天。

到11月,整整9个月的大战,以陈雨僧的失败告终。

空头频频得手的原因有二:一是现货市场的供大于求状况并没有改变,转基政策出台后,进口大豆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进口商抢在政策生效前突击进口;

二是米国人开始与国内谈判。压力之下,国内已承诺为大豆贸易提供一定的宽限期。

所以多头以为政策颁布后,大豆数量不足,价格会急剧上升。而空头以为国内最终还是会让步,进口转基大豆必不可少。

事实证明,空头赢了。

但赢归赢,陈雨僧并没有伤筋动骨,而是移师2002年的主力合约,并继续加大持仓。

赵铁樵当然不会见好就收,高调迎战。

到林白药莅临商都时,双方动用的资金量已过百亿!

“有信心吗?”

“要是以前,未必。可期货整顿后,现在多头不能逼仓,只要资金充足,拖,我也要把陈雨僧拖进大豆堆里溺死!”

赵铁樵杀红了眼,林白药笑着安抚,道:“别急,钱肯定够,但要小心。国院出了政策,不会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陈雨僧在京城关系深厚,应该是得到了什么信,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加仓……”

赵铁樵身子一震,忙道:“林总,您在京里的根不比陈雨僧浅,能不能提前拿到消息?”

月子门的大佬,如今在林白药面前不值一提,跟他说话都得毕恭毕敬。

“我说了,别急!”

林白药笑道:“管他什么消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只管操盘,把陈雨僧牢牢的钉在这。其他的事,我来解决。”

果不其然,3月20日,《农业转基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农业转基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农业转基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相继公布,多头胆气愈发的壮,继续加大资金抬高价格。

空头有林白药这位财神爷,也是寸土必争。

来到4月下旬,多空双方巨量持仓对峙,滨城交易所坐不住了,副总经理郭富力在钱塘召开会员座谈会,其实也是吹风会,告诉所有人,空头有很多货,多头也很有钱,不要抱着有一方会弃仓的风险去盲目投机,以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出现多空巨量持仓对峙,最急的其实是交易所。

交易所怕什么?

怕主力弃仓。

弃仓是多空双方有一方放弃了抗争,放弃抗争意味着局面会一边倒,放弃的一方会输的一塌糊涂。

弃仓之后,虽然交易所可以对弃仓者进行保证金之外的欠款追缴,可结算系统是及时对胜方结算,万一到时候交易所拿不出那么多钱,会出现结算危机。

所以,钱塘会议的目的,就是让多空双方冷静,让钱少货少的搅屎棍们离场,减少持仓数量,然后想办法平安着陆。

就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HOKU科技的一系列问题被曝光,国内媒体援引国外媒体的报道,将这个赛利科技吹嘘上天的强强合并给扒了皮。

国外媒体,自是林白药授意墨染时动用关系搞的鬼,不过也全部属于事实。

只因国内舆论的现状还是缺钙,对国外媒体抱着天然加分的信任感,所以这样出口转内销后,掀起了滔天巨浪。

赛利科技的股价连着十几个交易日跌停,并在这时又有媒体爆料,赛立科技募到的十几亿资金并没有用到所谓的光伏项目上,而是被实控人陈雨僧拿到了滨城交易所炒大豆期货。

一时之间,陈雨僧四面楚歌。

他动用的五十多亿资金,只有二十多亿是自己的,其他的全是从机构券商银行和某些大佬处拉来的,利息高不说,关键是人家要撤资时,他也不能不给。

可他哪里还有钱?

丑闻也断了继续从股市募资,或把股票质押的可能,于是交易所宣称的空头有货,多头有钱,瞬间成了笑话。

到了五月交割期,多头在局面大好的qi ng况下放弃抵抗,空头开心的收割了几十亿,赚的盆满钵满。

但赚钱并不是林白药的目的。

……

2002年7月底,是林白药大学毕业的日子,隗竹毕业早几天,也来到财大,和叶素商在操场的台阶上看着他拍摄毕业照,却突然接到了墨染时的电话。

“老公,看刚刚的新闻……”

墨染时声音微微颤抖,似乎带着细不可闻的啜泣声。

林白药掏出手机,看到TT网的新闻推送:

著名商人陈雨僧于上午时间10点整跳楼自杀身亡!

一代枭雄,山穷水尽之时,也只有一命呜呼,才能了断那些追债的索命鬼!

“老妖,赶紧过来啊,就等你呢……”

林白药合上今年刚推出的超薄超美龙鳞手机,比摩托罗拉的刀锋系列还早出了一年,听着宇文易杨海潮等人的呼喊,跑到人群之中,举手对隗竹和叶素商挥舞着,笑容温和,一如98年的那个夏天。

再见了,旧时光!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top